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流云】小安过官瘾(微型小说)

【流云】小安过官瘾(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流云】小安过官瘾(微型小说) 听说过当官是有瘾的。当了班长的,还想值长,当了值长又想车间主任,主任到手了又瞄上了科长,然后呢?什么厂长、局长的。这山望着那山高,那山高处更有山,心比天都高了。
   小安不想,真不想。有时候他从厂办公楼边上路过,见到屋子里关的那些人就摇头。屁大个屋子,两三张桌子,就一个窗户朝外面,憋气不?八个小时坐着,难道屁股不疼?说个话开句玩笑都不敢放肆,怕吵了别人。
   累啊,想想都觉得这官当的,好可怜。
   小安特满意自己现在的工作,机修车间维修工。虽然大修时忙个手脚不停,行车上爬上爬下折腾的跟个猴子似的。可一年之中又能摊上几天大修呢?天天要你大修,那生产停摆,厂子早关门了。大部分日子呢,他在机修车间敲几锤子,锉几锉刀,准备点另配件,伸伸懒腰甩甩腿的,兴趣来了扯着嗓子叫几声。然后又这里走走,那里逛逛,机房巡查几圈。几位运行工看着他就眼红:小子祖宗积德了?又自由又不用夜班,还响当当叫做“技术工”,生活赛过神仙啊。
   这天班长叫他了,说是厂长请他去办公室有事。小安一惊“班长您别吓我啊,我胆子小。我不迟到不早退,你让往东我不往西的,犯了什么错啊,还值得厂长亲自请我去?”
   “叫你去就去!哪这么屎少屁多的?”其实班长也蒙在鼓里。
   “安师傅,坐!坐!”厂长好客气。“谢谢厂长,我就站站,您训完话我就走。”小安忐忑地说。
   厂长笑了,他对小安说,今年上面对绿化植树工程抓得很紧,市里专门成立了绿化委员会,要求各单位成立领导小组。厂里经过研究决定让小安担任绿化领导小组副组长。小安就想啊,组长和班长官差不多他知道,只是前面又加上“领导”两个字就不好说了。“厂长,您不了解情况,我有痔疮,坐不住的”,还真把个厂长逗笑了。他说你不用怕,现在上面干啥都讲个“三结合”,就是领导、干部、工人三结合,老、中、青三结合。你呢是工人,又年轻,就结合进来了。厂长完了又告诉小安,因为支援三线建设,厂子搬来才几年,围墙内山坡那许多地还光秃秃的,绿化工作量很大。绿化领导小组也不用脱产,就每年春上按规划管管植树养花种草就行了。厂里主管行政的副厂长任组长,厂办邓主任和小安任副组长,成员还有三位管理干部和三位工人。“你呢,跟在副厂长、邓主任后面吆喝吆喝就行了。”小安不吭声了,“那好吧,我就吆喝吆喝。”
   空头官,小安不怕。小安每天上班,一切照旧。
   植树节这天,厂里抽调了运行车间两百人,准备植树。早上小安正獗着屁股在车间烧电焊呢,就被人从后面踢了一脚“安师傅,我们今天要挖栽树的坑,你快分配任务吧。”小安看了看,说道让几位去找副厂长和邓主任。“找个鬼呀,厂里寻遍了也不见他们人。通知上你也是副组长,找你没找错。”真不地道,关键时候掉链子了,好在前一天领导小组把要栽树的点都用石灰划了圈的,小安被几个值长押走了。
   在厂区转一圈回来,副厂长和邓主任冒出来了。
   “安师傅,你都分好了?吵架了吗?”
   “为什么要吵架?”这时副厂长说,要栽树的点有的在山坡上,那儿土质松,几锄头就挖好了。有的点在马路边,上面有尺多厚的石头渣子。小安一下就明白这两位溜号的原故了,“我就不知道把石渣地的坑顶十个泥土坑么?”副厂长一高兴就表扬开了:“能干,能干!安师傅在部队可以当个连长了。”知道这位是在部队当过营长转业的,小安就吊他口味了“不能吧副厂长,你这营长怕干的活让我干了,起码也得弄个团长给我啊。”
   半年过去了,新栽的树长势不错。但是因为机房四周山坡地土质好,工厂离街上又远,不少职工在树边开了荒,种了菜。厂长要求绿化领导小组出面制止,一张通告就贴出来了。在树木周围一米之内种的菜限一周内自行拔除,不拔还“后果自负”。
   一周眨眼就到了,“菜农”们拭目以待呢。
   副厂长又来找小安了,“安师傅,工作做不通啊,还是你想想主意吧。”小安也懒得多话,顺手便拿上一根绳子,两头各打个结,中间留出了一米长,和小组一行人随副厂长向山坡菜地走去,后面跟着不少职工,“菜农”也在其中。大概是想倒看看你们真扯还是假扯吧。
   快到了,小安问傅厂长“你家有菜地吗?”“有一点,我家属弄的。”小安说去看看长得好不好,就让厂长带路了。还真不错,大蒜苗绿油油的,莴笋又粗又壮。菜地中有几棵新栽的桃树,小安也不多说,拿出绳子,一端往树根部一系,另一端绑上一截竹棍,围着树转了个圈,划出个圆。接着就直接拔出圆圈内的蒜苗往边上扔,其他组员也帮着扯了。见副厂长还愣在一边搓着手,小安笑着说“发什么呆啊厂长,快去叫你家家属弄个绳子扁担来挑回去吧!其他人种的菜就不用你亲自去拔了,得罪人啊。”
   就见副厂长一边走着一边嘀咕着“吃不完,吃不完”的,小安一乐“吃不完有办法的,腌上盐一晒就成蒜苗咸菜了,才香呢。”
   这会儿你就看吧,四周山坡上菜地里只要有树的,都有“菜农”一边笑着,叫着,划着圈儿。
   厂长听说这故事了,那天遇到小安就笑眯眯地说“安师傅这副组当的不错,明年继续。”
   “还继续啊?厂长你行行好吧,这官瘾我也算过过了,不好玩,太不好玩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在一个人的烟火里,眉飞色舞(小说) 下一篇:【江南】托儿(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