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天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渔舟】婚姻不是赌注 (小说)

【渔舟】婚姻不是赌注 (小说)

作者: 来源: 天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文儿的婚姻在父母和外人看来就是一场赌注。
   那时候,追求文儿的男孩有两个,青皮和天宇,这两个人都和文儿赤着脚丫一起长大。
   要说这两个人条件有天壤之别,天宇刚从部队退役,分到外贸局上班,是人们公认的铁饭碗,况且天宇器宇轩昂,高大魁梧。而文儿就是认准了青皮,青皮矮小敦厚,黑不溜秋,属于中下等的人才。青皮父母早亡,在家里种着二亩薄地,入不敷出的。
   文儿却不这么认为,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至今让她刻骨铭心。七八岁的时候,他们在河边玩耍,文儿发现了河里一条翻着肚儿的白鲢鱼,那时候穷,几个月不见肉腥是常事。文儿几天不食肉味,馋极了,就用木棍勾那条鱼,想捞回家让母亲做韭菜炖鲢鱼吃。不小心,脚下“哧溜”一滑,文儿落于水中,几口水把文儿呛的不行,眼看着文儿就要沉入河底,是青皮跳进水里,舍命救起了文儿,青皮不会游泳,也喝了好多的水,肚子圆圆的,险些丢了性命。文儿清楚地记得,当时天宇也在场,可是天宇吓得瑟瑟发抖,瘫坐在地上,始终没有任何施救措施。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这件事情青皮和天宇或许早就忘记了,而文儿记得清清楚楚,她打小就暗自发誓,青皮是能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的人,长大了就嫁给青皮做媳妇。
   家人却认为文儿犯糊涂了,婚姻是大事,岂能儿戏。文儿却认准了青皮,铁了心非要嫁给他不可,不管谁劝,就是一句话,我就要跟他嫁给他。父母失望极了,父亲冲她嚷:“你这是拿自己的婚姻做赌注!”文儿抬起头来,斩钉截铁地说:“婚姻就是赌注,就赌一回,就算会输,我也认了!”
   不久,文儿眼看着指望不上父母同意她和青皮的婚事,就跟随青皮去了远方。
   青皮从建筑小工做起,做最苦最累的活,搅拌水泥,推土运沙,搬砖砌石。文儿不能闲着,就去一家玩具厂做手工活。
   就在这年冬天,他们在租住屋里偷偷地结婚了,这个婚礼寒酸的让人心痛,没有鞭炮,没有锣鼓,没有祝福。简易的木床,一床简单的旧被褥,几件旧衣服,一个钢筋锅,两只快餐杯,两双筷子而已。
   青皮搂着怀里的文儿,动情地说:“文儿,你能看重我嫁给我,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眷顾,我一定不忘记你对我的好,将来让你过最好的日子,开宝马住别墅。”
   文儿幸福地说:“嫁给你是我从小的心愿,不管你有钱没有钱,有房没有房,我都跟着你,哪怕浪迹天涯!”
   青皮就起身,拿出一张纸来,画了一辆轿车一栋美丽的城堡送给文儿:”文儿你放心,这就是我给你承诺的轿车别墅,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签字画押了,将来以后一定让你开上这样的轿车住上这样的别墅”文儿就笑,脸上两个深深的酒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幸福地偎依在青皮的怀里,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儿。
   苦做了几年,青皮发现了商机,就做起了拉钢筋的营生,不久成立了自己的钢筋队,生意是越做越红火,风起水生的。
   文儿怀孕了,辞去了玩具厂的工作,安心在家里待产。第二年春天,文儿生下一对龙凤双胞胎,青皮左瞧瞧儿子,右看看女儿,一双儿女长得像文儿,白净漂亮。
   青皮傻笑个不停:“呵呵,呵呵!老天爷对我不薄,虽然让我成为孤儿,却得到文儿的青睐,如今又给了我这么两个宝贝疙瘩。呵呵,呵呵!”
   青皮爱着文儿,恋着一双儿女,就很少在外应酬,早早收工回家,吃罢晚饭,静静地坐在灯下雕刻起葫芦来。
   原来雕刻葫芦是青皮的绝活。十几岁的时候,青皮的母亲尚在,跟着母亲走外婆家,外婆的近邻有一位雕刻葫芦的人,青皮就在那里玩耍,学了起来,没想到青皮心灵手巧,学会了便不忘记。只是那时候,雕刻葫芦生意惨淡,贫穷线上的人们,温饱尚未解决,谁舍得买只葫芦挂着,最多就是随手摘一只路边的葫芦挂在家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里人们喜欢葫芦,家家有挂葫芦的习惯,客厅里挂大葫芦,车上挂小葫芦。
   工作之余,青皮就买来葫芦雕刻。雕刻葫芦是细活,需要专心致志。青皮安静地雕刻着葫芦,看着儿女嬉戏,文儿忙忙碌碌地拾拾掇掇,青皮感觉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儿。
   不久他们买了一处二手房,搬到了自己的家里,小日子如芝麻开花越过越好。
   眼看着青皮的生意越做越好,青皮却急流勇退,放下了拉钢筋的生意,在开发区买了二亩地,挂起了“清河文化”公司的牌子,专门种植葫芦,雕刻葫芦。
   因为雕刻的葫芦漂亮精致,生意越做越好,他雕刻的葫芦,申请了“清河文化”专利。他大胆创新,不止是雕刻单一的花草鸟兽,还雕刻上了民间传说:文王百子图,嫦娥奔月,后羿射日,夸父逐日。
   不久,韩国来了几位商人,看中了青皮的雕刻葫芦艺术,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青皮招收工人,租赁土地,种植葫芦,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体现出民族文化特点。
   这一天,青皮开上宝马轿车,载着文儿儿女,向着家乡的方向驶去,青皮告诉文儿:“我是孤儿,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你是有父有母的人,我们回家接岳父母城里享福!”
   文儿就幸福地笑:“当初他们说我们的婚姻是赌注,如果说是赌注,那么我也是赢家!”
   车子里就传出了一家四口人的笑声,那笑声顺着风飘出老远老远。
天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遇见】相遇是缘(散文) 下一篇:【月光】有风的下午(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