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心中的那一株青莲

心中的那一株青莲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心中的那一株青莲 桌上的那盏清油灯,摇曳不定,红豆般的光点,却照亮眼前的一片世界,手中一线发黄的古书,装满了一段历史的心酸。
   从窗户纸穿透过来的一股股湿气,带来了山雾拉开的信息,在山野,起雾的时候也就到三更时分,我起身,找了一件厚衣披上,提了盏马灯出门。
   似薄纱一般的雾帐,将山涧打扮成一团“棉花糖”,我就像是棉花糖里的一粒灰尘,影响了这一团棉花糖的美感。山风很大,仍然吹不散山雾。风刮过时,松涛声震响了整个山谷,同时,也吹来了一股幽兰的清香,沁人心扉,而后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蜿蜒的羊肠小道向某一处延伸着,似乎没有尽头,但它只能通往某一处,除了自己,没有人能抵达的一个神秘地方。心里非常明白这蜿蜒的尽头是个神秘地方,却还决然地踏上了这羊肠小道。
   在这条羊肠小道上不知走了多少回,轻车熟路很快到了那座红房子前,抚摸着铁门环,看着被岁月摧残的伤痕累累的外墙,潸然泪下,总想着不去伤害别人,却将它伤害的如此惨重。推开门进去,一位年龄相仿的女子,穿着半旧的素衣,如同一株青莲,清修地坐在那半旧的桌边,她未起身,只是轻柔地说了一声句:“来了,坐。”
   我只是点了点头,径直走到桌的另一边坐下,将马灯放在桌上,茶碗里已经飘出一缕茶香。茉莉花茶,我最爱喝的茶,那一缕茶香,让我心旷神怡,她是懂我的。
   咪了一口茶,我看着这半旧的家什,简陋却温馨。一床一被,一碗一筷,一桌一椅,是这位布衣女子全部的家当,虽然半旧却一尘不染的,就连这一室的空气也格外明亮。
   女子静坐着,清瘦的身影,水袖般的长发如墨染了一样,自然泄到腰际,五官不算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完美无缺,一抹浅笑始终挂在嘴边,她身上散发出那股墨香,让人心旷神怡。她与书为伍,静坐在这一室里,像佛前的一株青莲,沐浴着清幽的梵唱,静静地微绽在忘忧河上……就这样的一个女子,她的肉体,却是世俗中的一粒尘埃,在纷纷扰扰中随波逐流,同时,将自己也迷失了。为了功成名就不择手段,为了权力、为了钱尔虞我诈,为了一切利益,拍马溜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了。
   在物欲横流的世俗里肉体和灵魂脱节了,这是人类的悲哀。我越来越没有了良知,对待亲情,对待爱情,对待一切情感都视而不见,我眼里只有功成名就!我的悲哀是我遗忘了灵魂,还是灵魂抛弃了,我茫然无知。
   我责怪地问她:“为什么不跟我走?”
   她淡然一笑:“你脚步太快。”
   “我脚步太快,如今这社会,不快能行吗?别人功成名就,已经有房有车,我还在路上奔跑。”我怨言着。
   “你只为了奔跑,却不顾你的心吗?为了奔跑,你放弃天伦之乐,放弃了亲情……放弃我——你的灵魂吗?”她不慌不忙,就像在说着与她无关的事情一样淡静:“人活着就是活的是心情,心情才是自己的财富,至于物质上的享受,人一辈子能享受多少呢?山珍海味也是一天日三餐,粗茶淡饭也是一日三餐,所有的食物最后的下场都是一样,不过只是给你嘴、食道和胃一个又一个的空欢喜而已。拥有香车豪宅之人能有多少笑声呢?房子的大小、好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从房子里飘出多少欢颜笑语,纵使你有房屋千间万间,供你歇息的也就是身躯的高度和宽度……”
   “看着别人香车豪宅,你也能心安理得?物质上的富裕那是人生价值的体现。”我不耐烦地说。
   “人生价值的体现,不是你有拥有多少金钱、多大的权力,而是你为这个世界作出了什么样的贡献。金钱、地位不是体现人生价值的标志,人生价值的标志是你为当下、以后、未来留下了什么。人为啥活着?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人是很难经得起权、钱、色的诱惑呢?放眼看天下,哪朝哪代的贪官污吏有好下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都是过眼云烟——名利,金钱,这些都会随着你肉体的死亡灰飞烟灭,随风而去,所以,你得好好想想你来的这个世界,除了将生命延续下去之外,还有什么呢?人生在世就是一种修炼,只有看破红尘之后,才能大彻大悟——真正的人生观是在你有限的生命里,能为你生活的社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能为你死后的社会留下什么样的影响,让后人从你这儿学到什么,来启发他们,也可以这么说,你今生有什么样的奉献,能使后人引以为鉴,这才是人生的真正价值。佛说,忘忧河映射出的,便是人世间的喜怒哀乐。这个世界上,多少人就是弄不清自己的价值观,到最后呢?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贪官污吏得到应有的惩罚,上苍是公平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坏人总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她咄咄逼人,却是句句在理。
   我无言以对,我们俩就这样沉默下去,沉默使空气都很沉重,一束月光冷艳地照在屋里,洒在女子的身上,皎洁中更显得一尘不染了,她楚楚动人,却静如流水;像一株青莲,却在墨香里沉醉;她把纷纷扰扰的世俗抛开,同时也抛开了自己的肉体……
   这样的女子如静止的河水一样清澈明晰。她疼爱地看了我一眼:“其实,人心是个口袋,东西装少点,叫心灵,装多一点叫心眼,再多一点叫心计,更多的叫心机……你何不给自己的心减轻负担,让它变成心灵,看淡名利与灵魂同步,好好想想吧!别让自己成为世俗的一粒尘埃,然后融入黄土,永远地销声匿迹了。”说完她起身走了。
   我恍惚之间清醒了过来,手里的那线古书,依旧泛黄着。我一动不动地趴在书桌上,似乎从刚才的梦境还未走出来,想想我与青莲——我灵魂的对话,让我从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一半崛起一半堕落的心态中挣扎出来;与灵魂的对话,才能让人的灵魂跟上肉体,轻装上阵,将自己的生活过得风生水起,才能对得起父母给予的生命。
   我看了一下窗外,天已经亮了,放下手中的那一线古书,起身走到门口,打开大门,一轮旭日透过院子的树杈,冉冉升起,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晰的口气,我不知道怎样去赞扬我的生活,但我知道怎么去净化我的灵魂——在心里默默地念道:脚步不要太快了,让灵魂跟上,让灵魂与肉体交汇!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雅韵】检查(小说) 下一篇:【月光】婚姻的背后(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