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杨柳专栏】默(微小说)

【杨柳专栏】默(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他是个哑巴,天生就是。人很憨厚,爱咧着嘴巴笑。尽管周围人都嘲笑他,他却不以为然,依然是挂着憨憨的笑。
  
   她是个寡妇,说是寡妇,只因他的丈夫外出打工后,多年来一直没有消息。后来有同乡人说她丈夫在挖矿中遇难了,自此之后,寡妇得了间歇性精神病。
  
   就这样,经人撮合,寡妇跟着哑巴一起过了生活。
  
   寡妇的脾气很不好,时常会对哑巴莫名发火,经常当着众人的面指责谩骂哑巴。每次,哑巴面对谩骂都是呵呵憨笑,逆来顺受。
  
   哑巴知道寡妇丈夫遇难了,性子才变得如此泼辣。因为寡妇发病时,总是要跑到村口去往外眺望,嘴里喃喃着谁也听不懂的话,之后发疯一样到处跑,像在寻找什么。
  
   每次寡妇发病时,哑巴就在寡妇身后不远跟着,默默看着她,怕她走丢。哑巴虽然是哑巴,但他知道寡妇在寻找什么。每次哑巴都一脸深沉,与他平常的憨厚迥然不同。
  
   村口曾经有个庙,据说,庙里的泥佛有求必应。点上三只虔诚香,敬上几钱酥油,心诚跪拜,求者百应百灵。几年前,村里发生了一次山体坍塌,把山脚的庙压倒了,佛也湮没在了土里。庙被埋后,没人去理会庙了,渐渐没了人迹。
  
   只有寡妇每次发病时才会跑到这里,不断地用手刨废墟。哑巴知道,她是想找到那尊泥佛。于是,每日清晨哑巴都要早早起来,带上铁镢去废墟刨上几下,把清理出来的土拉到村口填路,偶尔拾到的几根木头则堆在旁边的亭子里。
  
   如此日复一日,风雨无阻。累了,出了一身汗,等晨烟吹起,哑巴才会停止刨土,扛着铁镢,顺着村道回家准备烧水煮饭。
  
   大家总是笑哑巴傻,不过是一个破庙而已。虽然大家对泥佛虔诚,但是庙都被埋了,谁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清理完这些山土。只有哑巴才有闲功夫去做希望渺茫的事。
  
   有一天,村里来了个穿着破旧褂子,肩上挂着个褡裢的人,自称是算命先生。这行头看起来倒像是乞丐,大家都摇摇头躲避他,认定他就是个江湖骗子。围着的人渐渐散去,只有哑巴憨憨看着他。
  
   算命先生问哑巴是否要算命。哑巴使劲的点点头,然后把先生拉到破庙废墟前。在哑巴的努力比划之下,算命先生终于知道了哑巴的意思。原来,哑巴要他帮忙算算能否找到那尊泥佛。
  
   先生故弄玄虚,骗足了哑巴的钱后告诉他,只要做三件功德事,佛自然会出来见他。哑巴努力点了点头,对算命先生的话极为相信。
  
   送走了先生后,哑巴若有所思一般,之后每日晚饭后便扛着铁镢摸黑清理废墟,把清出的土一石一石的运到村口往外填。大家见了,莫不嘲笑哑巴着了算命的魔怔。哑巴也不理会,一个人扬着铁镢挥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转眼到了秋收季节,村人忙着收割粮食作物,无人再去理会哑巴的所作所为。而哑巴仍在努力地清理那堆废墟,尽管寡妇经常寻到废墟前来,指着哑巴破口大骂,哑巴依旧是默不作声。
  
   渐渐地,一条笔直的路与村外大道相连,原本高如山丘的废墟却已经只有一个小土包了,而清出来的木材则被理得干干净净,堆在一旁。
  
   终于一日清晨,一路被压得平平实实的路映在大家眼前。早起的村人们看到哑巴通宵达旦压出的道路,惊得目瞪口呆!村人们终于开始动容,不再去取笑哑巴。
  
   在长者的组织下,大家与哑巴很快就把曾经的庙址废墟清成一块平地。哑巴看到平地怔怔出神,而后啊啊地着急比划着。众人明白哑巴没见到那尊泥佛,显然是着急了。
  
   有人说,山体顷刻就塌了下来,也许泥佛被压成了碎泥,哑巴一阵难过。
  
   也有人和哑巴开玩笑,算命先生不是让他做功德事吗?满了三件,泥佛才会出现。哑巴眼中又闪出了光亮。
  
   半个月后,一座新庙建成,与以前的破落相比,如天壤之别。只是大家叹息,那尊泥佛再也找不到踪迹了,庙台无佛,如灵山无仙,众人向什么跪拜?哑巴憨憨直笑。
  
   见大家生疑,哑巴指引众人来到被清出来的神台前,朝台肚指去。泥佛竟然完好无损地落在了神台的台肚里,带着慈悲的笑容!
  
   众人皆是一乐,原来佛也会自保,灾难来了把自己藏到了神台里。
  
   待众人小心翼翼把泥佛抬到新庙佛台上,从前的庙终于再次恢复如初!
  
   哑巴则跑回家中,不由分说,把寡妇拉到泥佛前,然后朝泥佛努努嘴,像是在示意寡妇做什么。
  
   安置好泥佛的人们突然想起什么,难道那个算命先生说的是真的?哑巴只要做三件功德事,佛就会自己出现。可是,修路和新建庙宇才两件功德事,那第三件是什么?众人皆看向哑巴。
  
   一旁的寡妇早已泣不成声,我和他说过,我不相信我丈夫遇难了,我想找到泥佛问问我丈夫是否还活着。这么多年了,我不过是为了解开心中的结罢了。
  
   众人心中震撼,望向哑巴,肃然起敬!而哑巴仍是憨憨地笑着站在台前,像是一尊带着慈悲笑容的泥佛。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少年情结 下一篇:老乡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