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灰色童年

【故事会·文摘版】灰色童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萧藏锋出生的地方、是一个以草命名的组,白草坪!白草坪坐落于山脚下白草河围绕的一片平地上。到他出生时、传说中的白草已经被道士盗走了,树也被砍掉了!只剩下代表着九条龙的山脉。听老人说、人死以后埋在了龙脉的龙头上,后人便可以升官发财!儿时的萧藏锋总是在爷爷的背上受着母亲的责备、听着爷爷与院子里其他老人讨论着这些他无从考证的神话成长的!不过等他长大以后他发现,这里不仅流传着神话,这里还有许许多多现代人称之为奇葩的人物!
   二队的安家老汉与人吹牛“你们知道吗,泰白村那边的矿洞来了一个女大学生考察,进去两分钟就死了。据说那里开采的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矿,火柴盒大小就有十几斤重,秤砣大小就有好几百斤。飞机上装上拇指大一块、两秒钟就可以绕地球跑一圈,五秒可以绕月球跑一圈!”后来听其他的贴摊匠说“安老汉知道个啥,地球要比月球大老多了。人家那个东西是这样说的,放在飞机上可以支持飞机绕地球跑一圈,并且要到日本才能提炼出来。中国的科技现在还不行,所以那个矿洞也是和日本人合伙开采的。你知道我们队里那贾大汗他大哥吗?十几岁的时候受不了家里的虐待、跑了出去。这一出去就在外面混好了,进了国家的什么单位;现在做的啥工作谁也不知道,就连他媳妇儿都不知道他是干啥的,只是让家里面的人不要问。我看那,要不是小源乡那边那个兵工厂的、就肯定是研究这东西的。”就是在这样的争论中,那些谁也没有见过的、保持神秘的东西。在帮工的药地里、工地上,越传越神!
   说起奇葩的故事,幺婶的四姐夫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两弟兄分家时、他的哥哥赡养了他的爸爸,两家人在一条路上、上下而居距离并不远。在他爸去世之前,他们弟兄两家闹了一点矛盾。在老人断气的那个夜晚,村里的人听见老人断气时放的鞭炮声,都赶了过来;路过他家时他正在扒拉着碗里的稀饭。村里人问:“你怎么还没去?”他回答说:“还没请到我这里来!我再喝两口稀饭再说。”就这样,直到老人下葬他也没有去看上一眼。从此,这段往事便随同他的名字一起,在漩口乡的帮工地里被流传了数十载。
   还有近年来同村康家的女人嫁女儿,大门紧闭、在门前摆了一张桌子收礼金。收完礼金说,“吃饭到男方家去,老娘不管饭!”而那个男方家却远在百里之外的安县辖区内。
   幼年的时光、总是漫长而又飞逝的。当你处在幼年时,总感觉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己老也长不大,不知道何时才能像大哥哥大姐姐一般身材高大、行事自由;当时光偷偷溜走之后、又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住,便错失了一段可以无忧无虑的天真岁月!
   当我们垂首暮年、当我们旅途坎坷时,回首往事、总有那些或美好、或伤悲或难忘的记忆让我们恋恋不舍。一些儿时的经历、儿时的见闻,总让我们开怀的同时又是那么的舍不得!
   在藏锋的记忆里,童年的色彩可能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因为他的童年里满是悲伤和孤独,这也让他在之后的人生里,更加的懂得珍惜和知足!藏锋的悲伤有太多、太多,但是印象深刻的却并不多。每一段痛苦的经历,都是一次心境成长的历练;即便出现在天真不忍欺的岁月,那也是对思想提纯、对心灵洗礼的提前开始!
   萧藏锋的童年里,印象较为深刻的、是对于幺爸的记忆。源于自己曾经看见哥哥的头似乎是被当做敌人的头一般往那水泥墙上撞击,这样的场面在当时经常被家教且不足七岁的藏锋的心里、是极有震慑性的,所以一直记得比较深刻!当然、更厉害的藏锋也亲自体验过。
   有那么一个下午,藏锋放学刚回到家、幺爸便叫他跪下,跪在门前的台阶上举起双手。藏锋在心里想“似乎今天、不!应该是最近,最近自己都没做过什么坏事啊!”但是接下来幺爸当着满院子的人说他早上偷了幺爸家的鸭蛋,藏锋直感觉自己一头雾水,早上吃饭时是有只鸭子在对面的草楼前准备下蛋。但是自己当时端着碗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吃饭,而幺爸也坐在他自己家门前吃饭。草楼在自己家对面,在幺爸家旁边,所以自己当时过去做啥幺爸都不可能看不见的,于是藏锋开始据理力争。“早上我吃饭的时候你明明也在,你什么时候看见我过去过?我一直都在自己家门前,吃过饭我就出去了。”只是幺爸似乎认定了是他偷了自己家的鸭蛋,死活说是自己回灶房盛了一碗饭、鸭子便起来走了,鸭蛋也没见下出来。肯定是藏锋偷了。年幼的藏锋被幺爸叫着跪在台阶上跪了足足一个小时,但是他始终没有承认那是自己所犯下的莫须有的过错。至少藏锋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一个小时之后,幺爸忙完了手中的杂活,又来逼问藏锋、让藏锋承认自己偷了那个鸭蛋。虽然恐惧、虽然害怕,但是本就经常被打骂、且深知皮肉之苦的厉害的藏锋,怎么可能会替别人去背罪名呢?他甚至怀疑这是幺爸故意在滋事,所以无论幺爸怎样逼问、藏锋自始至终都没有委曲求全的去招认。
   只是他勉强努力举起的双手、却在幺爸的逼问过程中,被幺爸和幺爸叫来的堂弟,用金竹的竹稍打的猩红浮肿。年幼的藏锋、就那样跪在自己家门前,睁着被泪水泡的朦胧的双眼、耳边依稀听到幺婶小声的在跟自己母亲说“其实幺爸看到了那个偷鸭蛋的人,只是辈分问题不好讲、便想着杀鸡儆猴。”此时的藏锋、看着自己那已经浮肿的双手上的一条条血痕,感受着心底传来的那钻心的疼痛、并压制着自己内心里因为过于痛苦的委屈和愤怒、所带来的强烈的报复欲!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压抑着!
   有经年累月的压抑、便有经年累月的伤痛。直至多少年后、翻开尘封的记忆,抚摸着那依旧血淋淋的伤口,藏锋似乎依旧还能看到自己在村子上玩耍时,没有听从刚好路过的幺爸的话跟他一起回家,于是便被拳脚相向的残暴。看到自己和堂弟偷吃了一点白糖,便被幺爸掀开嘴角吐进一口唾沫的羞辱。看到自己在种种原因下产生的种种伤口,每一寸的伤口,都生长着一片逆鳞、都在等待着一个时刻的到来,等待着那足够爆发、足够强大的一天!
   只是这一天终究还是没能到来,也永远不可能到来了;因为岁月减轻了当时的伤痛、也洗净了心底凝结的血痂,虽然仍旧留有疤痕、但那也是一层崭新的皮肤,是自己必须要接受并认可的过往。毕竟,没有人的人生是完美的,总有些不那么美好的回忆会让自己不愿意提起、又或者是丢弃在回忆的某个角落,无人问津便再也不会想起。不是我们忘记了,而是自己放下了,一切都没有必要了!
   生活,是一种经历,酸甜苦辣个中滋味我们都要经历;经历了痛苦才会成长。生命,是一种接收和传递、接收先人的知识,传递我们的人生所沉淀的精华。就让那一切的不美好的幼时仇恨,都随风而去吧。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不要让我们的孩子等得太久 下一篇:孤独的燕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