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迟歌

迟歌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华灯初上,他轻伐晚舟流连于烟波灯影。身后是万家红盏明明晃晃,道不清的虚空与缥缈。
   他手中的木桨划不出灵魂深处的寂寞,在无尽的黑暗中似悲似泣。
   他曾站在遥远的庙堂之上,一身青衣眉目胜过远黛。满腹经纶,温润儒雅是世人谈论他时常用的词阙。
   他孤傲,像一只生长在万丈悬崖上的狐。不喜言语,对世间冷眼旁观。
   他常随他的王微服人间烟火,在百态的市集里流连。
   王去哪儿他便去哪儿。
   人间比不过宫里,后宫比不过烟花柳巷。
   王的滥情像长江的水,滚滚而去滚滚而来,绵延不绝。
   遇见她是在人间的四月天里,王在亭台楼阁里和歌妓舞低杨柳楼心月,把酒言欢。
   他手握横笛,只身一人行走在纷繁的街巷里。
   穿过热闹的人群走到南湖的廊桥上,此时他已远离闹市甚远。眼波所及之处是灯影是湖水是清风明月。
   他吹奏他的横笛,笛音萧瑟萋萋。如他安静的面孔,波澜不惊。
   那时他未曾察觉身后向他慢慢走近的女子,直到他的王派人寻他来,惊扰到他。
   他回神,和侍卫低语几句便欲转身离去。
   可就是他那无意的一回眸,于万千世人中发现了她。
   红衣乌发,面目苍白如雪,似笑非笑的双目美好至极。
   他仿似忘记世间万物,眼目里只剩一袭红衣。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在万家灯火尽歇的南湖桥上。
  
   他赶回王身边,埋头作辑。
   王说:“可知有罪?”
   他皱眉,不知所以。
   “你可知方才于你身后的女子是谁?可知王在此买醉是为了谁?”王身侧的歌妓质问他。
   他恍然大悟,手中的横笛掉在地上发出碎裂的声音。
   迟歌啊迟歌,原来你就是迟歌。
   半个月前,王在秦楚馆里寻玩。当时有个叫迟歌的遮面女子舞于众人视线聚焦的圆形舞台之上。
   一舞作罢,众人叫好。
   叫迟歌的女子却不愿再次舞动罗裙,抱着琵琶匆匆下台离去。
   他看见王向上微扬的嘴角,那一刻他便知这个叫迟歌的女子总有一天会被带回宫。
   可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快。
   他在王面前跪下,王没有任何责怪。只说了一句话,王说:“你把她给孤带回来。”便搂着身侧的歌妓离去。
   空荡的房子里只剩他一人,面色清冷。
   第二次见到她,是在三天后的傍晚。她还是一个人流连人群,在南湖的桥上来来回回。
   他再次吹起他的横笛,这次换他在她身后。
   仍旧是萧瑟的笛音,悲悲切切,甚是有些嘶哑。
   她慌慌回头,满目期待……
   确实是他。
   “我是奉王之命,带你去他身边。”
   他低头不敢看她,声音甚是低沉。
   她伸出去想要靠近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笑容浅之又浅。
   她叫迟歌,生于商人之家。
   幼时父亲出海经商遇难,而后家道中落母亲病亡。被亲人卖入歌舞坊,从此卖艺为生。
   直到有一天她外出游玩时,在人海中望见跟在王身后的他。
   面目清秀,眉如远黛。
   似是画中人走来。
   只那一次她便记住他的面孔,过之不忘。
   有一日,上台之前老鸨子跟她说:“当今的王就坐在人群中。”
   她问老鸨子:“王是谁?”
   老鸨子在远处指给她看,可是她的视线里没有王,只有王身边的那个人。
   眉目如远黛。
  
   上台前她让老鸨子给自己找来了一张面纱,一张动人的面孔藏于面纱之下。
   她舞,舞的并不是最好的,于她而言只想早早下台,换衣去见他。
   可是舞罢,老鸨子却告诉她王要见她。
   她逃,千方百计的逃……
   却又在出走的那晚于南湖桥上和他相遇。
   她看见王派来追她的人去见了他,她便知一切都逃不开了。
   王自是有各种方法抓到她,整个天下都是他的,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就是在这等你的。”她笑笑,眼神暗下去。
   她把手交给他,他却不敢接,委身后退了几步。
   “你将是王的人,下臣岂敢造次。”
   他始终低着头,不愿抬头看她一眼。
   她苦笑,默默无言……
   “我跟你去见王。”
   ……
   两个月后,王与迟歌在宫内举行大婚。
   场面比任何一个妃子都隆重,惊羡世人。
   她在大婚的前一日问他:“可愿带我走,去哪儿都可以。”
   他仍旧不愿看她,哪怕只是一眼。
   迟歌见他冷漠如此,便也绝望。
   转身离去。
   他自始至终什么话也没跟她说,从第一次在南湖桥上看了她一眼后,就再没敢看第二眼了。
   大婚之夜他远离皇宫,不辞而别。
   王任他而去,不加理睬。
   王从未责怪过他,一如他从不违抗王……
   他与王从小在一起,他的使命便是陪着王为王而活。
   大婚那夜,王问迟歌:“你为什么不跟他一起走?”
   她吓住,跪拜在王的脚下,一心求死。
   王说:“你去吧,或许他还没走远。”
  
   迟歌起身告别,拎着大红婚袍的裙摆一路奔去。
   可是她不知道她身后的王,是以一种怎样刺痛的心情望着她的。
   他是这个天下的王,在她心上却什么都不是。
   后来王跟身边的内管说:“我把自己和整个天下都给她,可这一切竟都不入她眼。”
   内管流下眼泪,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王这般悲伤。
   他不懂,世人皆爱王,为何偏偏唯独她。
   ……
   万家烟火,华灯初上。
   他一身青衣,于这个喧闹的南湖面上渐行渐远。
   和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一模一样,她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他,听他沙沙的笛音,悠悠扬扬……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古韵今弹】爱与恨谁更痛 (微小说) 下一篇:黑风双煞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