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雨墨】那年冬天,那事(情感小说)

【雨墨】那年冬天,那事(情感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她叫“红”,一个婷婷玉立,清新秀丽的女孩。红说,她喜欢冬天洁白的雪,更喜欢雪中怒放的梅花。梅花傲雪,白里透红,美丽得让人湿了眼眸。
   那年,红邂逅了平,平高大帅气,红妩媚动人,似乎是上天的约定,两人一见钟情,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一阵热恋之后,不久顺理成章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那天,红浓妆艳抹,白色婚纱披身,宛如画中走出来的仙子,惹的周围参加婚礼的小伙子,瞳仁快要瞪了出来……
   婚后不久,两人合计一起出去打工,在闭塞的小山村呆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趁着年轻闯荡一番,也为将来有条出路。
   年轻人办事雷厉风行,说走就走。当登上火车的一刹那,红看着送行的白发苍苍的父母,扭过头悄悄流下了眼泪……
   一路南下到了深圳,看到清一色宽阔的柏油马路,络绎不绝的新式轿车以及到处可见的花花草草,曾一度让红如坠梦里,不愿醒来。
   平为多挣点钱找了一份加班的工作,红很心疼,但对他的固执却也无奈。深圳是年轻人的天下,到处遍布着各种各样的合资企业,工资较国内高不少,尤其是美女最受欢迎。自然而然的红也就找了一个写字楼的好工作,平时做个报表,写个记录啥的。
   两人在那个陌生而繁华的地带一干就是三年,辛苦劳作加上平日里省吃俭用,攒下了一笔对他们来说不小的积蓄。平对红说:“我们买个小房子吧!将来老人来了也有个落脚之地,再说有个小孩后可以接受更好一点的教育。”红也是那样想的,两人不谋而合,于是在周边买了一个巴掌大之地的平房。
   即使如此,搬家那天,红也有着说不出的喜悦:终于有了一个家,人不再是漂泊,心,有了皈依的感觉。
   平自己很节省,但对红却呵护备至,每天下班后,总想着给她买回一些精致的小礼物,包括红的衣服都经他一手买回。平很有审美眼光,红穿着老公买的衣服到公司总会招来小姐妹的“啧啧”称赞和羡慕。每当这时,她总是微微一笑,但心里却乐开了花,庆幸自己有上天的眷顾和恩赐。
   红平时下班较早,每天会在家做好饭等着老公回来,踏实而快乐的生活着。平回来时首先会给她来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在额头上印下深情地吻……
   日子如白驹过隙般的飞驰而去,一晃又是两年了,深圳改革的飞快,房子动迁蔓延到他们家那一地带。
   盼来了拨开云雾见天晴的日子,动迁,意味着花不多少钱就可以入住市里宽敞明亮的大楼房了,而且会转成为名正言顺的深圳市民。红憧憬着未来,感动着党的新政策,并把要生宝宝的事提在计划日程之内。
   腊月,那年南方一反往常特别的冷,雾霭沉沉,竟然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鹅毛大雪,新闻联播告之许多交通堵塞,高速公路封锁。红一如既往地做好了饭,满心期待地等着平回家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印上一个香甜的吻……
   红焦急地等着,天黑了平仍然没回来。红迎下楼去看了看,只见一望无垠的大地积了厚厚一层雪,路上只有稀稀疏疏的两个人,依然没有平的影子。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不知道是在向人们喃喃低语着自己的心思,还是想隐藏住污秽的东西,亦或是想扮靓这个萧瑟清冷的寒冬。
   红心里莫名地抽搐,感觉有股阴冷的气息从后背窜上头顶,她紧张都给所有认识平的人打爆了电话;企业的老总说早就回去了;同事老乡说没看到……正当红一筹莫展无计可施之给最要好的朋友莉莉打电话:“莉莉呢!我老公这么晚还没回来,是不是有啥事?”
   莉莉一听红带着哭腔,立马安慰她说:“没事的,宝贝,也许他在外面应酬了。”
   “他平时不这样,晚一点都会打电话的,可是今天连电话都不接。”
   莉莉是红最要好的姐妹,她们之间几乎无话不谈,是同事,是朋友,是知己,是漂泊在外灵魂相依的伙伴。莉莉一听红焦急地哭了,立马打车奔了过来。
   半道上,遇到一群人在围观,他让司机停下车,自己走进人群,看到一辆肇事者“桑塔娜”旁边的地上躺着一个人,地上一滩血迹,脸上血肉模糊,一群交警正在处理事故。
   莉莉心怦怦直跳,再也不敢看下去,她不敢确定这是否是红的老公,从围观的人摇头叹息中,她害怕了,快速坐上车就去了红的家。
   红听到急促地敲门声欣喜若狂,她以为平回来了,当她兴高采烈地打开门却看到是好姐妹莉莉。
   莉莉一把拉起红就走,红问她:“去哪?我要在家等平回来呢!”
   “走,我带你去找他”
   “你看到了,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莉莉也不解释,一把就拉起她上了车,红预感到不妙,心中一阵忐忑,眼泪一路哗哗往下流。
   到了地点,人已走散,只看到地上一片醒目的血迹,红一阵眩晕,失去了知觉……
   等她醒来,发现已躺在自己家里,眼泪朦胧中看到平站在床前,她以为是幻觉,使劲揉一揉眼睛,老公惊喜地说:“老婆,你总于醒了,把我吓坏了。”
   红又急又恨,一阵小拳头密密地砸在老公身上,然后又一阵张哭……
   原来,平在回家的道上遇到一个躺在地上的老大娘。周围人一片漠然的眼光,回头看看就立马离去,平于心不忍把老人家扶了起来并详细询问家庭住址,打算打车送她回家。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自称是老太太儿子,并说平把老太太撞伤了,要平拿一万块钱赔偿。平自是不同意,两人争来争去,马上就要动手打起来时,警察来了,原来有一目击证人看不下去,报了警。
   “一路人被带到警察局,又是审讯,又是录口供,幸好有那个报警的好心人作证,好一番折腾后终于让回家了。
   “到了巷子口停下车,忽然看到刚下车的莉:“莉莉,天这么晚了,你有事啊?”
   “哎呀!我的妈呀!你可吓死我们了,怎么不接电话呢?快点,红在车里。”
   他们扶着红躺在床上,平告诉莉莉所发生的一切,原来,警察调查期间没收了他的电话,并设置了静音……等到回来时,一看手机又没电了。红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破涕为笑了。
   如今,他们依旧在广东打工,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大楼房,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红也把单独一人在家的婆婆接了出来……
   今年的冬天,又下雪了,好一个冰清玉洁纯净的世界,梅花依旧争奇斗艳,绚烂着薄凉中的精彩。红站在雪地里,欣赏着这无限妖娆的雪景感慨万千,经过这一番磨练,我相信他们以后再也不怕风雨来临的洗礼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年】三枝玫瑰(小小说) 下一篇:沉重的十字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