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冬夜(小说)

【春秋】冬夜(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连续几天冷雨在黄昏时转为雪花,飘飘扬扬漫天而下,装点着洁白的世界。
   小翠一个人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她双手抱着胳膊,来回不停地在雪中走动,脚下的雪一片片、一朵朵堆积成薄薄的纸,脚印在停停走走中凌乱成一片不堪回首的心事。她睡不着,成宿失眠。安顿好孩子们,一个人来回在院子里走,已经成为她的习惯。这漫天的飞雪在翠儿眼中丝毫没有诗意,相反却是心烦意乱,这日子该咋样过下去了?她在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
   忘不了那个冬夜, 忘不了刺耳的警车声,那声音仿佛穿透了黑夜,一直留在了那个黑夜。刚子骑摩托走后,她们娘几个就关好门睡觉,睡到半夜听着村里的狗叫得厉害,远远传来警车声、吵杂声,村子里乱起来了。翠儿的心悬起来、跳得厉害,黑着灯拽了件衣服跑了出去,她知道出事了……多年后,每当夜深人静,她都能听到警报响起来,像梦魇一般挥之不去。小翠多希望,那仅仅就是一场噩梦,刚子不会被抓走,军军也不会被抓走。军军会成家立业赡养父母,家还是好好的原来的样子,婆婆的眼睛就不会哭瞎,也不会过早去世,家还是原来的那个家,刚子还会骑着摩托车按时回来,车头挂着买好的零食,两个女儿会循着摩托车声音跑出去迎接他。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吃饭,安顿孩子们睡去,便是快乐的二人世界,看着电视,说不完的悄悄话……好日子就这么在那个冬夜戛然而止了。
   冬夜的那场变故,家已经不是家了。因私自生产炸药,军军系主犯,被判了无期,她的丈夫,淳朴善良的刚子,家中顶梁柱的他,仅仅帮着小舅子干了3个月,也算同犯,因认罪态度好,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15年,这是多长的一段时间,多久的一段岁月?又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呢?大女儿花花12岁,二女儿朵朵5岁,三女儿草草才6个月。刚子喜欢儿子,两口子都商量好了,等草草过了周岁,来年一定给李家生个大胖小子,这一切都被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
   翠儿好后悔啊,当初,刚子是不想去。他原本在县城里的工厂打工,是一个肯出力的好后生,闲时还种地,粮食多得吃不了,家里衣食无忧。原本日子过得平静而富足。是她的弟弟打破了这平静,好逸恶劳的军军总能想到那些鬼点子,打听到黑煤矿需要雷管炸药,利润丰厚,他是财迷心窍了,执意要发大财。也怪自己,翠儿在这深夜老责怪自己,是自己没有原则,刚子原本不想去干的,老说:“那是违法的,咱不差钱,一家人在一起平安就好。”可是经不住军军的软磨硬泡和翠儿的枕边风,他去了。现在,翠儿只有懊悔的份儿,肠子都悔青了。她披好衣服,继续来回踱步,她现在又恨起军军了,选地点,是很隐蔽,村里破旧的学校,关键是明明打着养猪的幌子,可弟弟却没有买过一头猪,工人都是附近的村民,虽然可靠,可是一天挣5000元,谁又能管得住自己的嘴?何况白班和夜班倒也不符合养猪的惯例,这一切都是破绽啊。翠儿抖了抖身上的雪,狠狠骂了一句:“猪头!猪头,金钱冲昏了头脑。”她骂军军也骂自己。
   刚子走了,军军走了,这个家就散架了。最疼爱的大儿子被判刑,婆婆受不了,哭瞎了眼,2年后就去世了,这个消息都不敢告诉刚子。
   小叔子刚开始是同情的,刚出事时他信誓旦旦承诺让家里放心。慢慢时间久了就冷漠了,言语中翠儿感到小叔子的怨气,是埋怨她毁了这个家,只是一再告诉翠儿不允许把最小的草草送人。小翠心凉了、看透了。最可恨的是村里那些恶人,白天是人,见面了好像很同情这一家人的遭遇,晚上就会跑围墙外扔砖头,或是在门外喘着粗气叫着翠儿的名字。翠儿抱着三朵花睡下,她知道这里不能再住了。她想到远走他乡,可是带着三个小孩去哪里呢?她想到了嫁到平县的妹妹。
