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笔墨】囚禁人生(小说)

【笔墨】囚禁人生(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原作:笑弥勒
  
  
   第一章 骤然跌落的人生
  
  
   某年某月的某一时节,蟠桃熟了,那淡淡的,含有些许甜味的清香,诱的人垂涎欲滴。
   看着那满树的硕大桃子,王母娘娘寻思开了,自己掌控天庭内务那么多年,每天都要迎来送往,殚精竭虑,实在是心力皆疲。这不!九千年才一熟的巨蟠又将下树了,这鲜味,恐怕是天上神仙每天都念叨着的吧?
   一阵阵闹哄哄的吵嚷声中,各路神仙们互相谦让着,让天篷元帅先把他那肥大的身躯塞进了车内。
   车行至瑤池宴会大楼旁停下,天篷元帅缓缓走下车,但见早到的神仙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所有仙家的脸庞都流光溢彩。天篷以惯有的左手致意的姿势,频频地向熟悉的,或者陌生的神仙招手示意,那雍容大度,迎来笑脸一片。对自己的表现,天篷内心是相当地满意。
   步入大厅,眼尖的天篷看见雷公电母夫妇,立即快步走上去握手。这俩可是水军的父母哪!没他俩,水军还真会变成陆军,当然,这水军元帅自然而然就不存在了,因此啊!关键人物还是要紧密联系滴。
   三人有说有笑去拜见玉帝后,就近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开始了朋友之间的胡吹海扯。不大工夫,蟠桃上来了,琼浆也端上来了,天篷和雷公夫妇一见到美酒佳桃,再也顾不了矜持,张开大嘴可劲地叭唧起来。
   这俗话还真说得好,好友凑桌,肯定有人会醉。酒喝酣处,天篷索性脱去军装,和电母哥两好啊,六六六啊,玩起了猜拳罚酒的游戏。
   要说喝酒这回事啊!还真奇怪。女人要么不喝酒,要么就和男人死磕。电母在天庭人称闪电王,口一张,一大杯酒瞬间入肚,眉头都不用皱,这天篷平日里酒量不是特好,面对女性朋友的狂喝烂灌,想推辞吧,又怕丢了身份,无奈何只好一杯接着一杯,几十杯下肚,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穿梭在宴会楼的礼宾主管~~嫦娥姐姐看到天篷喝高了,上前准备把元帅扶下去休息。未曾想醉眼朦胧的天篷元帅,闻到美女馨香后,居然色心大起,一把扯过嫦娥,狂吻胡亲,那丑态,顿时引发无数的尖啸声,唾弃声……坐在首席的玉帝和王母顺着尖叫声,看到天篷表演的丑行,勃然大怒,双双大喊一声:殿前将军巨灵神何在?巨灵神听到玉帝王母怒喝,立即跑到跟前听候圣意。
   玉帝怒吼出圣旨:天篷元帅酒后失德,抹黑天庭,着即当场削除一切职务,念其有功在前,死罪可免,活罪不饶!开除仙籍打入人间,永不录用。
   巨灵神听完圣意,气势汹汹带着两铁甲卫士,走到天篷面前,使劲掰开天篷和嫦娥,随即将醉熏熏的天篷直接扔下了天庭……
  
   (第一章完请看下章)
  
  
  
  
   第二章 原来是梦幻一场
  
   迷迷糊糊中,天篷感觉身子在急剧下坠,感觉非常害怕,他努力地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已经快接近地面了。巨大的惯性已经让天篷无法左右自己的身体,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轰隆一声,天篷落地了。天啊……剧痛侵袭让天篷醒了过来。
   “王朋!你小子大呼小叫干吗?再不老实,叫你吃巴掌你信不信?”,随着一声吆喝,被称作王朋的年轻人,用手挠了挠脑袋,清醒过来,原来自己做了个恶梦,梦见自己变成了天篷元帅。王朋看了看凶神恶煞的陌生人,没敢回答,只是蜷缩着身子,慢慢地观察起四周来。
   这是一个典型的囚笼,阴森森的大铁门威风凛凛地挺立着,好像一头被压扁的青面巨兽。一长排厚木板钉制的床板,密密麻麻躺着二十来个光头,两眼望处,房间比普通人家起码高三米,约在五米高处,东西走向各安了一个八十厘米见方的观察窗,房内天花板上,二盏大功率的灯泡,始终闪着刺眼的光。
   恶梦醒来,王朋毫无睡意。且不说身体上的疼痛,让他睡不着,房间内弥漫的汗味,和厕所内飘出的臭气,也直冲鼻腔,让他忍不住想吐,再度睡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听着此起彼伏的酣声,呼噜声,王朋一阵烦燥。突然间巨大的环境反差,让他陡生恶念,恨不得放一把火,烧了这鬼地方,让自己和这恐怖的房子,在烈焰中化为灰烬,从此一了百了。
   “咕噜噜-”,一阵因饥饿引起的肚子翻滚声音,直敲耳膜,王朋摸了摸肚子,才想起自己已经二天没吃过东西了,他努力撑起身子,看着身边睡得死猪一样的光头们,委屈、暴燥、煎熬,瞬间让他爆发。
   “快来人啊!我快饿死啦!”王朋大吼大叫声,把同房间的光头们都惊醒了,大家瞪着眼睛,仿佛在看马戏团发疯的猴子。
   不大工夫,铁门外传来钥匙的叮当声,片刻,铁门打开了。
   “王朋你出来!”,一个狱警用手指了指王朋,王朋看了看狱警身后两个背着冲锋枪的武装士兵,很不情愿地下了木板,走出房间,随即,铁门咣当地锁上。
   “把裤子脱了!”一声断喝,王朋战战惊惊将长裤脱下,茫然不知为何。
   “双手拍墙,屁股外弓,给我老实点!”,在狱警喝斥下,王朋慢吞吞地、极不情愿地靠墙弓起了屁股。
   “啪——啪——”,狱警挥舞着塑料水管,使劲地抽打着王朋,一边打,一边骂:“我叫你不老实,老子抽死你!”,每抽一下,骂一句,阵阵疼痛让王朋差点掉泪,换作往日,他早就操着刀子往前冲了。可是在这里他不敢,那闪着寒光的冲锋枪,可不是闹着玩的。
   狱警打累了,命令王朋穿好长裤,打开铁门,一把把他推进了房间,锁好门扬长而去。
   进了房间,光头们幸灾乐祸,那复杂的眼神,一百个心理大师也猜不透。
   王朋一瘸一拐走到自己的铺位上,一声不吭,心里却在狠狠地说:有朝一日,我……
  
  
   (第二章完请看下章)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夜 畔 哭 声 下一篇:【流年】诗人大根(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