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孤独的燕子

孤独的燕子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高考落榜后,山子揣着一颗渺茫的心,告别了那个贫穷的小山村,背着一个单薄的行李卷儿,来到了北方的一座海滨城市。
   城市里,座座高楼鳞次栉比,条条街道车水马龙,这让山子情不自禁地失声惊叹。他一会儿在摩天大楼下驻足,仰起脸来查数楼层的高度;一会儿又站在立交桥上,望着街道上的车流出神。心想,这下可开了眼界了,要是让一辈子没出过山门的爹娘也来开开眼界,那该多好啊。
   城市的夜晚更加迷人,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把这座海滨城市装点得更加美丽。大大小小的商业网点里灯火通亮,人们在尽兴地逛着夜市,购买各种各样包装精美的物品;酒店餐馆里,大家围在热气腾腾的餐桌旁,尽情地吃着、喝着、笑着。从酒店里飘出来的浓浓香气,勾引得山子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这时他才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实在是饿了。他那突起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左手情不自禁地伸进裤兜里,使劲握了握那一小打儿破旧的零钱——他已经下过多次决心,并将那打儿破旧的零钱握过多次,以至于那打儿破旧的零钱浸湿了汗渍,快要成为一个纸团了。
   最后他还是狠了狠心,钻进了一个低矮的小餐馆。高大气派的酒店他是断然不敢进的。他要了一碗龙须面,然后坐在一张方凳上,心情骤然慌张起来,眼睛四下里看着,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这也许是因为激动,在老家,他从未下过馆子,吃的都是他娘亲手做的饭菜。上高中时住校,他爹每天清早用一个小柳条篮子装着他娘做好的饭菜走三里山路送来,课间用饭盒装好放进学校食堂的大蒸笼里,吃饭的时候再去取。山村里穷,整天粗粮淡饭的,但他娘调剂的却也可口,只是辜负了爹娘的一片苦心,他最后没有考上大学。
   龙须面上来了,热气腾腾的,根根如银丝一般。山子的喉结又上下滑动了几下,然后一下子趴到碗上,头也不抬一下,只是猛烈地吞吸着,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空旷的声音。不一会儿工夫,他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将那碗龙须面吸进了肚里,连汤也喝得一干二净。他实在是饿了,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龙须面什么滋味?他不知道;吃饱了吗?他也不知道,只觉得浑身增添了无穷的力量。从小餐馆出来,背上的行李卷儿也不觉得那么沉重了。
   夜深了,大街上的行人陆续回家了,车辆也少了起来,但街道两边的路灯依然闪亮。这时,山子从内心里渗出一股股凄凉的意绪:偌大一座繁华的海滨城市,却没有一点自己的立足之地。白天找了一天工作,却没有丝毫的结果。他来到道边的一个小花园,在一张塑料排椅上铺展开行李,和衣躺下,带着对这座城市的美好憧憬,肚子里装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龙须面,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山子依然背着行李卷儿沿街寻找工作,人们依然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打量着这个清瘦的山村小伙子。第三天,第四天……他仍然没有找到工作。
   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仍然没有找到工作。
   他对自己失望了,对这座城市失望了。
   入秋了,风渐渐凉了起来,树叶开始飘落了。树叶被风吹着,打在他的身上,打在他的脸上。他身上的衣服也明显单薄了,裤兜里那一小打儿破旧的零钱更显得可怜了。他心情沉重地走在这座陌生城市的大街小巷,怀着一线渺茫的希望寻找着工作,然而那一线希望又在一双双怀疑的目光中化为泡影。脊背上那个简单的行李卷儿上,浆洗得泛白的印花和那根粗糙的捆扎行李卷儿的麻绳,与这座灯红酒绿的繁华海滨城市是那么的不协调,还有他那身汗臭的衣服、乱蓬蓬的头发、黄瘦的脸颊和单薄的身影。
