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晓荷·暖】偷自由的人(征文·微小说)

【晓荷·暖】偷自由的人(征文·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清晨的钟声响起,破旧的仓库门在风声咯吱、咯吱地摇晃着,从门下的断裂处钻出一个小孩,他直起身,望了窗户一眼,灯未亮。随后他的视线转向大门,一步一步,他都走得很仔细。在别人十几秒就能走完的路程,他却足足走了几分钟。在门前,望着紧锁着的大门,他又犹豫了,几秒后,他还是跟往常一样从旁边的狗洞中爬了出去。
   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倒吸了一口气,然后疯狂地向前奔跑着……
   这个镇中第一个见到阳光的男孩名叫切尔沃夫,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他也不知道院里熟睡的那对夫妇到底是谁,虽然他们一再声称是自己的父母,可沃夫明白他们不是。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十三岁了,以及自己每天都得干他们吩咐的活,不然……
   “切尔沃夫,切尔沃夫。”
   “我马上出来。”这声音他再耳熟不过了,沃夫不敢怠慢,急忙打开店门,立马身子紧缩着一动不动站在门口。
   “笨蛋,还站在那里干嘛?没看见我手里的鸟笼吗?”
   “抱歉,老爷。”沃夫接过鸟笼。来人正是沃夫的父母——塔诺鲁烈夫夫妇,塔诺鲁烈夫体态肥大,身着灰色的大衣。一旁的妇人时不时笑出声来,也不知道她在笑些什么。夫妇俩是七年前带着幼小的沃夫来到这不知名的小镇的,之后他们还在小镇上开了一间店铺,日子倒也算过得挺好。
   “快看看这鸟笼漂不漂亮。”塔诺鲁烈夫说道。
   “听着,小子,这可花了五十卢布哩,可别弄坏了”那妇人补充道。
   “是的,是的”沃夫假装认真地观赏着。
   “阿尔克,你这该死的混帐,都什么时候了,还没开始干活。”塔诺鲁烈夫这一声吼叫,吓坏了一旁的沃夫。
   “来了,来了,老板,我来了。”眼前的阿尔克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只穿了半件。
   看见这情景,塔诺鲁烈夫气炸了,他随手抓起一件物品就往阿尔克身上扔。“混蛋,要不是我养着你,你早就饿死了,你竟然还敢偷懒,如果你受不了,那就滚吧!”说完,夫妇俩转身走出了大门。
   塔诺鲁烈夫说得没错,三年前年轻的阿尔克流浪到店门前,那时的阿尔克饥寒交迫,趴在门槛上向塔诺鲁烈夫求助,塔诺鲁烈夫见他二十几岁的样子,加之店里缺少人手,便和他商量了一系列要求,这才把他留在了店里。
   夫妇俩走后,原本低着头的阿尔克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沃夫,面对着这头充满怨恨的雄狮,沃夫毫无办法,只得任其撕咬。
   一阵打骂过后,沃夫被吩咐前去给客人送粮食。幼小的他没有哭,只有沉默着……
   “他们不是我的亲人,他们是恶魔,我要离开这里。”坐在街道拐角处的沃夫这样对自己说道。这也许不是你第一次想逃离,但这是第一次逃离。年轻的沃夫背着他仅有的一袋食物,拖着满是伤痕的身躯向北走去。
   下午时分,阿尔克见沃夫还没回来,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老板,老板,沃夫他跑了。”此时的阿尔克跑得如此之快。
   “听着,阿尔克,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找到他,听明白了吗?”说完,塔诺鲁烈夫把门重重一关。
   阿尔克嘴唇微微上扬,此时的他放慢了脚步,脸上充满了得意,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几天后
   叮……叮……叮
   “你好,我是卡迪斯夫警官,请问这里是塔诺鲁烈夫先生家吗?”
   “是的,警官,请问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先生,我们在镇子北部发现一男孩,跟你报告失踪的男孩有些相似,麻烦你过来一趟吧!”
   “是的,警官,我马上过来,多谢你的帮助,谢谢。”
   卡迪斯夫警官,镇上公认的英雄,前几年破获一起重大走私案而声名大噪。
   当塔诺鲁烈夫挺着他那肥大的肚子赶到警局时,却在警局门口遇到了卡迪斯夫警官,他连忙迎合上去,那一摆一摆的身姿不免让人看了觉得有些可笑。
   “听着,先生,那孩子向我说了很多事情,想必你应该清楚吧!”卡迪斯夫冷冷地说道。
   见这架势,塔诺鲁烈夫惊出了一身冷汗。
   “警官,沃夫可能是受到惊吓了,毕竟他好几天没回家了,胡言乱语也是难免的。”
   卡迪斯夫警官闭着眼不说话,塔诺鲁烈夫似乎明白了什么。
   “警官,这事是有原因的,请您听我跟您解释。”说着,他便将三十卢布塞进了卡迪斯夫手里。
   卡迪斯夫微微睁开一只眼看了看手里,然后瞥了他一眼。继续沉默着。
   该死的。塔诺鲁烈夫心里骂到,随即他咬了咬牙,将身上仅有的一百五十卢布全部给了卡迪斯夫,然后他也沉默了。
   “嘿,老兄,其实我早就知道这里面另有隐情呢,孩子安好无恙,在里面呢,你可以接他回去了。”此刻,卡迪斯夫嘴里笑开了花。
   于是,沃夫哭喊着从卡迪斯夫旁边被拖出了警局。
   回到家后,暴躁的塔诺鲁烈夫将沃夫毒打了一顿,在打骂中不小心将他的腿打断了,于是这个可怜的孩子被关进了笼子里。
   就这样,日子过了许久。
   一天,阿尔克前来,塔诺鲁烈夫夫妇刚好有事出去了,一切都像设计好了一样。
   “嘿,小不点,我真可怜你。”阿尔克蹲在一旁,把玩着旁边的石子。
   沃夫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嘿,给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阿尔克扔下一把钥匙,转身离开了。
   沃夫望着地上的钥匙,然后爬了过去……
   几分钟后,门突然开了,塔诺鲁烈夫回来了,看着地上的沃夫和开着的铁笼门,他恼怒极了,随手抓起一旁的棍子朝着沃夫打去,随着一声声凄惨的喊叫,骨瘦如柴的男孩终于没有在这次殴打中挺过来。
   塔诺鲁烈夫夫妇被带回了警局,夫妇俩用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来贿赂卡迪斯夫警官,希望自己受的刑罚可以减轻,当然卡迪斯夫也接受了他们的财物。只是在转身后又笑了,因为之前已经有人给过他更多的钱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纠结(微小说) 下一篇:【轻舞.遇见】相遇是缘(散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