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月光】婚姻的背后(小小说)

【月光】婚姻的背后(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十一月份的第二个周末,对于比特夫妇来说可算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同样的感觉,也在他们的邻居威尔森夫妇那里。因为这两对夫妇是在同一天举办的婚礼,而且两家住的不远成了邻居,所以威尔森太太提议,每年十一月份的第二个周末,就在自己的家里开一个派对。找来附近的邻居到场,大家开心地玩一玩。结果这个提议大家都十分赞成,于是每年到了这一天,威尔森夫妇家里就如同过节一般。邻居们中,有的是同事同学,有的互不认识而渐渐熟悉。有年轻的,像比特夫妇、凯特夫妇、克鲁斯夫妇,等等,而凯特、克鲁斯又与比特夫妇是大学同学,于是经常在一起谈笑。也有老的,像格纳夫妇和汤姆夫妇。老汤姆经常扶着拐杖,站在威尔森家的酒柜旁边,这成了每年这一天的特殊景致。他还自言自语些什么,也没有人听得懂。这不又到了这一天,在比特夫妇家里,两口子都在准备着。比特的妻子名叫罗丝,两人是在大学校园里认识的,当时比特在攻读法律,而罗丝是念的西班牙文学。三年前,两人选择了在一起,也在那一年,认识了威尔森夫妇。
   比特穿的是一身西装,除去领带没打,其他的他自己认为都十分的完美,就连今天要穿的皮鞋,也是昨晚就准备好的,上了油,打了蜡。罗丝还在对着镜子整理着身上的礼服,而且她还一直拿不准,到底应该配上一款什么样的皮包。不一会儿比特就喊罗丝:“快点亲爱的,今晚我们估计要迟到五分钟了。威尔森昨天告诉我今晚会有不错的菲诺配小牛排的。”罗丝回答说:“哦亲爱的,我并不认为红色的包很配我的礼服,可是我答应过威尔森太太要给她看的。”比特:“哦亲爱的,我们没有时间了。”只见罗丝从房间出来,穿着白色的纱式礼服,脖上戴了条水晶的项链,拿上了一个红色的皮包。比特上前吻了一下妻子,“哦亲爱的,你今晚看上去真美丽。”然后拉起她赶快出了家门。当两人到了威尔森家的时候,威尔森夫妇已经在门前等候了。比特上前吻了威尔森太太的手,“哦太太,您今晚真迷人。”威尔森也对罗丝如是说,然后就走了进去。
   晚餐大家很高兴,在席散以后,威尔森放了首较为舒缓的曲子,大家有的到院子里去透气,有的拿些酒来助兴,与朋友聊天。罗丝与威尔森太太在壁炉旁边说笑,比特便端了杯菲诺,与凯特和克鲁斯在窗边谈些什么。凯特:“你们听说了吗,汉克斯又换了辆新车给他的情妇,价格很贵的那种跑车,这家伙可真行。”克鲁斯:“怎么,你也想有个情人,然后送部车?”凯特:“要你胡说,不过你见过他的那个妞没有,那身材。”他一边说,一边双手在胸部与臀部比划一下。克鲁斯:“我说你不安好心吧,要是这话让你太太知道了,看你怎么和她辩解。”凯特:“就说我?你保证你就没过见到这种女人而生理激情吗?”克鲁斯回头看看自己的太太,正在那边沙发上坐着,于是说:“论起女人嘛,我还是比较钟情于墨西哥的金丝,有风情,而且懂得让人开心。”凯特看比特饮着酒,问他:“Hey伙计,你怎么样?今天怎么不说话了。”比特:“我好像没有什么要说的。”克鲁斯用胳膊肘捣捣他,“你和罗丝怎么样?”比特:“还是老样子,怎么今天想起问这个问题?”凯特:“罗丝当时可是个交际花,又是棒球社的成员,不少人都在追她,包括那个学生主席波尔克。要不是你给了那几个男生一人二十美元,兴许罗丝今天就是‘波尔克太太’了。”克鲁斯轻轻碰了一下凯特,“喂。”原来他看见罗丝就在不远处,而且好像听到了凯特的话,转身又走开了。比特对凯特:“上帝呀,你都做了些什么。”赶忙向妻子走去。“罗丝。”妻子好像没有听见,去和老汤姆夫妇聊天了。比特感觉到有些不妙,毕竟自己与妻子结婚三年了,可从来没告诉过她自己当年做过的事。
   派对散了后,夫妻两个向威尔森夫妇说过感谢后,便径直往家走。一路上妻子没有说话,而且脸色也有些红。要知道,罗丝今晚可没有饮酒,但脸色却分明要比饮过酒的比特还要滋润。比特知道凯特的话妻子多半是听去了,肯定心里很难过,为自己当年追求她的手段而难过。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要知道,他很爱自己的妻子的。
   进了家门,罗丝终于忍不住,跑进了卧室里,把门插住。比特怕妻子想不开,赶忙过去敲门。“亲爱的,别这样,我错了可以吗。”隐隐听到妻子在门后哭泣,却不言不语。比特又说:“我错了,真的亲爱的,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是绝对不会再拿那该死的美元来换取胜利的。”里面依然没有动静,比特有些着急,气得骂凯特:“我真不明白凯特那浑球儿说这些做什么,他脑子糊涂了。”妻子依然在哭,没有回语。比特看到门口妻子急忙脱下的鞋子,便过去拿起放好。然后自己也莫名地生了气,“好吧好吧,如果你只是愿意哭,而不是和我谈一谈解决问题的话,那就随你的便好了。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过于去解释也没什么意义。”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小心鞋却飞了一只。他去捡起鞋子,想摔但没有摔,只把它扔在地上,自己又穿上。走到那卧室门前,喊着:“好了,哭管什么用?亲爱的,亲爱的?”他听到妻子虽然还在哭,可是声音却有些弱了,他怕妻子会想不开,又怕是自己刚才的话给妻子了更大的伤害,于是又软了下来。“罗丝,亲爱的,其实,我想说十分的抱歉。因为当时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才这么做的。我刚才,可能是我急糊涂了,又喝了酒。其实,我想说,我很爱你。原谅我这次可以吗?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当面说清楚啊,可以吗亲爱的?罗丝?”听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便想回头再去沙发那坐一坐。就在这时,卧室门忽然开了。比特转过身来,首先看到的就是妻子那已经哭红了的脸和眼圈。她的头发有了些凌乱,妆在泪水中化开,脖上,还戴着那水晶的项链。她的神情,竟然是既有委屈,也有一种哀求的样子。比特说不出什么,上前抱住罗丝,喃喃地说:“我错了,原谅我好吗罗丝,我不想离开你。”妻子终于开口说道:“原谅你什么?”比特:“我的自私,我的无知,还有……”妻子在比特脖间喘着温柔的暖气,让他心里很安全。“你在说什么呀亲爱的,我是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当初你也有很多追求者,而我,就用了和你一样的手法让她们放弃了追求你,我在激动地哭,为什么我们会这么相似。如果不是凯特,我不会知道我们是天生一对。”比特听后很惊讶,扶起妻子,“什么?”罗丝现在正微笑地看着他,“我们用了相同的方法,这很有趣,不是吗比特?”又回到了他脖间相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心中的那一株青莲 下一篇:【笔尖】放下难舍的缘才能找回迷失的自己(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