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短文学】雪糕(小说)

【江南短文学】雪糕(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雪糕不是雪糕,雪糕是一只小狗,是邻居老顺子家买的一条贵宾犬。
   还没见到这个小家伙,我就从老顺子嘴里知道了它的芳名。老顺子那天发牢骚说,现在的年轻人心血来潮,想一出是一出,不知哪根经搭错了,小顺两口子这几天非要养狗,我怎么劝都不行。这不,把雪糕抱回来了。
   雪糕?我笑着问,是狗吗?怪不得晚上听到狗叫。
   就是,顺子媳妇取的名。雪糕,2000多块钱呐,你说能买多少雪糕,多少袋面粉。
   老顺子和我是邻居,他儿子小顺和我儿子还是同学。因此,两家人平时走得挺近。
   以后去老顺子家串门,和雪糕也熟了。小家伙长的挺招人喜爱,雪白的卷毛,高挑的四肢,绒绒的长耳朵,像个高贵的小公主。每次见了我,它都会摇着尾巴竖起前肢主动上前打招呼。自然的,我家里如果做了排骨、牛肉、猪肝之类的美食,也会留一点给它送过去。
   老顺子见了,总要说,别贯它,几十块钱的狗粮都不爱吃,比独生子女的嘴都刁。我们过去养的狗啥不吃?饿了啥都吃!
   小顺和媳妇当然不会让雪糕挨饿,家里过去烧饭讲究荤素合理搭配,现在荤菜明显多了。小两口还经常在网上给雪糕买零食,什么开饭乐妙鲜包牛肉粒钙奶棒,营养自然过剩,雪糕几个月后长成了胖妞。
   有一天,我在老顺子家聊天,小顺打来电话,说他和媳妇有应酬,嘱咐老顺子别忘了遛狗,也别忘了给雪糕补充钙片。
   老顺子气得骂,兔崽子,对你爹也没这么上心,我不管!小顺就在电话那头嘿嘿笑,说,它是宠物嘛!
   老顺子说的虽是气话,但我也能感觉到,他心里真有点逆反,觉得小两口对雪糕宠得过了头,因此平日里对遛狗喂狗这些事确实并不很热心。
   遛狗是小顺和媳妇的事。小两口俊男靓女,十指相扣,比肩而行,如雪一般的雪糕欢快地环绕在他们脚下,这成了我们住宅小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没想到,这道风景线有一天被毁了。
   那天,我下班一进小区,就听说出了交通事故,一只小狗被轧在车轮下。一打听,这只可怜的小狗,居然就是雪糕。在宠物医院,雪糕的命最终被救回,但医生说它的后肢已严重残疾。
   小顺流着泪说,怎么办?伤好后把它送到宠物寄养所去吧。
   小顺媳妇说,那还不如让它安乐死,免得以后活受罪。
   老顺子听了,一下火起来。指着儿子说,你们说的是人话吗?当初不让你们养,非要养。现在出了事,担当不起了?
   他把裹着纱布的雪糕抱回家,按照医嘱,每天精心为雪糕喂药换药。雪糕的伤口渐渐长好了,只是缺失了后肢,再无法站立,更不能像从前一样活蹦乱跳。它每天匍匐在地上,皮毛不再如雪,像一块脏兮兮的抹布,神情萎顿,眼神凄楚,失去了灵性。小顺和媳妇当然也不再出外遛狗了。
   我为雪糕的不幸深感痛心。以为这个小生命从此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只能在寂寞中悄悄融化。奇迹却突然出现了——这天,我们许多人都看见,雪糕又走在了小区的绿荫道上。不过,陪伴在它旁边的不是小顺和媳妇,而是一点也不时髦的老顺子。
   雪糕身后挎个小车,远看好似一架乡村的微型马车。我刚看到这一幕,以为是什么人在把小动物当劳力。近看不对,那不是老顺子和残疾的雪糕嘛,雪糕后半身卧在车板上,车轮成为支撑它站立并行走的后肢。
   老兄真行啊!我禁不住冲上前当胸擂他一拳。这是我和老顺子结交20多年来让我最佩服的一件事。
   以后,我们每天都能看到老顺子在外面遛狗。“六条腿”的雪糕悠闲自得的跟在老顺子身旁,它的毛发又恢复了往日的洁净,阳光照在上面炫出如雪的光芒。这成为我们小区一道新的独特的风景线,《世间万象》杂志的记者还慕名专程前来采访呐。
   记者问老顺子,怎么会对小狗有如此爱心?老顺子讲了一桩往事。他小的时候曾经养过一只狗,叫白子,也是一身纯白颜色,不过是一只土狗。大约在白子三岁左右,地方突然号召打狗,说是狗太多,影响环境卫生。在规定时间内,如果狗主人自己不打,打狗队或者其他人就可以随意处置。老顺子抱着狗不让打,家里人也下不了手,到了最后期限,打狗队不顾老顺子哭喊,强行把狗吊在门前的一棵大槐树上,狗在空中拼命挣扎几乎半死,绳子这时不知怎么突然断开了,狗从树上掉下来,一溜烟逃跑了。如果它逃离这里,不再回来多好,谁知几个小时后,它居然又回家了!那时,老顺子就发誓,这辈子再不养狗了。
   说到这里,他满眼泪花。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想歪了 下一篇:【故亊会·文摘版】我儿上大学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