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狗 绳

【故事会.文摘版】狗 绳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晓明放学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中。爸爸,我的作文获奖了。
   爸爸大吃一惊,你的作文能够获奖?
   真的,不是班上一等奖,而是全校一等奖。学校语文教研组马老师说,这篇作文要推荐给《江山文学》(萌芽)全国中小学生习作园地。
   你写的是什么标题,怎么就一炮打响?
   小明说,我写的题目叫《狗绳》。
   狗绳?爸爸还是大吃一惊。你怎么不写我的爷爷、我的奶奶、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怎么去写《狗绳》?
   我的爷爷、我的奶奶、我的爸爸、我的妈妈,甚至我的阿姨、我的姑妈我都写了,老师从来没有给我好的评语,还说没有突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对自己的爱。就是这一次,老师的评语是“观察细腻、层次分明、内容深刻、思想深邃”。
   你们老师怕是脑壳进水了。百善孝为先,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本来是最好的主题,偏偏要为一篇《狗绳》加分,语文教研组马老师还要推荐给《江山文学》(萌芽)全国中小学生习作园地。快念来给爸爸听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晓明接过爸爸递来的酸奶,先润了润嗓子。好,我就念给你听。不,我要朗诵给你听,只有朗诵才能出情感。
   抑扬顿挫,晓明润了润嗓子便朗诵起来。
   邻居张爷爷是个兴趣爱好广泛的老人,听说他是从法官的岗位上退休回家的。他不但打门球、下象棋、写文章,而且还养了一只活波可爱的狗狗。
   我曾在电视广告上看到一只狗的模样与张爷爷养的这条狗完全相同。广告好像是以狗的嗅觉突出多乐士漆无味,主人家中刚刚刷了多乐士漆,画面中小女孩抱着那只狗狗,别闻了,这漆根本就没有什么味道。
   于是,我就偷偷跑到张爷爷家,为什么要偷偷跑去?父母给我规定,除了爷爷、奶奶家,任何一家都不准我去接触,说是怕人家把我拐了卖掉。张爷爷是法官,老师常说法官是天下最好的人,所以我就不怕,就偷偷跑到了他家。
   我问张爷爷,电视上那只狗与你家的一模一样,这狗叫什么品种,喊什么名字。张爷爷说,品种属于英国古牧,取名灯笼。我喜欢张爷爷,其实就是从那只狗开始的。
   狗还在小的时候,张爷爷那只狗是用一根红狗绳拴着。后来,张爷爷就没有拴了。不论张爷爷走到哪里,那狗跟在张爷爷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见着我不但不会咬,反而比以前还亲热,就像它也知道我们是邻居似的。那狗很听张爷爷的话,穿马路遇到红绿灯时,张爷爷叫它站它就站,叫它跑它就跑。不像以前见着张爷爷用绳子拉着那会,见狗就叫,见人就咬。我觉得奇怪,有一天晚上,我又偷偷跑去问张爷爷,灯笼为什么没有拴着反而比原来拴着还听话?
   张爷爷告诉我,狗小的时候很调皮。它喜欢与人亲近,特别是见着小娃娃,他都要去闻闻气味,虽然不会咬,但我怕吓着你们小娃娃,所以我把它拴起,它虽然不会咬人,但免得有些人无事生非。
   同人一样,狗也喜欢自由,喜欢朋友。你天天把它拴着,它就没有自由空间,没有自由空间,它就会感到孤独。孤独了就会烦躁,烦躁了就像你们小娃娃一样会拼。它不像你们小娃娃会说话,灯笼拼了就只能叫、只能咬。爷爷后来就把它的绳子解掉,它就不叫了、也不扰邻了。看电视时,它躺在我脚前睡着,写文章时,它睡在我书房门口,从来不给我添乱。每天早晚带它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它似乎感到足以。
   我又问张爷爷,你每天早上都带它出去散步,不拴着就不怕它伤着人吗?
   张爷爷说,养狗要知狗性,育人要知品性。狗与狗不同。有的狗长期拴着,圈子狭小。除了它的主人,见人就咬,那是长期孤僻养成的习惯,当然就不能带它去公共场所,即使要带也必须拴着。灯笼就不同了,从小融入社会,它不但不伤人,而且更亲人。只要有人喊它一声灯笼,它就眼巴巴地望着,好像这世上的人都是它朋友,这是它长期养成的习惯。所以,我才解开它的狗绳。
   我又问张爷爷,你不拴着它,它不会走失吗?
   张爷爷说,不会,好狗是恋主的。不论主人是贫还是富,它都舍不得离开主人,就像你们小孩离不开父母一样。我带它走在大街上,如果它走在前面,十多米它就要回头看看我跟上了没有。如果它走在我后面,相隔十几米它就会小跑小刹地撵我跟来,生怕我不要它似的。
   张爷爷还告诉我,他的灯笼很有公平正义感。说是他与张奶奶吵架,哪个声音大一点,灯笼就会一头扑到声音大的那一边,战火中搞得老两口哈哈大笑。一次,一伙小流氓在马家山打群架,灯笼飞奔而去,小流氓们见状熄火而散。
   狗像主人,张爷爷连狗都爱,况且对人呢?
   养狗要知狗性,育人要知品性。张爷爷知其自己所养的狗性,大胆的解开狗绳给狗有自由空间使我那晚回家夜不能寐。张爷爷作为一个退休法官,连狗都要给以自由的空间,从某种角度我还不如张爷爷养的那只狗。
   放学回家,语文老师除了要默写当天的生字还要写一篇日记,数学老师给了很多很多的数学题;回到家中,爷爷要我练习书法,奶奶要我背弟子规;星期六、星期天,爸爸要我学太极拳,妈妈要我去钢琴培训。张爷爷能够给他的狗狗解开狗绳,系在我心中的那些“狗绳”谁来给我解呀……
   晓明的文章还没有读完,爸爸一把把晓明揽在怀里,儿子,凭你这篇文章,你终于成熟了。从今天起,爸爸就为你解开心中的“狗绳”,就像张爷爷对待它的狗狗一样,给你自由空间。但你也要像张爷爷的那只灯笼一样,不给主人添乱。
   晓明“蹦”的跳了起来拉过爸爸的右手犹如父子宣誓一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醉梦暴发户后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不要让我们的孩子等得太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