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刘姥爷回乡记

刘姥爷回乡记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刘姥爷从乡下进城了。
   他说是去“打工”,人家说您都古稀了,斗大的字也认不得一箩筐,说一口方言哇啦哇啦的在城里连个翻译也找不着,谁稀罕你呀?
   姥爷可神气了:嘿嘿!俺闺女呗!上城里做做饭,接送小外孙上学放学,闺女说可比雇个保姆放心多了,再说还省了工钱呢。
  
   眼看清明节了,姥爷寻思着要回乡下祭祖扫墓了。在乡下,清明时节若是哪家祖坟土堆堆上没飘几串白纸条儿,坟前不留些香烛炮屑和贡品类的,一定会被旁人指责“不孝”,会误认为断子绝孙的主呢!
   女儿女婿忙工作,姥爷可不想麻烦他们,这火车也不是没坐过,而且家门口不远就有个火车票代售点,也知道要提前买票的,于是看看只差半月了,把外孙崽送进了学堂了,老爷子便拿上身份证去买票。
   第一天,没票!隔天又去,没票!天天去!还是没票,没票!还真纳了闷了。
   “大爷!您到网上再试试吧!”
   “哦!好的,谢谢了!”
   于是吃罢晚饭刷好了碗,看看天黑了,老爷子便又找上门去。
   “还没票啊?不是你叫我晚上来试试的么?”
   “哎哟我的好大爷!你听错了,我是让您上网上买。是那个电脑上的‘网’,不是这个晚上的‘晚’。”
   我的天!电脑上还能卖火车票?好在老爷子知道女儿每天背个包包里装那塑料本本就叫电脑,无奈之下,只好向闺女摊牌:我要回家扫墓,你给我到你那包包里头买张火车票吧,就要坐位的,不要躺下的那种。
   姥爷定了的事,闺女不敢违抗。
   “爹,只有高铁了。”
   “不要!乡下人没那么娇贵,低级的就行。”
   “哦?不是高低的高,高铁就是火车开得快些,以前二十个小时到家的,坐高铁只要半天就行了。”
   “那好呀!就高铁一回过过瘾吧。”
  
   出发前一天,闺女说请假送老爹到车站,老爷子不干了:你请什么假?老爹自已能去,公共车、火车也坐过几回了,丢不了的。于是闺女又交待老爷子凭身份证上车站取票上车就行了。
   说归说,老爷子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于是离开车时间还差两小时便出发了,反正在家也不是没事么?去得早了在车站广场逛逛也不错的。
   这大城市人其实挺客气的,老爷子连免费乘车卡都不用掏凭着一头白发就上了公交车,一上车售票员就喊:“请给老人让个坐!” 一喊就有几位年青人同时站了起来。
   到了,先取票。
   售票厅人有点多,排了十几分钟队,老爷子将身份证递进窗口:
   “姑娘,我闺女替我晚上买的票,我来取。”
   “老大爷!请您自个儿上那边取票机上取吧!”
   顺着那丫头手指的方向看到一排好几台像老家县城那游戏厅的赌博机似的玩意儿。大爷见有人把身份证往那台面上一贴,下面那“嘴”里便吐出一张车票。老爷子依葫芦画瓢般把身份证贴上去,怪事!不吐票。低头往那“嘴”里看了一会,也没见卡在喉咙里呢。大爷禁不住拍了两下,也不管用。正寻思这玩意还欺生呢,后面一后生说了:“大爷,您把身份证贴反了面呢!”
   终于出票了,一看票上印的正是自已的名字,走开几步不由得又回头看了看:“嘿嘿!怪聪明的,还识得字。”
   有票了,心里踏实了,正想到广场抽支烟呢,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毛毛雨。罢罢罢!到候车室眯会得了。
   进站、验票。“大爷!您这票不能从这上车啊!”
   “咋啦?”
   “您买的是高铁票,要去火车北站上车啊!”
   “北站?在哪边?”
   “哦!对了,您快去广场边坐315路公共汽车吧,那趟车正好去北站,你就到终点站下好了,还来得及。”
  
   老爷子开始有点急了,三步两步赶上了那趟车,心里想着千万别堵车啊!一连停了十好几站,车上广播终于说终点站北站到了。下车一张望,怎四周不见有火车站的样子呢?急忙中拉住一位背包包的姑娘一问,还好那姑娘也是赶火车的;
   “大爷您跟我来吧!坐电梯上去方便。”
   “还电梯?这高级火车还开上楼么?”
   这一回老爷子再不敢乱走了,跟着那姑娘就上了电梯。出电梯才见到火车北站的牌子,这公交车也真会来事,还直把个乡下人拉到了地底下去了。
   问过那姑娘也赶车,老爷子紧跟着丫头直奔车站:核对身份证,安检,终于进了候车大厅。乖乖!真大!难怪叫高了。只见那人坐得满满当当的,从这头起到那头足足一里地吧,大爷真有点不知坐那好了。那姑娘见他老跟着她,不由得回头:“老大爷您去那呀?"”老爷子怕一口方言难懂忙掏出车票,姑娘一瞅忙笑着说:
   “大爷您呀别跟着我了,我从A区上车,您是从B区上车。您看呀,您要走左边,B24,您得从左边往里走到尽头那个门验票上车呢!”
   “哦!什么A区B区啥意思呢?”
   “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的,这A区B区呢只是为了划个地段区别吧,你就按我说的去好了,您这趟车也快验票上车了,不能再耽搁了,赶紧去吧!”
   “好的,谢谢了谢谢了!”
   大爷赶紧回到左边往里走,就听广播里叫着这趟车开始验票上车了。他赶紧走过去,跟在排队的人后面捏着票往前准备进站。眼看到闸口了,前面一小伙回头见到他手中的车票,忙对他说:“老爷子您这是电子票,该从那边上车呢。”大爷一愣,才发现那小伙的票的确与他的不一样。赶紧又朝右边那队伍排去,折腾了几回,终于又到闸口了,紧盯着前面的人把票往那验票的“嘴”里一送,那挡着道的板板就开了。老爷子也学着这么一插票:怪!票卡着了,那挡板就拦着不开。再插过,还是拦着他。天哪!咋又为难我呢?旁边工作人员见了忙走过来说:“老人家您把左手提那包包放身后去,再插票。”挡板终于打开了,老爷子头上汗直冒呢。
   找到车箱,看看车票,在车箱走了个来回,就是寻不着票上写的座位。这时列车员上来了,大爷忙拉住他说:“我说同志,你看看我这14下该坐哪呀?” 列车员一看笑了:“哈哈!大爷,不是14下,是14F,喏!第十四排右边靠窗那坐位是你的,叫14‘唉佛’。”
   车启动了,老爷子一边擦着头上的汗珠子一边就想呀想呀:这趟车坐的,快是快了,也把我这乡下人捉弄惨了,早知这样,还真不如坐那绿皮车省心啊!
   车窗外,树木、房屋齐刷刷地往后飞跑,老爷子跑累了,打起了呼噜……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一株植物的名字(小说) 下一篇:【春秋】冬夜(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