   几天后,翠儿带着3个女儿来到平县。姐妹俩抱头痛哭,暂时安顿了下来。可是凭空多了四张嘴,妹妹忙得厉害,不出3个月,妹夫的脸色也不好看了。这个丑陋的老男人,在不出事之前翠儿根本看不起他,他也很怕这个大姐的。可怜的妹妹是初中毕业出去打工的,经人介绍给这家伺候患脑梗瘫痪的媳妇,谁知道,他媳妇刚死,鬼使神差,那个老男人居然勾搭上了妹子,肚子也搞大了,生米煮成熟饭,只好嫁给了那个老男人。几年下来,日子还过得不错,也由着妹子性子过活。在这以前,翠儿一直看不起妹夫,现在落架的凤凰不如鸡,翠儿也只能看人家脸色了。为了给妹妹减轻负担,翠儿找了附近的一家玛钢厂上班去,孩子也得妹妹照看,一个月起早贪黑才挣2000多,翠儿这几年也被宠坏了,刚子是个好男人,没让她受罪,她养尊处优。现在一切都变了,翠儿只好硬着头皮干活养活孩子们。干了2个月,她干不下去了,苦力活让她不堪负重,赚的钱还不够养孩子们,于是她选择了离开。
   人总得要活下去啊,翠儿想到了这几个月常来妹妹家串门的老张。他60多岁了,孩子们都已经成家,老婆跟着大儿子常年在太原住。以前从不走动,自从翠儿来了,老张来妹妹家勤快多了,名义是喜欢逗三个女孩,可是翠儿清楚,他是冲着自己来的。一次乘着妹妹不在,还摸过翠儿的手,翠儿想抓住他这根救命草了。接下来的几天,老张在邻县租好房子,她们娘四个告别了妹妹住了进去,不管什么,翠儿总算有了一个家。
   老张对她娘们挺好,他给孩子们安排上学,也不让翠儿出去干活,就连接送孩子都是亲力亲为,翠儿让孩子们叫他老姑父。一天早上老张送花花和朵朵上学了,翠儿在喂草草吃饭。听到外人有人吵闹着,叫着她的名字,刚一开门,一个女人带着几个男人便骂着冲进来,她一点没有防备,那个女人拿着砖头照着翠儿就打,翠儿和她揪住头发厮打着,草草在一边放声大哭,翠儿不敢纠缠,护着孩子任由那女人一边骂一边打,临走那个男人还扬言:“再敢勾引我老爸,修断你的腿。”女人临走把地上吃饭的桌子掀翻,碗筷和锅散了一地。草草吓坏了,翠儿已经麻木,只觉得头昏脑涨,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头发流下,草草用小手擦着,小手上都是血。老张回来了,她迎上去抱着老张嚎啕大哭。
   妹妹找来探望,转述着村里的人风言风语。“我愿意这样吗?是生活选择了这样,是生活强迫我这样过。为了孩子我什么都不怕。”翠儿哭着咆哮道,妹妹也流泪了。最后,姐妹俩都在异口同声嘟囔着:“命,都是命啊!”
   这之后,他们像地下工作者一样辗转搬了好几次家。几年中,每月一次的探监都是老张陪同辗转挤火车、住旅店。最让翠儿欣喜的是花花考上了大学,朵朵上初中,小女儿草草也上小学了。父亲从得癌症到去世都是老张安排张罗,父亲也慢慢接受了这个比他小几岁的男人,临终都是拉着老张的手。翠儿在老张身上慢慢找到了刚子不曾给予的别样的幸福,他的全部积蓄和退休金都由她打理,他宠着她,疼着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一回家就抢着做家务,仿佛自己就是这个家庭的男主人。为了补贴家用,老张找了一份给医院看门的工作,上五天休息两天。老张不在家的日子,翠儿反而会不安,会思念。安顿好孩子们,她习惯披衣在院子里来回走着,大冬天也喜欢在外面溜达,翠儿自己也有些纳闷了,9年的时光冲淡了一切,自己明明是爱着刚子的,却在老张身上体味到了不一样的幸福,那是比刚子更热烈的爱和占有,让她沉醉和享受。
   刚子还有几年就回来了,那时自己的苦日子就算是熬出来了,可是摆在她面前是更大的苦痛,两个男人该让她如何选择?翠儿在这雪花飘落的冬夜反复想着,后来干脆不去想了,让刚子去选择吧。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刘姥爷回乡记 下一篇:组合柜风波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