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夜 畔 哭 声

夜 畔 哭 声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这一年夏天孕育一春的烟苗,总是干疙在田间没有生长的吉相。烟农眼瞅着手掌大小的青烟叶子更增添一种愁帐。天高无雨烟苗干疙不长,雨水多了反被淹死,这些年来在烟农的心境里,本指望的这点经济收入摇头晃脑总是一种失望。
   这年月上面有指标,农人种瓜种豆国家是有计划的,这就是国家的计划经济!
   李帮善眼望着天边的残云,祈盼老天能给俺落场喜雨,那五亩烟苗能有个丰收的好年景,这就是李帮善老夫妻俩的心愿。他们在为钱犯愁,他们在为娶双儿媳犯愁……
   李帮善有两个儿子,都在婚姻的边缘待定,本来木纳的的两个儿子,生长在父母身边更显得没有那股人气!老夫妻两口子眼瞅着犯愁。村上的淑嫂开玩笑地说,养儿不如养闺女啊!
   老夫妻俩坐在门前的大青石上,李帮善用眼睛邈视着老婆,示意这臭娘们女人快点把饭呈上。红薯面贴锅的黑窝头,蘸水拌和的红色辣椒泥吃个过瘾,希溜的牙痛。这年月老婆孩子热炕头能吃上黑窝就足亦!
   李帮善哎声叹气道吃罢饭还要给烟逮虫子去,你老天不下雨也好,这烟虫也会钻老天爷的空子。把烟叶都吃个稀巴烂!老婆正在蒜臼里捣辣椒泥,老头便奈不着性子吆喝起来,臭娘们:俩孩子都随你笨拙的样;也不是十菜八碗,立等着啃个窝头下地捉虫、吃个饭咋恁难!
   老婆使着性子,把红薯面窝头,一碗辣椒泥楚在老汉面前的大青石上,颠着大脚咧去嘟囔着;爱吃不吃。
   这天李帮善去责任田除草,趁着天凉快早早下地,省得闷在家里眼瞅着两个不争气的孩子很是心烦。刚出村子就听见有人叫他大哥,凭直觉就知道是先前把生产队搞的颠倒事非的造反派红及一时的大人物——王猛!而如今早已风光不在,在他造反的时代;叫喊的很是嚣张,口出狂言,造反有理,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一句话;造反有理!李帮善心想咋不造啊?再造种地不锄草饿死你小子。李帮善的眼睛半心半疑的,扫过还有当年造反有理杀气的面孔很是不安。思索到还有什么坏心眼吧?
   王猛说:帮善大哥,我给你的儿子,瞅一媒头,就是俺侄女;大哥你看中不。李帮善喜出望外多少年来不敢张这个嘴啊!李帮善思索着。李帮善说小弟当红娘的面子宽广,等烟上炕下架,您帮善哥不是小气人,我请客。李善帮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眼迷成一道缝的喜悦,感叹道:我儿的姻缘透了!哼着小曲………临行喝一碗酒;混身是胆雄鸠鸠……下地去了。
   女孩是想当年造反派王猛的侄女,她叫小倩。长得很是好看,用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那脸儿自来的羞色样就像冬天,天边的弯月亮,明亮而有情。把女孩的脸儿形容花朵,如牡丹晗情欲放一点儿都不夸张。女孩对自己的婚姻很是挑剔,随说生活在这个贫穷的时代,父母地道的农民家庭而她对爱的心境,总是那样渴望和美好!在多少个日子里,在月亮下在小河边聆听着蛐蛐的歌唱和男孩约会了。梦醒喜悦的泪花在眼角逗留!
   远亲近邻的媒人给女孩说了一大筐,没有女孩看得上的。女孩眼瞅着不是自己的所爱的男孩,噘起的小嘴给母亲拾性子!在母亲的骂声中,那委曲的泪光在她含情心境里闪烁!母亲说:不是母亲骂你不懂事,啥爱、啥情啊?结婚就是给人家生孩子,咱妇道人家都是种地炕烟的主儿。我看咱村李帮善的儿子李小中咋不好啊?踏实能干,亲戚在本村您爹呀还能帮个力气的光呢。你看人家那五亩烟地拾掇的没有一个草牙,那烟虫屎都扣个干净,眼下能落个几时雨咱还能图他俩钱,给您弟也娶媳妇,何乐而不为啊!小倩不奈烦的撇了母亲一眼。
   女孩的父母托她的大伯王猛给李帮善的儿子当红娘,李帮善夫妻俩很是喜欢。靠着老天的那场喜雨炕烟喜获丰收,秋天,天随人愿的把媳妇娶到了家!
   媳妇娶到家,女孩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女孩嫁到李家后面对木纳的男孩女孩很是失望,感觉到那份感情的悲哀。男孩在女孩面前总产生不了爱慕之情,男孩没次次的“强奸”,女孩是泪眼汪汪似万剑穿心!都找不到爱情幸福欲悦的快感。
   这些年来女孩在男孩的“强奸”中她给男孩生了一个小男孩两个女儿,女孩在岁月的蜕变中成为女人!当小女儿五岁的时候女人和村上的女孩一样要到外边的世界去打工。她来到深圳一家工厂打工来逃避和不爱男人的婚姻,女人在工厂是有几个年头了,或许是日就生情吧,她爱上了她的工友薛志斌。薛志斌把她带回家,感情细腻的薛志斌知道女人的人生因爱情悲观就特别的怜爱她。每当女人想孩子的时候,当她在恶梦醒来,使她找不着活着的方向,没次次泪的苦涩在她心灵里泛起爱的恩怨都是父母惹的祸!在这个黑色的夜色里薛志斌把女人揽的更紧!
   这一天女人对深爱的男人薛志斌说;我想孩子了,你把我送回家我看看孩子我再回来。薛志斌知道女人因想念孩子而犯愁的眼神,薛志斌牵着女人的手心疼地把女人送到她家的小镇上!
   女人回到家,木纳的男人眼珠子在眼眶里跳跃着,血红色样的在喷射着凶光!小女儿都不认识妈妈了,大女儿和男孩吱唔着妈妈可想您了。儿女话没说完,这位母亲把三个孩子揽在怀里,压抑的感情,久压而喷发!母女四人相拥而泣的很是可怜……
   在这个冬天的月光里,夜色清冷而漫长,我怜听到女人时隐时现哀怨的哭声;给这个冬天的夜色里带来一丝凄凉!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为落井下石者辩护(小说) 下一篇:【笔墨】囚禁人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