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托儿(小说)

【江南】托儿(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赔叔是爸爸的好友,虽然我们住得比较远,但赔叔有空就找爸爸玩。爸爸去世以后,我们不怎么来往了。赔叔的女儿小星结婚,在某酒店举行婚礼,也邀我来参加。
   小星人长的漂亮,又在很不错的单位上班,找的一定是很出色的男人。
   终于见到了新郎,是个优雅的南方人,个子虽然没有北方人高大,但面容清秀、俊朗。听说是和小星一起上大学的同学,现在做着大生意。这次赔叔因为对男方不知根底,怕女儿的婚事不靠谱,问人家要了40万的彩礼,说要给女儿买房子。人家二话没说,就把钱打了过来,的确是个财大气粗的主。
   吃饭中间,我问了问新郎,我说:“小星在这边有不错的工作,如果你们结婚,小星的工作怎么办?”新郎说:“小星可以到我们南方工作,或者不工作也可以,如果小星不去南方,我可以来你们北方做生意呀!”我当时有点吃惊,但也感觉这男人的确是爱小星的。
   这次的婚礼,女方的亲戚朋友都来了,男方因为没有父母,路程又太远,只来了个叔叔,叔叔表现的很诚恳,很热情,给女方亲戚朋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参加完婚礼,亲戚朋友都为小星能找这样的男人而感到高兴。未婚的女孩子却是满眼的羡慕,未婚的男孩子沮丧不已,为什么自己不能是这样的钻石王老五。
   我自己也感觉有点失落,怎么没那么好的运气呢,碰不到这样年轻有为的人呢,或许自己只想着白马养眼,忘了财能养尊处优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七、八个月过去了,那失落也随着时间被风吹散。朋友小幻打来电话,说自己在某个小区租了个房子,让我去玩。我兴冲冲地打车到达目的地,跑到电梯前按下了到4楼的电梯按扭。到达4楼后,突然记不起小幻给我说的是403还是401来着,这里的房子是一梯三户。我给小幻打电话,小幻的手机却无人接听。我犹豫了一下,想,敲门问一下吧。随机地敲开了401的房门,门开了,我一眼看到开门的竟然是小星,我吃了一惊:“小星,你住这儿呀!”小星也惊了一下,说:“怎么是你?”我有点兴奋,“小星呀,自你结婚,咱们还没见过面,我还以为你去南方了呢?怎么,不让我进去看看。”小星说:“哪里,进来吧!”我这才注意,小星身材臃肿,穿着睡衣,我心想,不会是生孩子了吧,可不好意思问,脑子里盘算着那婚礼到现在究竟几个月了?这时,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我正在划拉的算盘。小星快步向卧室走去,我说:“小星,你添了孩子,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还没有随礼呢。”我也进了卧室,看到床上胖嘟嘟的小孩,真可爱。我掏了掏衣兜,就一张100元的,就把它塞给了孩子,小星推让了一下,还是收下了。“男孩还是女孩?”我问。小星说是男孩。我又问奶水怎么样,够孩子吃吧。小星说够的。我又说:“小星呀,你真是好福气,他竟然为你来北方来了,真是不容易呀!他多在乎你呀。一家三口在一起多好。”小星笑了笑,没说话,小星的状态不太好,好像不太爱说话。小星把孩子的尿片换了,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住呀,你见我爸了?”我正要说话,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接着传来脚步声,“小星,小星,”一个男人的声音,“孩子怎么样?”我站起身,进来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虽然相貌堂堂,可岁月不饶人,脸上分明留下了印迹。他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去抱起了孩子,嘴里说:“来,爸爸抱抱。”我惊呆了,脑子乱成一团,理不清头绪,定定地看着小星,希望小星能给我个解释,但小星什么也没说。我感觉我掉到了云里雾里,找不到方向。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小幻打来的,我匆匆告辞。
   来到小幻租住的403号房,我还是不太清醒。小幻见到我,很是高兴,倒了水,又拿来水果、零食,招待我。小幻说东说西,可我心不在焉,小幻看到我心神不宁,问我怎么了。
   我问小幻:“你在这儿租房多长时间了?”
   小幻说:“有两个多月了,一切都没安置好,就没给你打电话,怎么了?”
   我又问:“401号房,住着什么人,你知道吗?”
   小幻说:“好象是某个企业的老总,和他偷养的小三。”
   “怎么这么说?”
   小幻笑了:“现在的事,稀奇的太多了,你看那男人多大年龄,那女人多大?听门岗说那是某企业的老总,还有老婆、孩子呢!”
   我大惑不解:“我认识那女孩,曾经参加过她的婚礼,和她结婚的人是个南方人,说的是南方话,如果不说普通话,就很难听懂。”
   “南方人,怎么可能,难道她和南方人结婚后,又离了婚?”小幻也糊涂起来。
   “如果离了婚,那孩子是那南方人的孩子?那企业老总怎么可能给别人养孩子?”
   “你说这个的确不可能,一定是离婚了,又和那老板好上了。”
   “小幻,你不知道,那场婚礼是元月份办的,现在才八月份,哪能来得及呢?”
   “这样呀,最好的解释就是那女人和南方人结婚,却怀了那老板的孩子,人家发现了,不要她了,那老板本来让人家替他养孩子,现在没办法,只好自己养了。”
   我们又胡乱猜了半天,也没猜出个所以然来。
   过了几天,姑姑因脑梗住院,我去看姑姑,却在一个病房里见到了赔叔。赔叔正往病房外走,看到我,站住了。我叫了声赔叔,问赔叔为什么在医院,得了什么病。赔叔说:头晕,头疼,医生说是脑梗,住了几天了,现在好多了。我就问赔叔,小星现在怎么样,赔叔的脸立马黑了下来,拉着我走到没人的地方。说:“是你,别人我都没脸和人家说。小星把我气死了。我的脑梗就是她气的,时好时坏,过一段就来医院住几天,说不定哪一天就过去了。”我问:“究竟怎么回事呀,赔叔,我见到小星了,她怎么没和那个南方人在一起,而和一个大年龄的人在一起?”赔叔说:“你见着她了,她还好吧,我真是一眼都不想见她呀,她把人根都给我丢断了,没有脸呀!她办完婚事,那南方人就不见了,她住在家里,还得上班,肚子却一天天大起来。我问她,小星说去南方做生意了。打电话根本打不通。后来小星就搬出来住了,她哥去看她,竟然发现她和另一个很大年龄的人住在一起。丢人呀!”我瞪大眼睛看着赔叔。“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们都被骗了,那场婚礼是假的,那个南方人是个托儿。”赔叔说着,眼泪从眼眶里滚落。
   我的脑子又开始迷糊了,我不知道我是如何离开赔叔的,我也不知道小星追求的是什么:金钱?爱情?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云】小安过官瘾(微型小说) 下一篇:【雀巢】为落井下石者辩护(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