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黑风双煞

黑风双煞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黑风双煞
   一、黑风双煞之陈玄风
  
   再美的琴歌也有曲终人散的一刻,在再难舍的厮守也会有阴阳两隔的一天,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这么早……
  
   那一天,临走之际,我犹豫了。这一去,天涯海角万水千山,永无归路。江湖险恶,凭我这一点卑微的武功,如何在江湖立足,如何保护我心爱的的女人,如何给她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贼婆娘,你在假山后等我一下,我去拿一件东西。”趁着全真教那人和师父纠缠之际,我将师傅视为至宝的半部《九阴真经》盗走。从此,与我的贼婆娘亡命江湖,远走大漠。
  
   每个梦里,我都会梦到到桃花岛,梦到“贼婆娘”,梦到师父黄药师。
   桃花岛,正是满树的桃子成熟的季节。我第一次见到我的贼婆娘,她就那样站在桃树下,很美,也像我一样黝黑。我怦然心动,她一下就住进了我的心里。我在树上摘了一颗鲜红的大桃子,哆嗦着递给她……
   慢慢的年纪长大了。一个春天的晚上,桃花开得红艳艳的,在桃树下,我紧紧抱住了她。那一刻,我幸福的发晕。
  
   除了严厉和脾气不好之外,师父其实对我们很好。师父是不世出的奇才,琴棋书画、天文地理、奇门八卦无所不精。我从没有见过像师父这样痴情的男子,师娘亡故,他恋恋不忘,十几年中,夜夜在她墓旁吹箫相伴。墓中供着的是他亲笔所绘的小像及最精巧的珍玩。他还做了花船,思算携了师娘的玉棺,月夜出航,让海浪打碎船身,与她一同葬身大海……
  
   我也会向师父一样,对我心爱的贼婆娘日夜相伴,生死相随。
  
   这一夜,大漠荒山,雷雨交加。
   贼婆娘偶遇宿敌,被袭负伤,长啸求救。我心急如焚,如风而来。激战中,我脚下一绊,却是个孩子,我随手将他提起。只道是谁家孩子淘气贪玩,全无丝毫提防之心,他却一刀向我刺来……
  
   我还没有感到疼痛,那一刀就穿腹而过。我全身突然一冷,软软的倒了下去。血汩汩的向外喷涌,在雷电照耀下,很妖艳。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我和贼婆娘偷偷结成了夫妻,师父即便知道了或许只是一顿责罚。我仍可以和我心爱的“贼婆娘”在桃花岛快乐幸福的过完一生。我不该背叛师门,我不该盗窃师父视为至宝的武功秘籍,我不该追寻哪些原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那所谓的《九阴真经》、武林至尊、江湖名利,在幸福和快乐面前,在亲人和爱人的长相厮守面前,不值半文钱。
   浮名身后有谁知,万事空花游戏。可惜,这一切,我知道的太迟了。
  
   转过头,我死了。像梦一样。
  
   我是陈玄风,我从江湖来。
  
  
  
   二、黑白双煞之梅超风
  
   一夜春风十里桃花香,桃花岛的春天美得让人心碎。
  
   我本来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整天戏耍,父母当作心肝宝贝的爱怜,那时我名字叫作梅若华。不幸父母相继去世,我孤苦无依,受着恶人的欺侮折磨。师父黄药师救我到了桃花岛,教我学艺。
   师傅说:“我的徒弟都是风字辈的,你以后就叫梅超风吧,超然风尘之外。”我欣然允诺。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是师傅一生绝世武功的写照。我从没想到,世上会有师父这样无所不通、无所不精的奇男子。师母不幸去世,十几年中,师父痴情不改。夜夜在她墓旁吹箫,他还做了花船,思算携了师母的玉棺,月夜出航,让海浪打碎船身,随师母一同葬身大海。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如果此生,能遇见一个像师父这样的痴情男子,我死也心甘。
  
   桃子成熟的季节,在桃树之下,一个粗眉大眼的年轻人站在我面前,摘了一个鲜红的大桃子给我吃。那是师兄陈玄风。我们一起习练武功,他时常教我,待我很好。有时也骂我不用功,但我知道是为了我好。慢慢的大家年纪长大了,我心中有了他,他心中有了我。一个春天的晚上,桃花正开得红艳艳地,在桃树底下,他忽然紧紧抱住了我……
  
   他是我的贼汉子,我是他的贼婆娘。
   我知道,贼汉子就像师父爱师娘一样的爱着我。
  
   师父性情孤僻怪异,贼汉子怕我和他的私情败露受到重责严罚,要我和他逃离桃花岛。临走,贼汉子盗了师父的半部《九阴真经》,说:“咱夫妇要天下无敌,要做武林至尊。”
   贼汉子就是我的命,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从此,我与贼汉子亡命天涯,四海为家。
  
   这一夜,蒙古大漠,雨急风骤。我贪功心切,一人赶往荒山练功。遇宿敌突袭,双眼中敌暗器,暴盲,危急间长啸示警求救。贼汉子一路风驰而来,不料“善泳溺水平地覆车”贼汉子被一个孩子用匕首刺中练门,当即毙命。我抱起贼汉子的尸体逃下山去。我看不见,我在雨里狂奔。贼汉子的身体起初还是热的,后来渐渐冷了下来,我的心也在跟着他一分一分的冷。
   “贼汉子,你真的死了吗?在阴间没有人叫你贼汉子,你有多清冷?”
   我也该和贼汉子一起死了算了,我拔出他肚脐中的匕首,抵到自己舌下练门所在。突然我摸到匕首柄上有字,细细的摸,是“杨康”两字。杀夫之仇不报,我怎能死!
   我用匕首把贼汉子胸前刺着《九阴真经》秘要的皮肉割下来,好好的硝制了,不让它腐烂。永远带在身边,贼汉子就永远陪着我……
  
   江湖没有对错,只有生死。我已记不清我这一生受过多少苦,也记不起杀过多少人。但贼汉子的音容笑貌和大漠荒山之夜我却记得清清楚楚!东海桃花岛的弹指峰、清音洞、绿竹林、试剑亭有我和贼汉子共度的多少美好时光……
  
   长发随风,不解忧伤。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宁可接受师父最严最重的惩罚。我不要《九阴真经》,我不要武林至尊,我只要在桃花岛,守着我的贼汉子,一起天荒地老……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日日夜夜,我只在无尽的黑暗中,咀嚼我永恒的寂寞。
  
   我是梅若华,我是梅超风,我,为爱而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迟歌 下一篇:记忆中的丁香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