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赔偿

赔偿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老梁死了,是撞死的,并不是被别人撞死的,而是自己撞死的。开着儿子小梁贷款买的新车,错把刹车当油门,一头撞向了拉煤的大卡车,当场就死了。
   梁嫂子整日以泪洗面,伤心的晕厥过去。醒来后,又要一整夜都在守着老梁,说是时间不多了,再不陪陪他,就没有机会了。而小梁此时正在忙着处理老梁的身后事,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始料不及的事情。老梁虽然撞死了,可他属于无证驾驶,且又是自己撞上去的,对方正在匀速行驶,半点责任也没有。可是看在老梁死者为大的份上,愿意掏两万块钱安慰死者家属,也算是祛祛晦气。
   两万块钱,小梁当然不愿意了,自己贷款买的十五万的车,首付了六万块钱,还没有开一个月就出了这档子事,车已经被撞得跟秋天的落叶一样碎了,父亲的命也搭进去了,才换来两万块钱,这不是损兵折将吗。小梁依稀记得前年村里的老张头被车撞死,对方足足赔了四十万,好像是老张头的亲戚里有个能人。小梁想到这里,心中顿时热了起来,连忙给表哥打了一个电话,小梁舅舅家的儿子是县里公安局的小官,应该有些办法。
   果然,老表说了,如果不是无证驾驶,即便是自己开车撞上去的,对方少说也该配个十几万。小梁眼睛笑了,顿时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忙拜托老表无论如何也要给父亲办一个驾照,哪怕花点钱也可以。老表迟疑了一下,说如今驾照管得严了,没有个两三万只怕下不来。小梁一口答应了,用两三万换十几万,傻子才不愿意呢。老表在电话里沉思了一会,说了句尽力办妥。
   挂了电话以后,连忙轻声给身旁的媳妇说了一下,说到可以谋来十几万的赔偿时,媳妇赶紧伸出来一个大拇指,既是高兴得不得了,也是佩服小梁的足智多谋。两个人在房间里合计这些,从窗口传来堂屋的撕心裂肺的哭声,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母亲和姐姐还在哭个不停。小梁脸色微微耷拉下来,心中有些伤感,可是当想到赔款的时候,偷偷从心底挤出来的伤感顿时就泯灭了。小梁用手示意媳妇,指了指门口,媳妇登时会意,换了一副悲戚的表情哭着出去了。小梁心中暗骂:小娘们,真是会演戏,眼泪跟自来水管一样,说来就来。
   堂屋里梁嫂和她的四个女儿都在嚎啕大哭,的确,老梁身体好好的,才六十光景就去了,怎么叫人接受得了。他的四个女儿都在哭喊着:爹呀,你就是害个病,病个一年半载的,让我们伺候伺候你,我们也好受些,怎么好好的就走了啊,你这是叫我们一辈子都愧疚啊。
   梁嫂听到这些,心中越发地难受,看到儿媳妇哭啼着进来,心中便有气,自从老梁躺在这里开始,儿子便一直躲在屋子里不出来,也不知跟媳妇合计些啥,方才叫小女儿去叫,却听到儿子在说些什么赔款的事情,如今老梁人还在这里躺着,没有入土,就已经开始关心钱了,难道这父亲竟比不上那些钱?梁嫂想到这里,不由地抱着老伴儿的遗体,大哭起来,连呼命不好,心中也在悲思,自己的儿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梁嫂与老梁结婚以后,生了四个女儿,老梁便说不让生了,可是梁嫂想让家里有个后,坚持再生一个,无论男女都不再要了,果然天从人愿,生了小梁这个男孩。老梁高兴得在村里放了两天电影,半年的收成搭进去了。从此,一家人都宠着小梁,地里的活小梁嫌热,姐姐们就都干了,家里逢年过节的好吃的,也都是由着他一个人吃,老梁夫妻两个勤俭了半辈子给他盖了房子,娶了媳妇,本想着该抱孙子享福了,却不料出了这个事,怎么不叫人伤悲。
   梁嫂记得有一年,儿子夜间得了急病,高烧不退,眼睛翻白,随便叫都不吱声了,两口子吓得魂都掉了,连忙抱起来就往村诊所里跑,一路漆黑一片,两口子哪里顾得上坑坑洼洼,也不知摔了几脚,才跑到诊所,打上针以后,梁嫂才看见老梁的腿一直在抖,连忙查看,只见一块碎玻璃插在大腿上,血流了一裤腿。梁嫂眼泪唰地流了出来,这儿子真的是要了两口的命了。
   而今,老梁没了,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没有过来哭一哭,尽一尽哀思,连一滴泪都没有流,却在奔波于赔偿上,难道钱真的比亲情重要吗?
   梁嫂记得儿子上初中时,在家抱怨学校的饭不合口味,每顿都吃不好。老两口听了以后心中着实不落忍,疼惜起来。从那以后,梁嫂便每天都早起,早早做好饭,在儿子早自习下课后,老梁便已经赶到学校了,一路八九里,每天两趟,送了两年半。虽然儿子学习不好,可是老两口并没有过多地埋怨,反觉得儿子尽力就好。如此用尽心里抚育的儿子,怎么如今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梁嫂的娘家侄儿打来电话,打到了梁嫂女儿的手机上,说是小梁的手机打了没有人接,想必是出门没有带吧。侄儿电话里说,对方并不是公司运煤,而是私人拼车拉的,所以家境都不是很好,即使补办出来驾照,对方东拼西凑也不过能拿出来九万多,问问小梁的意思。
   梁嫂明白过来,心中一口气提不上来,差一点晕厥过去。她老两口一辈子勤恳待人,本分种地,从来没有哄骗欺诈过别人什么,如今老梁死了死了,却被儿子用来欺诈别人一回。梁嫂怒不可遏,脱口道“一分钱都不要,本来就不怪他们,是咱们的事,怎么能讹别人呢?”
   侄儿沉默了一会,“好吧,姑,我听你的。”
   电话挂了。
   梁嫂想起昨天的事情来,老梁围着儿子买回来的新车打转,说这车跟家里的拖拉机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喝油的,只不过一个是犁地,一个是载人。梁嫂嘲了两句“别充大胖子了,你那拖拉机多少钱,这车多少钱?”
   老梁气不过“钱多是好看,都是一样的开,这车我也可以开。”说着,转身去儿子屋里拿上钥匙,发动起来。
   梁嫂连忙制止,哪知道老梁竟然真的开动了,还拉着梁嫂一起坐进去,梁嫂翻了翻白眼“我还想多活两年呢。”打趣他,不料竟是一语成谶,说中了。
   梁嫂望着面前的尸体,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儿子早已没有影了。不禁伤感起来:
   儿啊,你咋变成这个样子了呀?钱真的比人亲人重要吗?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军警】军嫂故事二(小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权木匠轶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