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墨海】心中的那一抹云(微型小说)

【墨海】心中的那一抹云(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华鹿寨,地处瑶山口子。
   涔天河那条清清的小河、长年不断、汇集在绿水碧波,美丽无比的潇湘,潇湘风景秀丽,两岸河柳成荫,自古以来就是文人墨客吟诗作对、舞文弄墨的天堂。
   这里的人民善良、朴实。每逢三六九集市,九寨十八冲的瑶族人民都会汇集在瑶山口子的华鹿寨,进行竹子、茶叶、兽皮以及各种土特产的交易。加之涔天河又修那么大的水库,不少的工人、技术员,干部又都幕名到华鹿寨吃水豆腐圆,到蒋家洲买清甜无比的柚子吃。华鹿寨的豆腐圆以嫩、滑、爽口,回味无穷而名扬海内外,中央电视,湖南电视,香港电视,都作过专题播报。
   蒋家洲老求公家的柚子,那可是成年被涔天河技术人员包打的,他们的娇妻爱女要吃,买不到婆姨会发脾气,他们可是怕老婆的主。
   一到赶闹子(赶集),那可是人山人海、涌济不通,所以华鹿寨又有小南京之称。
   这天恰逢集市,湘南从门口走出来;远远地就看见凤表妹来赶闹子了,只见她穿着红花紧身衣服,篮卡机布裤子,梳着两条乌黑油亮的短辫;一张秀丽逼人的小脸,洋溢着妩媚迷人的少女光芒。这使湘南无比的惊奇,心想。这黄毛丫头,这两年怎么出落得如此美丽,貌似天仙。用“沉日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也绝不为过。
   凤表妹又名凤姬,她大方而调皮的对湘南说:“南崽表哥:怎么不出来玩?”心里却在说:表哥我美吗?我再也不是那鼻涕虫了。
   凤姬见南表哥那么惊奇地看着她,心里泛起了甜甜的蜜意。
   湘南见到今非昔比的凤表妹,也暗暗端揣,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凤姬表妹才只是一个少女,却出落得如此非凡!只见她:
   凤目半弯藏珀琥,星唇一点露英瑶。
   凤姬一抬头看着表哥,见南表哥那么深情地看着自己,一种少女的羞涩,涌上心头。脸悄悄地红了,连忙掩饰说:哥,怎么不认识我了呀?
   湘南听凤姬这么说,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失态,脸一下子红到耳根,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时,湘南的大娘从屋里出来了,对湘南说:你这奶崽,真晓不得好丑,舍得让你凤妹妹站着讲话,不晓得请凤妹妹进屋去?这奶崽呀,是该好好学学了!
   凤姬见满姑出来了,赶急喊了一声满姑!(凤姬是湘南大娘的亲侄女),凤姬不好意思了,讲了几句话就要走,湘南的大娘赶忙对风姬说:别走,女崽们,好难得来满姑家一次,在这里吃少午(中饭)。转身又对湘南说:南崽,带你凤表妹去馆铺吃三鲜米粉,这集上的粉好吃得很,好有名呢!
   凤姬听满姑这么有心留她,心中也十分高兴,就和南崽表哥吃三鲜米粉去了。在粉铺桌子上,凤姬不吃肥肉,用筷子夾起,轻轻地丟在南表哥的碗里,湘南心里一甜,笑着说:凤表妹吃点肥肉吧,吃点肥肉,就更美了,白里透红、走到那里都有人喜欢,哥就当妳保镖了。
   凤姬听了心里别说多甜蜜。看了表哥一眼,跟前这个少年表哥多么英俊和体贴,心里说:有你当我一辈子的“保镖“就好了。
  
   (二)
   沙石场开联欢晚会了,湘南和宣传队的队友们早早地吃过晚饭,齐聚在半边街码头,准备去参加联欢晚会。
   沙石场离华鹿寨不远,过河两里就到了。同行的村民好几百名,早不早就收了工,冲好凉,吃烟的准备好烟丝、好卷喇叭筒。不吃烟的准备好瓜子、花生,到沙石场边吃边看戏。
   摆渡的“黄恩”喜笑颜开地把乡亲们一船又一船的撑过河去,去接受文化的熏陶、去接受心灵的洗礼。
   沙石场演出队的队员,都是涔天河水库驻牌楼沙石场的技术员、工人。都是些年轻的长沙伢子,他们见识多,文化高,演出的节目,一定是别具一格!