   他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每天都在忙碌着,谁肯驻足倾听这个贫困的山村青年的哭声?哭,又能解决什么问题?谁能给他点儿奢侈的怜悯?而他们只顾行色匆匆地忙碌着。
   他怨恨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出生在这座美丽的城市!为什么自己没有考上大学!为什么当初自己不把别人吃饭睡觉的时间用在学习上!为什么?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已经将他击垮,他的眼神呆滞了,头脑也麻木了,双腿显得那么沉重。他像一只孤独的燕子,孑然一身在这座用钢筋混凝土筑成的都市里流浪,没有地方可以容纳他,给他温暖,给他照顾,给他家的感觉……
   一场秋雨一场寒。北风卷着秋雨,笼罩着这座冰冷的城市。人们蜷缩着脖子,显得更加匆忙。冰凉的雨滴打在山子那单薄的衣服上,落进他的脖子里,落在他的行李卷儿上。他瑟缩着,颤抖着,用身体里的那点可怜的热量,来抵挡寒冷的北风、冰凉的秋雨和投在他身上的冰冷的目光。他绝望了,在秋雨中漫无目的地走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好像惟独他是多余的。
   他独自来到了海边。衣服已经湿透了,头发紧紧地箍在额头上,行李卷儿像一叶磨盘坠在背上。
   “生时不能让这座城市接纳自己,那你就把我的灵魂拿去吧。”他对着大海说。
   他把行李卷儿卸下来,扔进了大海。行李卷儿像一个乒乓球一样落进水里,没有激起一点儿浪花,甚至连一点儿声息也没有,只听见浪涛拍打海岸的破碎声、风声和远方轮船的汽笛声。
   “爹娘啊,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吧!儿子无能,无法为你们养老送终,我连自己都无法养活了,儿子辜负了二老的一片苦心,就让我下辈子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吧!”
   他站在霪雨霏霏的礁石上,禁不住地泪水横流,甚至恸哭失声。哭声很快被凶猛的海风卷走了。斜斜的雨丝敲打在他那黄瘦的脸颊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只是亮晶晶的一片。他的恸哭没有回声。透过模糊的泪眼,他看见凶猛的海风推动着半米高的海浪,一波接一波地朝着岸边扑来,撞碎了,退去,又一波更加凶猛地扑来……远方的海里,雾霭沉沉,看不出一点儿光亮。
   这海、这雨、这天空、这世界,到处都是死寂的灰色的一片,哪里还有生的希望和信心?!
   “老天爷——你就睁开你那双普救世人的慧眼看看我吧!”
   他张开双臂,把一双干瘦的双手斜伸进乌黑的天空,向老天爷发出了最后一声绝望的呼喊。然而就在这一刻,奇迹出现了——透过朦胧的双眼,他发现一只孤独的泥燕,像一只黑色的精灵,在风雨中坚韧地锻炼着自己的翅膀!也许它还是一只今年刚出生的乳燕呐。只见它一会儿上下翻飞,一会儿又像坐禅入定一样静止在风雨飘摇的半空。它是那样地高傲,那样地自豪,看不出丝毫的孤单,看不出丝毫的畏缩,只是勇敢地在风雨中锻炼着,飞翔着,像飞翔在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中,像飞翔在万仞高山之颠,那样自由,那么无畏!
   泥燕那无所畏惧的翻飞姿势剧烈地沸腾着山子那颗孤寂无助、凄婉哀绝的心灵。他使劲地擦亮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半空中那个黑色的精灵,生怕落下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他贪婪地看着,想着,目光中渐渐充满了新的希望和生机。
   过了一会儿,泥燕飞走了——飞到更加宽阔的海面上去了。
   山子坚定地转过身去,一会儿就完全融进了那座繁华而又嘈杂的海滨城市。尽管他的背影还是那么单薄,但他的步子是稳健的,他的脚印是坚实的……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灰色童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美女河的传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