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无路可逃

无路可逃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每次想起肖军,我都会感到内疚,若不是我,他也许不会死去。
   当年,他约二十岁,开朗大方,善于交际。他没有工作,常来找我玩。我比他大十岁,有自己的事业,所以,他很尊重我,“华哥华哥”地叫,很亲切。
   后来,很不幸,肖军染上了吸毒的恶习。
   他没有经济来源,为了毒源不断,把女朋友的首饰卖掉了,把家里的洗衣机也卖掉了。尽管他女友和妈妈向我哭诉,把他说得一文不值,我仍然喜欢他,因为,他聪明、和善。
   不知他经历了多少困苦,直到最后一次见面前,都没向我开口借过一分钱。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有骨气的男孩,还是懦弱的人。劝他、警告他,他会现出满脸地苦恼与无奈,懂事地与我交流。
   我想帮他,可对于吸毒者,我又能做什么呢?后来,终于有了帮他的机会,却万万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帮助,我把他送上了黄泉路,永远不再回来,这事,成为我一生的痛。
   那天是中秋节,晚上,我刚睡着,电话响了,是他的电话:“华哥,我是肖军。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嗯,怎么啦?”他平时不这样说话的,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
   “我想出去,这里抓我。我刚从号子里跑出来的。”
   “你被抓啦?”我吓了一跳,忙坐起来问。
   “嗯,他们要抓我强制戒毒,今天是中秋节,留置室没人值班,我把门撬开了,才跑出来。”他激动地说。
   “你这混蛋,戒毒就戒毒嘛,你跑出来干什么?”我骂道。
   “关在里面,吃的住的,比狗还差。”他愤愤地说。
   这点我相信,因为,我在里面呆过,某些警察确实没有人性,那似乎是一个没有法制也没有道德的地方。
   “戒毒是难,再苦也得戒啊!”我吼道。
   “华哥,其实,我早就戒掉了,他们不相信,你也不信?”
   “那你先过来,我看看你到底戒了没有。”
   “好,你等下,我租车过来。”
   二十几分钟后,肖军赶到,我帮他付了出租车的钱,带到家里,问情况。
   据观察,他被关押了好几天,身体确已摆脱了对毒品的依赖,但心瘾还是有的。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他去自首,从公安局留置室撬门逃跑,可不是小事情,若被抓到,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好说歹说,劝他自首,数个回合,终于还是说服了他。
   他近来关在里面,没吃好喝好,我很心痛,想让他饱餐一顿,好好睡一晚,明天再去投案。
   于是,我带他出门,回他自己的家。那是一栋瓦房,一位老爷爷被我们叫醒,开门后,令我感动的一幕出现了,肖军“扑通”一跪,喊道:“爷爷,对不起!”
   他爷爷激动不已,头部微微颤抖,但还故作安然,视而不见。
   这气氛,让我明白,肖军对亲人的伤害实在是太深太深。
   我与他爷爷说明情况,他听着,时不时地叹气。随后,我把一千元钱塞到老人手上,要他明天给肖军安排一下:让肖军先睡个好觉,吃顿好饭,与父母亲团个圆,再去自首。
   肖爷爷很感激,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点头,我拉起肖军,再次叮嘱了一番,见他态度很好,才放心离去。
   我原以为,这件事处理得很圆满,却没想到,正是那一千元钱,把肖军送上了黄泉路。
   约十天后,再次得到肖军的消息,是镇里有人在传的小道消息:某吸毒者打电话回家乡,说有位年轻人死在了广东,好像是肖军。
   这消息让我浑身发麻,立即找人求证。首先,我找的人是肖军妈妈的同事,要她委婉地打听肖军的下落,肖妈妈笑呵呵地说:“他呀,开始走正路了,去上海打工去了。”
   这事来得很突然,也蹊跷。小道消息内容很少,不能确认,肖妈妈又肯定他在上海,而不是广东,我越来越糊涂了。于是我决定先不惊扰肖妈妈,自己深入调查,探个究竟。
   通过广东114查询台,分次查到了广东公安系统的许多咨询电话号码,我以当事人亲属的名义,向警方咨询,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在广州市番禺区大石镇一栋出租房内,确实发现了一具男尸,警方没找到有关身份的证件,也没找到与该男子同租的老乡,不能确定该男尸是否是我要查找的人。
   我几次哀求,又获得了一位民警的电话号码,直接打通了他的电话:“您好,我怀疑那具无名男尸是我的一位表弟,能麻烦您介绍一下他的体貌特征吗?”
   这位民警描述出的身材和年龄,基本吻合了肖军的特征。
   我还是不敢确定,又找该民警要到一位验尸工作人员的电话号码。这一次,我问得很详细:“他的左手是不是有纹身?”
   对方答:“有。”
   “他头发的颜色是不是微黄?”我问。
   “有点黄。”对方答。
   “他是不是有颗门牙缺了一点点?”
   “是的。”
   “哦,谢谢……我知道了。”
   这次,确定是他了,怒火不知从何而来,突兀地涌上心头。一时间,我不知该恨谁,该向谁发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死?我不是要他去自首了吗?他妈妈怎么说他在上海打工……
   发呆许久,我突然想起:是否该把这可怕的消息告诉肖妈妈?
   我把求证的经过,告诉了肖妈妈的同事,且肯定地说:是他,他真的死了。
   肖妈妈的同事惊诧之余,亦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商量后,决定由她给肖妈妈打个电话,暗示他儿子在广州出事了。
   那时只有座机,都没有手机。肖妈妈接到电话,还是坚持说他在上海,没去广州,所以没忍心说明情况。
   第二天,肖妈妈还与往常一样,心情没有变化。如果他不及时赶去广州,就见不到儿子最后一面了,尸体会被广州警方火化,会让她牵挂一生,给她带来更沉重地打击。
   我只得把那些电话号码写在纸上,托人送过去,要她通过派出所,拨打那些电话号码证实。
   这一次,因为我们的坚持,她慌张起来,赶紧坐车到派出所核实情况。派出所还未接到广东警方发来的公函,也只能通过我给的电话号码进行查询。
   查询结果:无名男尸与肖军的体貌特征完全一致,确定死者就是肖军。
   肖妈妈当即晕倒在地,面色苍白,手指抽搐。
   我不敢面对,没去陪同,因为,我知道,是我害死了他。他因大量注射海洛因而导致死亡,了解毒品的人都知道,那是以超量注射毒品的方式自杀。
   若那天他逃出来,我直接把他送进派出所自首,断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或许,我不给他爷爷那一千元钱,他也没有足够的路费跑到广州去,也许不会这么轻率地了结年轻的生命。
   每想起我们一起玩乐的往事,想到他的笑脸,他的声音……我的心情会无比沉重。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百味】谈梦(小说) 下一篇:【流年】抓阄的命运(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