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青灯

青灯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才三年级。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为何爷爷会突然间从自己身边消失,心中或许懂一点,但并不透彻。同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偌大的屋子在一夜之间就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屋子寂静得让人胆战心惊。
   木制的屋檐下方被叔叔挂上了一盏青灯,白天的时候青灯熄灭,到了夜间,青灯昏暗的灯光会闪烁至太阳升起。
   老屋外栽着许多树,其中有好几株无花果树。犹记得很小的时候的夏日,无花果已经在手掌一般形状的叶子中长得很漂亮了,碧绿色的外皮上覆盖着缕缕鲜红色的花纹。其实那个时候自己是不喜欢吃无花果的,因为果子散发着一股怪异的气味。只是有一日见堂哥吵闹着要吃无花果树结的果子,我便也推搡着奶奶去摘来给我尝一枚。
   奶奶把熟透了的无花果拿到井边用井水洗了又洗,然后小心翼翼地拨开无花果被压上来的井水冲烂了的皮递给我说道:“小心掉了啊,快点吃!”
   我皱着眉尝了一口,然后连忙还给奶奶,不耐烦地说道:“难吃死了,我不喜欢吃。奶奶你帮我吃了吧!”说完,我就犹如偷了东西的贼一般跑到屋后面的草地去玩。慌乱之中我没有注意到奶奶苦笑的神情,只顾看邻居大哥哥用竹竿钓小龙虾。
   现在想起来,才知道自己当时的做法是有多么愚蠢。
   爷爷去世的时候正值深秋,落叶堆满了院落。桃树的叶子早已经落得差不多,无花果也只剩几片勉强挂在枝桠上卷曲在一块的叶子。小院的气氛很萧瑟,邻居是奶奶的挚友,院子的菜园里还留着几株皮色泛紫的甘蔗。甘蔗长得很挺拔,一片片狭长的蔗叶其实在盛夏的时候是可以摘下来做成甘蔗鞋的,甘蔗叶在经过捶打晾干后会有粽叶一般的墨绿外表。我没有穿过甘蔗鞋,然而脑海中至今还残留着一幅画面:我穿梭在有一人多高的紫甘蔗林中,手指在甘蔗盖着一层白霜的表面滑来滑去,鼻尖满是甘蔗的清香。
   我坐在院落中的一把藤椅上,手里拿着从杂物堆中偶然翻到的一本《读者》,上面的文字十分暖人心。书页泛黄,有些地方还缺了几页,封面是一张印度女子的照片。眉心间点着一粒红色的朱砂,不知道这粒朱砂是不是被称为“美人痣”。总之,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除了手中的这本书,陪伴着我的就是无边无际的孤独。
   在举行葬礼前的某一个夜晚,天气十分晴朗,晚上的天空干净异常。不知是不是因为地理位子的缘故,奶奶家不论在什么季节的晚上,只要抬头仰望天空,总能看到成片成串的蓝紫色的星星。真的非常漂亮,我曾经一度这样想过:买一架天文望远镜然后在晚上尽情观察星星。看看它们身边散发着莹莹的光芒到底是什么样,看看在它们身后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一晚我草草吃完了饭,搬了一把椅子放在石阶上,然后支撑着头凝视着璀璨的星群。妈妈端出一盆洗完碗后的热水倒到废弃了的猪圈旁边,然后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没有说什么。
   我抿了抿唇,把目光挪向远处点点的灯光。
   “你想爷爷吗?”
