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拐枣

【故事会·文摘版】拐枣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省儿两口子在镇上开了一个建材商店。省儿媳妇整天忙活着照看店里的生意,十二岁的儿子豆豆也在镇上上小学。省儿每天开车进货,或者给顾客送货,偶尔也抽空回家看看因脑血栓躺在床上三年的七十多岁老爹。省儿的娘去世五年了。爹病在床上不能动弹,需要人照料。无奈,省儿就雇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当保姆,负责父亲的吃喝拉撒。最近是盖房子的旺季,店里的生意特别好,两口子忙得不可开交,省儿的客货两用车也整天跑得不停。
   “省儿,保姆捎来话说,咱爹要吃拐枣呢。你说奇怪不奇怪,这老人家怎么突然想起吃这个来了,简直跟小孩子一样。”省儿刚回到店里,媳妇就说开了。“拐枣?妈呀,我半天都想不起来这是个啥东西。我大概有二十多年没吃过了。”省儿愣了愣神说。“拐枣是什么东西呀?是不是大枣?好吃不?”儿子豆豆稀奇地问道。“拐枣不是枣,和大枣根本不是一码事,咱们这里没有这种水果。”省儿一边接过媳妇递过来的饭碗,一边说。“我看,你吃完饭就到街上转转,看哪里有卖拐枣的买一点。咱这老人家看样子也是没有多少日子了,想吃啥就买点啥,不要落下一个遗憾。”省儿媳妇说边吃饭边说。“爸呀,见着了就多买点,我也要吃呢。”没吃过拐枣的豆豆嚷着。
   省儿匆匆忙忙地吃完饭就出了门。他到镇上的几个水果摊上转了个遍,都说没有这水果。年轻的摊贩连这名字都没听过呢。正当省儿很失望地往回走的时候,碰见了村里的三叔。“省儿,生意好得很吧?我昨天到你家看你爹,保姆说你忙,好久没见回家了。”三叔笑着说。“三叔啊,生意马马虎虎。我爹捎话来说要吃拐枣呢。这不,我正到处找呢。”省儿一边给三叔递烟一边说。“拐枣?咱这地方好多年都没有见过卖这东西的了。不过,你爹当年就是卖拐枣的啊。这是咋了,这时候想起吃拐枣了?老爷子怕是不行了啊,你得回去看看呀。”三叔吐着浓浓的烟雾说。
   三叔的话,勾起了省儿的回忆。省儿还在娘胎里的时候,爹就因为赶大车翻车被轧死了。母亲年轻守寡,养活儿子。省儿六七岁的时候,村上经常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卖拐枣的小贩。“拐枣!拐枣!谁要拐枣!”嘴馋的省儿总是受不了这吆喝声的诱惑,因为拐枣又好吃又好看。
   别的孩子都可以有拐枣吃,而省儿家里穷,没钱买。省儿就眼巴巴地看着人家孩子吃,还捡拾人家扔下的像小铃铛一样的拐枣籽儿。省儿娘站在门口看着儿子的举动,心里直掉泪。卖拐枣的人看见这穿得破烂的小孩每次总是默默地跟着自己,就拿一枝拐枣给省儿。省儿高兴得不得了。
   省儿娘不愿平白无故受人恩惠,把做好的一碗搅团端给那个卖拐枣的汉子。卖拐枣的家在南山里,走了老远的路,正好肚子饿了,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后来,卖拐枣的汉子每次来,就在省儿家里吃一顿饭,省儿也就有了拐枣吃。再后来,在几个长辈的撮合和操办下,那个卖拐枣的就做了上门女婿,成了省儿的继父。原来,这汉子是因为兄弟多家里穷,三十多岁了还没娶上媳妇呢。
   告别了三叔,省儿就开车直奔爹的老家南山。他想,那里一定有拐枣呢。到了山里,碰见一个老乡一打听,真的有拐枣。老乡指着一大片山林说,那就是拐枣树啊。可是,现在不是季节,连个拐枣芽芽都没有呢。省儿失望了。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没有拐枣就算了。咱们还是回家去看看吧,也许是保姆听错了,也许是老人家犯糊涂,他现在说话本来就口齿不清么。”省儿媳妇看着低头抽烟的省儿说。“我今天碰见三叔,他说爹想吃拐枣,怕不是好兆头。”省儿紧皱着眉头说。“那咱们现在就回家吧。”省儿媳妇催促着说。“我也要回去。”刚放了学的豆豆放下书包说。
   一家三口回到家里的时候,天麻茬黑,鸡都上架了。屋里灯光有点昏暗,空气清冷。老人家静静地躺在炕上,骨瘦如柴,面无表情。“老人家今天说了好多遍拐枣,我也不知道他咋想起吃拐枣了。”保姆说。“爹啊,我今天都跑到南山了,看见拐枣林了,可是现在不是季节,连个拐枣影子都没有呢。”省儿坐在爹的床边看着爹惨白的面孔说。“啊,你看见拐枣林了?好,好,不吃拐枣,你们回来就好,我们说说拐枣也行。省儿啊,你们,你们还能记得拐枣是啥模样吗?”老人似乎有了精神,睁开眼睛吃力地问。“我记着,咋能忘了呢?拐枣就像一个英文字母Z。”省儿用手比划着说。“看你说的那话,爹知道Z是啥样?爹啊,拐枣其实就像鸡爪子。”省儿媳妇嫌省儿说得太洋气,说了一个通俗的。“不,你们说得都不对。”老人家喘着粗气说。“爷爷,那你说拐枣是啥样子?我还没见过呢。”豆豆看着爷爷说。
   老人家的眼睛突然闪着亮光,一股泪水从眼角流出来。他一把拉住豆豆的手,颤抖不停。“孩子,爷爷告诉你,拐枣很好看,像一个……”老人家上气不接下气,然后就松开了孙子的手,闭上了眼睛。“像一个什么呀?爷爷。”豆豆抓起爷爷的手,摇着,问着,可爷爷似乎听不见了。“我看老人家今天重了,怕是要上路了,得做准备呢。”保姆说。“老人的寿衣在哪里?快帮我找啊!”省儿媳妇手忙脚乱。
   “豆豆呀,拐枣,拐枣,像一个小孩子,像你,像你爹小时候,伸出胖乎乎的手臂,拿着一个圆圆的铃铛,摇啊摇。”老人停了一下,很快又缓过来了,竭尽全力半举着胳膊说,“卖,卖拐枣……”突然,他头歪向一侧,胳膊无力地落了下来,停止了呼吸。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维系生命的乐趣 下一篇:片刻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