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维系生命的乐趣

【故事会·文摘版】维系生命的乐趣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
   大后方野战战地医院,不足十几平方米的护理室内,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女护士们坐在病床前,焦急地等待着几分钟前做完手术的乐乐苏醒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护理室昼夜灯火通明,几名女护士耐心地等待着。
   第二天天色微亮,躺在病床上的乐乐脸部肌肉微微一动,无力的舌尖舔了舔干枯微裂的双唇,守护在病床旁边的护士,发现乐乐的双眼微微睁开眼帘,兴奋地喊叫起来:“护士长,乐乐,乐乐,醒了!呵呵,乐乐醒来了!”
   瞬间,护理室内护士们的眼睛齐刷刷地转了过来,目不转睛深情地望着躺在病床上的乐乐。
   等到护士长闻讯赶到护理病房之时,乐乐再次昏睡过去。
  
   (二)
   乐乐再次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护士长十分关切地询问着身边的护士:“他怎么样?”
   守护在乐乐病床旁边的护士,面带微笑向身边的护士长说道:“乐乐一切正常。”
   这时,只见躺在病床上的乐乐咬牙咧嘴忍受着撕裂的病痛,微微挪动了一下上体,似乎明白了什么,乐乐急促地问道:“谁在说话?谁在说话?班长,战斗结束了吗?”可是,他眼前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乐乐心想,唉!战斗结束,这不是到了晚上了吗?神经兮兮,晚上,钻进猫耳洞,不都这样,黑压压的一片吗?可是,又觉得不对,这软软的床铺,这温馨的气息,不,这不是在猫耳洞,那会在哪儿呢?于是乐乐焦虑中便迫不及待地想支撑起身体,可是,由于乐乐刚做完手术不久,他的身体多个部位已是伤痕累累,力所未及,乐乐在焦虑中便嚷嚷着询问起来:“有人吗?有人吗?这是什么地方?有人吗?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乐乐质疑的问话,守护在病床旁边的护士这才急促上前以安慰的语气与乐乐搭讪:“小同志,不要着急,你听我说。这里是后方野战战地医院,你受了重伤,已经昏迷了两天,在为你手术的过程中,从你的身体里取出58块弹片,不过,你放心,你目前已经过了危险期。”
   乐乐再次急切嚷嚷着说道:“护士,我,我,我的眼睛是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什么也看不到?现在,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守护在一旁的女护士很有耐心地向乐乐解释道:“这位小同志,现在是白天,你的眼睛看不到,是因为你的眼睛受伤了。别着急,你的眼睛没事,注意自己的情绪,为了你的眼睛,可不能激动。过一两天,过两天,过两天就会看到,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注意休息。”
   听过身边护士一席安慰,乐乐内心激动的情绪才平稳下来,可是乐乐又放心不下,他伸手压了压眼皮,感觉圆圆的热乎乎的眼球还在,他便信以为真地露出童颜般的丝丝微笑,这才安安静静地躺了下来。
   守护在病床旁边的女护士心里明白,乐乐在手术过程中,已经摘除了两只眼睛,他摸到的只不过是用棉球取而代之的眼球罢了,身边的护士看到躺在病床上失去了双眼的乐乐,她的内心在隐隐作痛,转过身偷偷拭去面额上滚滚滑落的泪水,小步跑出了室外。
   乐乐什么也没觉察到,他安静地躺了下来,躺在病床上,他试想着自己早一天重见光明,身体恢复健康,重返前线,同战友们一起防御敌军的进攻,他想起了自己和战友们共同击退了敌军的无数次进攻,哎?数不清了。他想起了,那次战斗结束后,班长身上多处受伤,连长和战友做他的工作,让他返回大后方野战战地医院休息,疗伤。可是,他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胸膛,满不在乎、乐呵呵地说道:“不就是擦破点皮么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阵地上,不是有卫生员吗?呵呵。”
   那天,连长很生气地呵斥道:“你瞧瞧,这是擦破一点皮吗?都成什么样了?!好了!安心去养伤吧!等伤好了!再同战友一同战斗!这是命令!”
   班长硬是软泡硬磨将他留了下来。
   想到这,乐乐很是激动地对身边的女护士们说道:“谢谢,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我可能已经,已经……请你们赶快,赶快治好我的眼睛,战友们还在等着我共同战斗呢。”
   听到乐乐一席话,室内鸦雀无声。
   站在室内的几名女护士,她们只能默默地站在那里,为乐乐感到惋惜,她们的心里明白,眼睛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特别是对于一个十八岁的青年来说,那更为重要。
   同时,她们也深知,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双目,可以说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可是,她们担心乐乐承受不了这样打击,始终没有告诉乐乐实情。
  
   (三)
   直到有一天,乐乐无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右眼,没有想到的是,眼球一不小心掉了出来,乐乐拿在手上一摸,这才知道,原来是个玻璃眼球代替自己的眼睛,他心里这才明白了许多,自己的眼球已经被摘除了。瞬间,乐乐痛不欲生,他非常痛苦难过。
   乐乐用心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波动,心想,哎,少了一只眼睛算不了什么,不是还有另一只眼睛吗?今后,照样快快乐乐的生活。
   他总是天真认为,按惯例去治疗室洗眼睛,这种治疗,是为了自己早日复明。
   直到有一天早上,到了乐乐去治疗室洗眼睛的时间,走进医疗室,乐乐有意识用手去摸左眼,预感中,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被证实了,自己的左眼也成了一个框架。乐乐的心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气短心跳,手脚冰凉,无力地瘫倒在治疗室。
   乐乐当时悲痛欲绝,他情绪失去了控制,在身边医护人员给他讲不少宽心话的时候,乐乐一句也没有听清楚,他整整两天躺在床上滴水未进,只是极度伤心蒙头哭泣,几个护士也忍不住陪着他在哭。
   乐乐在失去光明的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没有眼睛的痛苦,才深深体会到,眼睛在人生命中有多么的重要。
   在一段时间里,身边的战友和护士,不断给乐乐讲述了张海迪的事迹、保尔的事迹、海伦的事迹,这才给予了乐乐很大的鼓舞。
   乐乐开始冷静地思考许多问题,守卫国家土地,守卫和平,这不是军人的职责吗?在上阵地前,不是和同志们一起议论过执行任务眼睛被炸瞎的情况吗?自己不是还说,即使这样也要为社会做贡献吗?再说,和牺牲的战友比,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乐乐认识到,只有做人生的强者,生命才有意义;而甘愿沉沦,生活就会像一潭死水。
   从这以后,乐乐慢慢振作起来了,他主动替护士撕棉球,为伤员唱歌、讲故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并努力学习自己照顾自己。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迟来的婚礼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拐枣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