   妈妈拿着水盆走到距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然后没有再向前一步。因为她看到了我脸上的不满和眼神的躲闪。
   妈妈要是再走近一步,我会感到不自在的。
   “恩。”我有气无力地回答了她一个字,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只觉得心里格外压抑,仿佛有一块大石头在压着我,我想要逃避出来,可是有铁链拴着我,我动弹不得。
   黑暗之中隐隐传来一个无助女孩的哭泣声,天空上的星星不说话,清冷的风吹动着院子里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屋檐上挂着的青灯摇摇晃晃,泪眼朦胧之中我抬头看向散发着幽幽光芒的青灯,橙黄色的灯光里隐约透出一张严肃而又慈祥的脸,我认得,那是爷爷。
   后来才知道,我这种小小年级性格忧郁内心多愁善感的表现,在心理学上被称作“感性”。
   随着葬礼日期的逼近,我越发地沉默寡言,我把时间都花费在翻阅那本薄薄的《读者》上,哪怕其中有的文章我都可以完整地复述出来,我也依然沉浸于其中。我不愿意走进那间阴暗潮湿的屋子,我不要去看那盏昏暗的青灯,我也不要去看那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它们就仿佛一个囚牢,我只要将目光撇过去就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当小院中树上的叶子基本上都掉的一干二净的时候,我独自一人走到了屋后。看着面前那条由鄱阳湖分支留来的河以及纵横交错的田埂,我很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然后将手中的石子一粒粒扔到河水里。
   爷爷出葬那日,丧厅里哭声响成一片。我依旧一个人坐在屋外的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的书,就在这时,一个我不曾认识的老太婆走过来,她看了看我,问道:“你爷爷要入棺了,你不去看吗?”
   我笑笑,轻轻垂下眼睑。
   不是不愿意去看,而是承受不起这份悲伤。
   当我立在屋外看着众人替爷爷穿上漂亮的衣服时,我内心平静如水,泛不起一丝波纹。
   “手机!谁的手机放到棺材里?”
   “等等,头发,你们的头发都放进去了吗?”
   “放了放了,放点钱进去,100的谁有?我这里有一张50的,再放几件你们穿的衣服!”
   ……
   随着人们的吵闹声,一个胡须皆白的老者在棺材底摆上了几枚铜币,铜币摆成北斗七星的样子。然后,爸爸和大伯以及叔叔抬起爷爷的尸体,然后,棺盖被一点点盖上,然后,一群穿着白色丧服的人用钉子将棺材钉得严严实实。
   奶奶在众人的搀扶下哭得毫无形象,爸爸跪在草垫上,对着前来参加葬礼的人行礼。
   我被妈妈强拉着套上白色的麻布衣服,我很倔强地没有哭。妈妈见状用力打了我几巴掌,但是直到我的脸变红我至始至终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应该是恨的。
   我恨为何我不哭泣妈妈就要打我,而弟弟在一旁玩着笑出来妈妈都没有骂过他哪怕一句。
   凭什么?
   在没有人看得见我的地方,我不屑地冷笑了几声,心一阵阵地抽痛。
   当送葬仪式结束后,众人都显得很疲倦。我收拾着自己的衣服,准备四天后坐火车回去。
   就在这时,我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响动,我慌忙跑出去,只见悬挂在屋檐上的青灯不知何故掉了下来,玻璃片碎了一地。
   而恰在此时妈妈也走了出来,妈妈二话没说,直接推了我一把,我踉跄地从台阶上往后退到平地上。我大口喘着气,没有看妈妈一眼。
   小小年纪的叛逆心理,在此时悄然爆发。
   我猛地丢下手中的东西,然后狂奔向江边。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不过是人,难道你不是人吗?”我怒吼着踢了一脚别人家菜园的篱笆,看着宽阔的河面,我俯下身掬起一捧水使劲甩出去。
   水花在河面灿烂绽放。
   当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我发誓我再也不会是那个任由人欺辱的孩子了。而这个巨大的改变,就是从妈妈的那一推开始。
   我永远都会相信,当一个人从小就接触文学内心绝对会异于常人。妈妈她不懂,她只有初中文化,她知道读书多有好处,可是她绝对不会知道当一个人书看的太多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会被赋予生命力。
   就比如那盏青灯,它在我眼里,就宛如爷爷的化身。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古韵今弹】左边的温暖(微小) 下一篇:【雅韵】检查(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