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指间】闹钟年(小小说)

【指间】闹钟年(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闹钟的铃声响起,已是凌晨四点半了,文琴声只是迷糊得似醒非醒,仿佛听见妻子的声音:这大年初一的,铃声都响到乡下老家了……文琴声有起床的意识,但就是起不来,无奈铃声被妻子第一时间摁掉了。也难怪,熟悉的乡音,熟悉的炮响,熟悉的尘土,还有那熟悉不过的面孔,以及那久违的儿时氛围都让他惬意,糊弄得他如一头香猪一般沉睡。
   当太阳的第一缕晨曦悄悄地爬上了枝头,文琴声睁开了惺忪的眼睛。视线第一时间落在了床头柜上的时针上。他“啊”的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迅速地穿衣并大声地叫喊:老婆……文妈妈听见儿子的声音,进了房间,“起来了,洗漱之后喝碗鸡汤。”
   “没时间,谁把我的闹钟关掉了?”
   “这大过年的,不多睡会儿。”
   “我要上班。”
   “啊,大年初一也得上班?”
   文妈妈愣住了,想不明白,转身想问个究竟,却见文琴声一溜烟式地下了楼梯,于是又大声喊上了,“你悠着点,水泥梯子陡。”过后,又帮着折叠被褥。
   不过,堂屋里却热闹了起来,一群乡村的娃娃们各自带着红色的小钱袋,脸挂笑容,纷纷给文爸爸拜年,有的还学会了作揖。文爸爸乐呵呵地送上甜果及年货。文琴声却理会不了这些,匆匆洗漱过后,叫弟弟文迎春送自己去向塘镇坐车回省城。动身时,却意外地瞥见了八仙桌上正冒着热气的鸡汤,于是,他从文迎春的摩托车上又下来了,端起碗喝了两口,敢情鲜美异常。
   “爸,我媳妇呢?”
   “一大早就去串门拜大年了。”
   文琴声“哦”了一声离开了,一路上咂巴着嘴唇,怅然若失。当他风尘仆仆地跨进了公交调度室时,站管人员第一时间埋怨道:“这么晚来,我看你还跑得出班次吧。”
   “路上堵,路上堵。”
   “嬉皮笑脸,老实人还学会撒谎了,这大过年的还会堵车啊。要不是大年初一,我就准打你考勤。”
   “好好好,下次不会了,不会了。”文琴声红着脸向自己的公交车跑去了。时间果然紧凑,一班跑下来车还没有驶进始发站,文琴声的GPS终端机上就接到了“11:48”的指令。而此时的文琴声有两急:一是想回调度室小解;二是肚子正辘辘地响着。所幸的是,手刹制动器旁放着一个冰冷的馒头。他抓起馒头,一大口咬了下去,就冲洗手间跑。在洗手间的门口,他又将剩下的馒头塞进了口袋,咀嚼着蹩了进去。
   四个班次跑了下来,已是夜晚十点半,文琴声坐着空荡荡的公交车回省城的家,始觉周遭一片寂静。极目远眺,霓虹灯下的赣江水面斑驳陆离,横跨在江面上的南昌大桥显得妩媚婀娜,就连自己的朝阳天成小区也是静悄悄地。进家门的那一刻,他思考着吃什么的问题。打开冰箱,他发现了大前天妻子为女儿做的八宝粥还有剩余,如获珍宝。于是,他又将八宝粥放进了微波炉。享用过后,他爬上了床,将床头的闹钟检查了一遍,确信是凌晨四点半,然后合上了双眼。不过,今天有些特别,脑海里总是浮现乡下堂屋里的那碗冒着热气的鸡汤。想着想着,竟不自觉地又咂巴起了嘴唇,仿佛又在喝着它。
   厅堂里,挂在墙壁上的钟表,时针指着十一点半,正滴答滴答地响。
  
  
   2015-12-22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思路]时光的记忆----只言片语(小说) 下一篇:【江南年】真相(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