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流年】津贴(微型小说)

【流年】津贴(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流年】津贴(微型小说) “紧张什么?不就是三百元,领不领都放在那儿,跑不了。”
   杨子躺在沙发上,两条腿翘得老高,她看电视看累了,一斜身就睡下了,每次都这样,连盖都不盖,可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说上一句话,把人吓一跳。刚才就是老公陆荣奇在接电话,说到了独生子女津贴的事,说女的到了五十五岁可以领钱了,冷不防睡醒的杨子冒出一句,一惊一乍的,挂了电话的陆荣奇不免埋怨了杨子几句。
   “你不是睡了吗?一听到有钱收,来劲了?”陆荣奇盯着睡眼朦胧的妻子。
   “狗屁,每月三百元,我就来劲了,让他们还我一个孩子,到了我们,怎么那么倒霉,只能生一个孩子,还美其名曰,一个孩子好,现在放开了,又说多生好。我差一个月就五十五岁了,我还能生吗?我认为他们应该赔我一个孩子的钱,每月才三百元,便宜死它了。”杨子不提孩子则罢,一提这茬,几十年的怨恨顿时涌上心头,那情景不比有冤八年的小常宝,说起委屈牙齿咬得咯嘣响。
   杨子年轻时生了第一个宝贝女儿后,连续打掉了两个孩子,每次打,每次哭。不是因为身体受罪,而是于心不忍,总觉不该如此。如果不是怕丢掉工作,怕失去党籍,她真想把她的孩子生下来,毕竟孩子应该是娘胎里掉下来的肉,而不该是打下来的肉啊!
   “你个神经病,没吃错药吧,多少年前的陈年旧账,今天拿出来扯,有意思吗?我都没怨言,轮得到你?我们陆家兄弟二人,不都是一个女儿,也不是高高兴兴迎接她们的到来,也不是要面对断子绝孙的未来?这政策就是政策,谁让咱们的父母一代生的太猛了。”陆荣奇说着说着还真激动了,一下子冲着老婆发起了牢骚,脖子伸得直直,青筋凸显。
   杨子听完更加来气,她翻身坐起,指着陆荣奇大声嚷嚷:“怪就怪你胆子小,和你一样年龄上下的男人也有生两个的,可你,考虑问题总是前怕狼后怕虎,你呀,熊人一个。”
   “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说着说着还撒泼,我们这代人有谁生两个?有谁?哦,你是说单位里的老宋,他是生了两个孩子,可为了这个目标,夫妇俩硬是让女儿从四岁起装瘸子,无论在家里,在家外,只要有人就装,最后终于赖了一张残疾人的证明书。可是你知道不?她女儿后来装习惯了,长大后真变成了一个腿长,一个腿短,真成了瘸子了。找对象变成了老大难,挨到最后也只能嫁个残疾人了事。这样的事,我老陆下得了手吗?”陆荣奇的声音大得出奇,震得房间里嗡嗡响。
   看着老公真生气了,杨子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过分,她起身来到陆荣奇身边,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行了,我们这是谁跟谁?生孩子本来是夫妻的事,是家里的事,可到了我们,却变成了国家的事,单位的事。谁要是犯了事,就以为是犯了罪,真是无聊。”
   “你把事挑起来,说完就完了,好像是我多嘴?”陆荣奇瞪了一眼妻子,一甩手走开了。
   杨子看着老公愤然离开,更加委屈,其实她也只是发个牢骚。看着能生的女人突然在自己身边多了起来,傲了起来,得意了起来,她确实心里酸酸的。如果倒退十年,十五年,她一定会给陆家再添个一男半女,可是今天真是无法胜任,这不是简单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而是真正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想想自己曾经也是坚持只生一个好的捍卫者,为什么会在今天有如此的冲动,杨子是理不清,剪还乱。她突然发现自己永远是马后炮,永远是人家讲什么,自己信什么,人家说什么,自己做什么,一切都是为了集体,为了国家,都是牺牲我一人,解放全人类,到头醒悟了,变成了马后炮。可这次马后炮的时间实在有些长,它藏在马屁股的后面,整整三十年。
   正当杨子懊恼无比的时候,陆荣奇又回来了,他径直走到妻子的身边含情脉脉,眼睛里充满柔情。
   “杨子,一个人活一辈子,总会有些遗憾,相对我们的祖父母,我们没有经历战争、没有经历逃难、没有经历屈辱、也没有经历杀戮。而相对我们的父母,我们没有经历惨痛的挨饿、没有经历相互的揭发,没有经历违心的批判,也没有经历无聊的内斗。我们只是在国家需要的时候顺应潮流,在无奈的情况下欣然接受,我觉得还是让其成为曾经唯一正确的宗旨,这样我们才能随遇而安,个人的牺牲在特定的时段,有时是非常伟大的行为。”
   杨子没想到老公如此能说,说得又是那样充满哲理,看样子他真不是个俗人,相处了快一辈子了,竟然为了小小的津贴给她上了一次煽情的政治课,理由是那样的充分,事实是那样的清楚,这今天如果不谈这些,还真不知道他有如此这般的深沉。
   “其实我不是说生男生女如何,男孩女孩都一样,总觉得多一个孩子就是好。老陆,你没发现,厅里一个方桌四条腿,那就是家里应该至少四口人,现在老了,觉得多一个孩子真的好。”杨子把牢骚化成了调侃,她微笑着看老公。
   “让你的宝贝女儿将来给你多生几个外孙吧,就你那个方桌,以后一定不够用。“说完,陆荣奇热情地挽起了杨子的手,夫妻两个人的脸上重新又露出了往日的微笑。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荷塘】变(微型小说) 下一篇:【雨墨】维系生命的乐趣(情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