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婚

军婚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上世纪七十年代,农丰三队有一户姓彭的人家。老二结了婚之后,才去部队当兵。彭老二那年才二十出头,人长得帅,又身强体壮的。去考兵的时候,部队领导一眼就看中了他。老二虽然父母早逝,但他还是娶了邻村,比自己大三岁的苏家姑娘为妻。临走的时候,家里除了媳妇之外,还有一个半岁的女儿。
   苏二嫂二十三四岁,人长得标致,算得上是村里的一枝花。丈夫出去当兵之后,生产队里的臭男人们,都对她垂涎欲滴。
   那时的农村,每年到了年底农闲的时候,公社都要组织社员们,去挑土修长江大堤。官方把这种农活叫水利任务,民间称上堤。
   有时候上堤,要去几十里远的地方,大家一去就是两个月。公社要求,每个生产队的男劳力全部要上,家中有老人照看的女社员和还没有出嫁的女劳力,也要去。
   家里面有小孩没老人照看的和正在喂奶的女社员,可以不去。但在家里,也要干一些其他的农活。苏二嫂家里有小孩却没有老人照看,她不用上堤。
   虽然男劳力都要去,可每个生产队里,也要留一两名干部值班。生产队长上堤,政治队长就留守;政治队长去呢,生产队长就留守。还有一个不去的男人,那就是生产队的保管员,他是负责后勤的。堤上没有了柴米油盐菜,他就在家里组织,等运输队回来了,就把它们拉去。
   那年,三队先是生产队长在家留守。他对苏二嫂早就有想法,一直苦于没有下手的机会。这下好了,全生产队就他一个硬劳力,加上又是干部,他当然可以为所欲为了。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还是晚上悄悄去的。
   有一天夜里,他提着一条咸鱼,跑到苏二嫂的屋后,去敲她的窗户。大半夜的,苏二嫂也不知道是谁,心里害怕不过,就没有理他。
   第二天出工的时候,生产队长问苏二嫂:“我昨天晚上,去给你送咸鱼,敲你的窗户,你怎么没答应啊?”
   “没听见!”苏二嫂回。
   “那今天晚上,我再给你送去,你要竖起耳朵听哟!”生产队长交代她。
   苏二嫂没搭理。
   当天夜里,生产队长又提着咸鱼去了,在屋后敲她的窗户,苏二嫂还是没理他。
   白天再上工时,生产队长又问她:“昨天晚上我又去送咸鱼,你怎么还是不理哩?”
   “睡着了,没听见!”苏二嫂回。
   “今天晚上,我又给你送去,你要是再装聋作哑的不开门,我明天就扣你的工分。”生产队长威胁说。
   “扣工分?”苏二嫂一听,傻了。扣了工分,我跟孩子吃么子哦!于是,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生产队长再去敲窗户的时候,苏二嫂便给他开了后门。于是,他们就发生了关系。生产队长也没有失言,真的给她提了一条大咸鱼。从此,生产队长每天晚上都去。苏二嫂想要什么东西,他就给她提什么东西去。
   一个星期之后,政治队长跟生产队长轮班。生产队长上堤,政治队长留守。
   一连两三天,生产队长都没去打扰,苏二嫂松了一口气,以为可以消停地睡个安稳觉了。
   “嘭嘭嘭!”可谁知,刚睡下,屋后又有人敲窗户了。这显然不是生产队长,因为他们的暗号是敲门。所以,她就没理。
   第二天出工的时候,政治队长叫住了她:“昨天夜里,我去给你送胭脂粉,敲你的窗户,你怎么没理我呀?”
   “没听见!”苏二嫂答。
   原来,政治队长也早就对她想入非非,上次去县里开会,还专门为她买了胭脂粉,一直苦于没有机会送给她。现在整个队里就他一个壮劳力,又是队长,他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啰。
   “那今天夜里,我再给你送去,你要竖起耳朵听哦!”政治队长吩咐她。
   苏二嫂没搭理。
   夜里,政治队长真的来了,他又在那儿敲,苏二嫂还是没理。
   白天上工的时候,政治队长又问她:“昨天夜里我又去了,你怎么还是不理我啊?”
   “睡着了,没听见!”苏二嫂答。
   “那今天夜里,我还给你送去,你要是再装聋作哑的不理,那我明天就扣你的工分!”政治队长也威胁着。
   “嗯!”苏二嫂一听又要扣工分。心想:这些干部怎么都是一个腔调呀?她没辙了,只好应了一声,算是答应。
   再夜里,政治队长又去,苏二嫂就直接给他开了后门,他们也发生了关系。从此,政治队长每天夜里都去,苏二嫂家里缺么子东西,他就给她送么子东西。
   时间一长,苏二嫂看着满屋的东西:腊肉、咸鱼、米、面、油···应有尽有的。心想:男人也没什么可怕的,他们要快活,我能收东西,两不相欠。
   从此之后,只要有人在她的屋后敲窗户,她都给他们开后门。队里的干部们知道了这事,于是,纷纷效仿两位队长。苏二嫂呢,每天都给他们开着门。有时候,一夜开一次门;有时候,一夜开两次门;最多的时候,一夜开了七次门。
   后来,苏二嫂怀孕了,生下一个白胖白胖的混血儿。
   一晃三年过去了,彭老二回家来探亲。出去的时候,只有一个半岁的女儿。可现在回来,媳妇的怀里,又多了一个吃奶的儿子。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媳妇在家偷人了。
   “这孩子是哪个的野种?!”彭老二逼问着苏二嫂。
   “他们那么多人都睡了,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的!”苏二嫂委屈地回答着。
   “好啊,这群狗日的蠢猪,他们连军婚也敢睡,这是在找死呀!”彭老二气急败坏地怒吼着。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军婚和女知青是受法律严格保护的,抓到之后会判死刑。
   彭老二狠狠地打了苏二嫂一顿,就跑到县里、区里、公社和大队去告状。各级政府知道后,纷纷成了专案组,调查这件事。
   调查的任务,主要还是交给了大队的民兵连。他们在三队调查了一个星期,结果一个人也没查出来。于是,大队专案组决定,先把苏二嫂弄来提审,她是当事人。
   苏二嫂一到大队部,就全招了。她把政治队长、生产队长、水利队长、会计、农技员、记工员、保管员等七个干部,全都供了出来。大队领导一看,坏了,这全是干部,打击面也太大了。再说,这孩子肯定只是其中一个人的,把他们全部拉去枪毙了,那不是会有六个冤枉鬼吗?不行,还是想另外的办法提审。
   那个时候又没有DNA,要是有这玩意,一验就知道。
   不能全部交上去,那也得找一个人,才能向上面交代呀。大家想来想去的,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当天晚上,跟她发生关系的七个人,按先后顺序地排好号,然后再去审问她。看她到底跟第几个发生关系的时候,感觉最舒服,那就抓第几个。
   “你好好地回忆一下,那天晚上七个人跟你发生关系,你觉得第几个,让自己最舒服?!”大队妇女主任再次提审苏二嫂。
   苏二嫂仔细地回忆着,他们七个人当中,也就生产队长让自己瞧着顺眼。其他的几个,她根本就看不上。于是,她很肯定地回答:“第三个搞得最舒服!”
   大队终于有了答案。一查,第三个是生产队长。大队赶紧向公社报告,公社向区里报告,区里向县里报告。
   当晚,公社就派特派员来,把生产队长抓走了。
   一个月后,生产队长被枪毙。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一饭盒杀猪菜的故事 下一篇:【江南短文学】致已离去的X先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