   牌楼的蒋开风、蒋芹、蒋庆修,早早的在盼着湘南,四哥,秋雲一行的到来。至从县四工区返回后,好久都没有会拢了,约好今晚要参加这一次联欢晚会,要同沙石场的长沙伢子同台献艺。把平时排练的节目,献给十里八村的乡亲们,让乡亲们享受到戏剧的快乐,让乡亲们听到演员们美妙的歌声……
   舞台就搭在牌楼沙石场的大坪子上,高高地戏台上,那雪亮的电灯光,刺破了芒芒夜空,把每一处角落照得如同白昼。
   一个年轻的长沙姑娘在主持节目。
   当她宣布晚会开始!下一个节目是:
   《逛新城》!由华鹿寨文艺宣传队,卢本忠、杨桃芝演出!
   歌剧逛新城中,西藏人民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从农奴砸开铁镣翻身做主人,到新城中去感受新的事物的故事。
   阿爸把城中的电线说成是“蜘蛛网”。
   女儿就告诉阿爸那是电线,和电线杆。
   有一句歌词是:“电线杆子行对行”。卢本忠演阿爸,把藏族老人从未出门,見到什么都新鲜,什么都不知那种憨态演活了。杨桃芝演女儿,父女俩一问一荅,把藏族姑娘的天真、见多识广,演得唯妙唯俏,加上男演员浑厚的中音、和女演员清丽的歌声,把剧情推上了顶峰。搏得了台下观众一次又一次热烈的掌声,叫好声不绝于耳。
   那美丽的长沙姑娘又出来报幕了,以她骄健的步伐走到台中“下一个节目:独唱:《毛主席窗前一盏灯》,由涔天河水库沙石场文艺宣传队,演唱者:刘军!”
   一个高大的长沙小伙子潇洒的拿着话筒向观众掬了一个躬,开始了他的独唱,以他浑厚、美妙的男中音为大家歌唱:
   “毛主席窗前一盏灯,春夏秋冬夜长明。警卫战士窗前过,心里歌唱东方红……”
   台下雅雀无声,完全被歌词中,警卫战士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深情所感染。又对共和国主席,日夜为国操劳所感动,一曲将尽,观众们立起身来,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谢了几次幕,观众们都不做。那巨大的声音形成了一句话:“刘军,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刘军只好走到台中,用话筒对观众说:“我为大家再献上一首《心中的太阳》!”
   “心中的太阳,升起在东方,光芒万丈!伟大的领袖,敬爱的毛主席!您是我们心中的太阳,心中的红太阳……”
   歌曲紧紧地扣住对领袖的爱,使台下的听众沉浸在对伟大领袖的深情中去了……
   湘南和宣传队的队友也到台子下去听歌,在使劲的鼓掌声中,无意间看到蒋家洲的蒋国华、蒋庆寿、丙崽哥、凤姬表妹也来了。他们从牌楼族里端来了长橙板,就站在高高地橙板上,聚精会神地听歌。
   湘南忍不住偷偷的去看凤姬,她穿着洁白的短袖衬衣,那轻轻地微风,调皮地拂动她额上的刘海,从风姬婀娜多姿的身上,高高地吹过来,夾杂着末莉花的香味,深深地吸引着湘南,成了湘南心中那一抹云!而这一抹云,把握不定,随时随地都可能被吹得无影无踪……
   湘南在深深地沉思着,散台了,才惊醒过来,当湘南再去搜寻那一抹云的时候,蒋家洲的人和表妹早已消失在散场的人流中。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年】抓阄的命运(微型小说) 下一篇:听说,最近有件事让梦想先生很烦恼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