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天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美女河的传说

【故事会-文摘版】美女河的传说

作者: 来源: 天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湖北省郧西县境内,有一条名叫“美女河”的河流,它由西北流向东南,跨越郧西县土门、观音两镇三村,是县内外游客休闲游玩的好去处。
   说到这条美女河,还有许多美丽动人的传说故事哩!
   很早以前,美女河上游有个很大的回水湾,湾子里有一户李姓农户,仅靠湾子边坡上的几亩薄地养家糊口,家里穷得叮当响。李姓夫妇倒也不怕穷,愁只愁膝下无儿,享受不到天伦之乐。
   老俩口一方面求神拜佛,请医问药;一方面修桥铺路,广行善事。许多年之后,李家老婆终于有了身孕,十月期满,生下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儿。女儿一出生,把李家老俩口乐得无法形容。
   然而,令李家夫妇没有想到的是,女儿刚满3岁时,突然生了一头癞痢,而且经常流黄水,散发着非常难闻的臭气。老俩口多方求医访药,都没能治好女儿头上的癞痢,最后竟然结成了一层厚厚的癞痢壳,招惹得蚊子、苍蝇绕头乱飞,要几厌嫌有几厌嫌。
   女儿的头上长了癞痢,本来就把李家夫妇愁得不得了,恨不得把癞痢转移到自己的头上来。可是,结着一头癞痢壳的女儿,却不知啥叫愁嗞味儿,整天有说有唱的,乐呵呵地想逗爹娘开心。
   转眼间,女儿已经长到十六岁,李家夫妇心中的愁绪,更加重了几分。这样个秃囡子,咋样嫁得出去呢?老俩口心中的那个愁哇,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听他们一天到晚长吁短叹,背地里不知道流了多少泪水。
   有一天中午,囡子娘正在长声叹气地缝补衣服,在灶台后面洗碗的秃囡子,却放声唱起了山歌,山歌扰得囡子娘心里更加烦燥。囡子娘气不打一处来,抄起灶台上的高梁刷子,倒转刷子把,狠狠地敲打着唱歌的秃囡子。然而,秃囡子却不躲不闪,依然歌声不断,好像她娘并不是在打她,而是打在别人身上。
   囡子娘越打越气,越打越重,打到后来,只听得“咣当”一声响,竟然把秃囡子的脑壳敲成了两半片儿!那两半片脑壳掉在地下,还在螺螺转,发出金属一般的嗡嗡声响。那家伙,可把囡子娘吓得不轻!“虎毒尚且不食子哩,我竟然把秃囡子给打死了!她爹回来,我该咋交待啊?”
   囡子娘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哭着,哭着,囡子娘又觉得不对头了。
   咋的啦?原来,秃囡子的歌声一直就没有断过弦儿,这会儿还在热烈奔放地高唱着。
   囡子娘抬起头来,朝灶台后面一望,居然把她惊得一愣一愣的!
   又咋的啦?原来,那个唱着歌洗碗的秃囡子不见了,站在灶台后面清洗碗筷的,竟然是一个满头秀发的美貌女子,那女子美的呀,跟纸画上的天仙还美!囡子娘惊问:“你是谁家闺女,几时跑到我家来了?”
   美貌女子惊疑地回答:“娘,你咋的啦?我就是你的秃囡子呀!”
   “不对,你不是我的秃囡子,我的秃囡子,头上有厚厚一层癞痢壳。”囡子娘辩解着。
   美貌女子听到娘亲这么说,就对着水桶一照,桶面上映出一个满头秀发、国色天香的美貌仙女。她张嘴,桶面上的女子也张嘴;她摆手,桶面上的女子也朝她摆手。这一下,把她本人也惊呆了!
   正在这个时候,从门外进来两个陌生男人,开口就要讨水解渴。囡子扭头一看,屋里站着一个身穿黄色马褂的高个子男人,和一个身穿青布长衫的矮胖男人。矮胖男人解释说,他们赶路走急了,想在这里讨口水喝。囡子赶紧用清洗过的碗,舀了两碗水递给他们,又顺口问了一句:“客人饿了吧?奴家这就给你们做饭去。”黄马褂男人自己拉了一条板凳坐下,揉了揉肚子,对囡子说:“听你这么一问,我还真觉得饿了。”
   囡子二话不说,从米缸里舀了半瓢米,倒进小木盆,笑眯眯地对客人说:“客人稍坐片刻,奴家下河淘米,片刻即回。”不一会儿,囡子淘米回来,手脚麻利地焖好米饭、烹好菜、汤,还特意打了一壶自产的苞谷酒。
   黄马褂客人吃饱喝足之后,也不叫声“多谢”,抬脚就走。走到门外,只感叹了一句:“这真是一条秀色可餐的美女河啊!”然后,头也不回地一直去了。
   矮胖男人临走时,单膝跪在囡子面前说:“娘娘稍候半日,奴才这就安排人来接您进宫。”说罢,也追随黄马褂客人去了。
   傍晚时分,来了一乘八人抬的大暧轿,囡子知道这是来接她的,也不跟爹妈解释,抬腿就上了暧轿,任人如飞般地抬走了。
   第二年春,先前那个矮胖男人,带着一大帮工匠来到李家湾,在湾子左边的坪地上大兴土木,乒乒乓乓地干了起来……待到水蜜桃刚刚花开满园时,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便耀人眼目地座落在李家湾。
   宫殿落成的第二天,又有一大帮人,簇拥着一乘金黄色的大轿子,和一乘红色的大轿子,浩洗荡荡地来到李家湾宫殿前的场坪上停下。李家老俩口在门口看到,先是从金黄色大轿子里下来一个身穿蟒袍玉带、头带平天冠的男人,那装束像极了戏文中的皇帝。随后,又从红轿子里走出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两个人下轿后,在一帮男人、女人地搀扶下走进宫殿。
   过了不大一会儿,又有一帮人来到李家老俩口门前,领头的正是那个矮胖男人,只听他操着女人腔调高声宣告:“皇上有旨,宣李国丈和夫人行宫觐见!”李家老俩口还在惊慌迟疑的当口,那伙人便不由分说,簇拥着老俩口往宫殿如飞而去。
   老俩口进到宫殿,还没顾得抬头细看,就听到一声高呼:“赐座!”立即有人搬来两只太师椅,放在老俩口的屁股后边。老俩口刚把屁股挨到椅子,又听到一声非常熟悉的呼唤:“爹、娘,女儿回来看你们了!”老婆婆眼尖,一眼就认出了坐在高台上的女儿和那个黄马褂客人。
   老俩口刚坐下,就听到女儿说:“爹,娘,皇上说了,从今天起,你们俩就住在这座行宫里,吃喝穿戴都有人侍候着,我们也会在每年水蜜桃开花的时节,回来看望二老的。”老俩口连忙站起来说:“那好,那好。”
   直到这时,老俩口才知道,先前那个进屋讨水解渴的黄马褂客人,竟然是当今皇上。而自己的秃头女子,也一跃成了皇后娘娘。
   老俩口正在那里想心思,皇上手挽着皇后娘娘走下高台,来到老俩口的面前:“美女河的水,真是养人的水啊!居然养出了李爱妃这样的绝色女子!今后,我们每年都会在水蜜桃花盛开的时节,到这座行宫里住上一段时间的。”
   皇上金口玉言,这条无名河流,就被皇帝爷叫成了“美女河”。
天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孤独的燕子 下一篇:【荷塘】变(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