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煎熬

煎熬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接到老婆的电话,我连夜开车往回赶,因为我已经是奔四的人了,老婆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现在要生了,可不能有一点闪失。要不是老陈儿子结婚我这个月都不会去外县的。没办法,老陈是我最大的客户,又合作多年,怎能不去呢。无论从生意上还是从情感上讲都必须去。况且我是两个孩子的介绍人,又被邀请做证婚人,所以责无旁贷。
   天越来越黑,雨也越来越大,我心急如焚的开着那辆新SUV在雨夜狂奔,车轮掀起水花像一艘军舰在大海上劈波斩浪。
   由于昨晚一宿没睡,今天又忙了一天,所以现在困意袭来,眼皮好像有千斤重,直往下沉,真想用两根火柴棍把眼皮支起来。我心里很清楚,千万不能打瞌睡,哪怕是稍不留神都可能出事。想停下来睡一觉,但又怕一觉睡太久,赶不上孩子出生多遗憾,况且这种天气停在路边也很危险,于是强打精神加大油门。
   突然,车子剧烈颠簸了两下,我一下睁开了眼睛,心想不好,可能出事了。隐约看到车后有一团黑影横躺在路上,完了,撞人了。怎么办?如果人死了我就得坐牢,不不,我不能坐牢,绝对不能坐牢。我千辛万苦,努力拼搏才有今天的成就。一旦坐牢我的一生就毁了。我把心一横没下车,一脚油门向黑暗中驶去。
   天已经蒙蒙亮了,背着一身的疲惫,带着恍惚的神情,我走进医院,丈母娘的责备声、小姨子的埋怨声一下子灌满了耳朵,脑子里嗡嗡作响,像有无数只蚂蜂在脑子里乱撞。我几乎是跌倒在椅子上。“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老婆满含关切的话语让我的心稍稍平缓了一些。“没事,有点累。你和孩子怎么样?”“医生说就今天,很可能是上午这个小家伙就会出来了,你回来的太及时了,辛苦了!”
   儿子的哭声响亮而高亢,像是在对这个世界大声宣告:我来了……我来了……这一声声呼喊在我的心海里激起层层波澜,激动、喜悦、自豪、希望、憧憬层层叠叠发散开去,洋溢在脸上,荡漾在臂弯里,闪烁在眼眸中,泛滥了整个房间,全家人都陶醉在欢乐和幸福中。
   电视上播放一则新闻,把我的好心情全部收回了。今日凌晨在XX路段发生一起车祸,肇事者逃逸,伤者已送往XX医院,正在全力抢救,生死未卜。警方已对该起事故进行调查,但由于下雨的原因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嗡嗡,我的头又开始嗡嗡作响,好像有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不敢再想下去。伤者就送进了这家医院,我悄悄地溜到手术室附近,想听到关于伤者的消息,心里忐忑不安,惶恐极了,远远地看着手术室的门,一会想可千万不要死,一会又想或许死了会更好一些,我的思维处于极度混乱中。
   手术室的门开了,伤者被推了出来,头上缠满绷带,身上插了各式各样的管子,听护士说人还活着,但还处于昏迷之中,什么时候醒过来还很难说,也许永远醒不过来。
   我的心情似乎放松了一些。
   二
   “你是罪人……还我命来……你是罪人……罪人……罪人……”一个缠满绷带滴着血的头不断地冲我喊着,没有身体没有脚,只有长长的手臂,手指像鹰爪样张开着,一直追着我,我拼命的跑,可是我的腿像是被什么缠住了,怎么也跑不快,我大声地喊叫,没有人听到,没有人来救我。眼看就要被他抓住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叫:“啊……”
   我惊醒,一身冷汗,是一个噩梦,又像是真事,我赶紧开灯,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事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可是噩梦才刚刚开始,从此以后每晚这个噩梦都会重演。
   我已经不敢照镜子了,镜子里的我眼圈发青,面色晦暗,两颊凹陷,头发稀疏干枯,比噩梦里的家伙还要恐怖。
   我战战兢兢地走进医院,来到那人的病房外,隔着玻璃窗看到他头上仍缠着厚厚的绷带,身上的管子减少了,嘴上的氧气罩微微的均匀地动着。
   “你是他的家人吗?”护士的问话把我吓了一跳。
   “啊!哦,不,不是。”我心里发慌。说话也磕磕巴巴。
   “那你认识他吗?”护士追问。
   “不不,不认识。”我急忙解释。
   “那你在这转悠啥,走吧!”护士板起面孔给我下了驱逐令。
   “我想问问你们需不需要护工?”
   “需要,尤其是男护工,你愿意干嘛?”护士态度有所缓和。
   “我愿意。”
   “看你的穿着也不像能干这活的人哪。”护士上下打量着我。
   “哦……是这样,我是作家,想体验一下护工的生活。”
   “那你跟我来吧。”
   我从来没想过要做护工,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些话,我的嘴好像被别人控制了,不由自主。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三
   经过简单的培训,换上护工的服装,我仗着胆子走进那间病房,看着他缠满绷带的头不由得想起噩梦,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听护士说,警方在他身上没找到任何证件,所以联系不到他的家人。
   不知道是伤到哪根神经,他的大小便失禁,身下又铺着塑料薄膜,所以臀部和大腿下面浸在尿液里,被子刚刚掀开,一股强烈的骚臭味差点没把我呛昏过去,好在培训的时候讲过这种情况,心里多少有点准备。我先用一块吸水性较强的棉布吸干尿液,擦干他的身体,然后换上一张塑料薄膜,又铺上一块干毛巾,又换了被罩,经过一段时间换气通风房间内空气清新了许多。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耐心,可我明显感觉到干完这一切心里舒服多了,惴惴不安的感觉减轻了。
   我坐在他的床边,脑子里像过电影似的回放那个雨夜,高速旋转的车轮,飞溅的水花,横躺在车后的黑影,没有勇气下车的我……
   四
   我在网上学会了足底按摩,每天给他擦洗完之后,再给他进行半小时的足底按摩。
   一天我正在给他按摩时,发现他的脚指动了一下。我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恐慌,声音颤抖着把这情况告诉了医生后,就离开了医院。
   五
   我没有开车,也没有坐车,几乎是挪着脚步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
   警察听了我的叙述后说:“伤者已经醒过来了,他回想起当天撞倒他的是一辆大货车,而且那个时间段只有一起车祸,所以跟你没关系,你回去吧。”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不是一回事 下一篇:半杯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