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组合柜风波

组合柜风波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妈,这组合柜太老太旧太土了,把它扔了算了。”儿子又在劝说母亲换家里的旧家具。
   “不行,不行,这组合柜是我跟你爸结婚时打的家具,当时我们没钱,只打了一个茶几、一张书桌、一张床和一个组合柜,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件家具。书柜、衣柜、物品柜三件合一,用起来方便。你看这木料多好,颜色耐看,油漆一点儿都没退,看起来就像新的,怎么能扔呢?”母亲摸着组合柜,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她是一名兢兢业业的小学老师,是学校党支部副书记。
   “可是都二十多年了,现在大家都不用这种组合柜了,颜色不好看不说,款式还土巴拉几的,一点都不时尚,看着心里别扭;我敢说送人都没人要,干脆给去爷爷家做柴烧。我们再买几件新家具,咱们家又不是买不起。”儿子进一步劝说,大有不说动母亲誓不罢休之状。
   “买得起也不能扔,这是我们结婚的东西,留着纪念也好呢!”母亲不为所动,说完就去吃药了,她这段时间身体欠佳。
   儿子自己都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劝说母亲把组合柜扔了,可每次母亲都不同意。这些年搬了几次家,从山上到坝子,从老城到新城,从旧居到新居,母亲每一次都请人把它搬来。他真不明白,这么笨重,这么老式的家具,母亲怎么还留着。以前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留着就留着吧,可现在家里经济条件好了许多,买一套像样点儿的家具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儿子认为是母亲从小生长在农村,过惯了苦日子,长期以来养成了小气、抠门儿,心疼钱的坏毛病。他想帮母亲去掉这个坏毛病。“哪天趁她不在家的时候,我把它抬出去扔了,来个先斩后奏,到时候她不同意也得同意。”儿子打定主意。
   儿子是个想到就会努力去做到的人。这天正是他轮休的时间,母亲上班还没回来。他一到家就拿了起子和钉锤,在屋里“呯呯碰碰”地忙开了,他想赶在母亲下班之前把组合柜拆散扔了。说来也巧,母亲这天身体不舒服,向单位请了假,提前回家吃药来了。她还没进家门,就听见家里“呯呯碰碰”的响声,开门进来,发现儿子满头大汗地在拆着组合柜,便立即上前阻止。
   “不要拆,不要拆,我要留着它!”说完,就上前护着组合柜,坚决不让儿子拆。
   “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用这样的家具?你去我的朋友们家看看,哪家还用这样的家具?它太旧、太老、太土了;现在时代不同了,你的思想观念也该改改了,要学会享受生活!”儿子理直气壮、振振有词,试图说服母亲。
   “哦,你嫌它旧嫌它老嫌它土,那你老妈更旧更老更土,你干脆把你老妈也扔了,它才20多年,我都快50岁啦!”
   “妈,你这是强词夺理!我知道你是心疼钱,舍不得扔。那我买,不要你出钱,还不行吗?”
   “你出钱也不行,我喜欢这组合柜,我就要它!”
   “你把这么土的家具留在家里,我都不好意思带朋友们来我家玩,我怕人家说我家穷。”
   “哦,你怕你的朋友们说你,你就不怕你妈说你吗?”
   “你说我,我有什么可让你说的?”
   “我要说你的可多啦!这是我和你爸当年辛辛苦苦挣钱打的家具,它是属于我和你爸的,你没有资格丟我们的东西;你爱攀比、讲排场、慕虚荣,不懂勤俭节约,丢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个人在生活上没有艰苦奋斗的精神,在工作上就不会有高昂的斗志和旺盛的精力,就不能克服困难、战胜困难。你应该继续和发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应该好好学习延安精神,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想这么做,我们的国家富强、我们的民族复兴、我们的中国梦怎么来实现?……”
   母亲像放炮仗一样,声音越说越大,儿子分不清她是激动,还是生气;是惋惜,还是失望。她脸红脖子粗,已经说不下去了,最后举起巴掌“啪”地打在儿子的脸上,然后跑进了自己的卧室,反锁了房门,趴在枕头上哭。
   儿子捂着火辣辣生疼的脸,愕然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坚持居然让母亲反应这么强烈,居然动手打他,要知道母亲从小都没有打过他,即使小时候淘气,和小朋友打架,她都没有动手,最多生气地举起巴掌吓唬吓唬他,再耐心细致地批评教育。
   听见母亲在房间里哭,他有点不知所措。他敲了敲母亲的房门:“妈,别哭了,不扔就不扔呗,何必搞这么大动静,掀起这么高的波澜!”但他没有认错,说这话的时候还满不服气,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从小就是一个不明白自己错就不认错的人。
   那一天,母亲没有理睬儿子,儿子也不和母亲说话,最后儿子觉得母子之间不言不语很尴尬,就提前结束休假,回单位去了。
   本来关系很好的一对母子,就因为这个组合柜起了一场风波,惹得母子俩都不愉快了好几天。
   这几天,母亲很伤心,很失望,她甚至觉得自己对儿子的教育太失败了。儿子参工以来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又涌上心头。两年前儿子大学毕业后顺利就业,想到自己能挣钱了心里欢喜,就开始变了。刚参工那几个月,一到周末就和朋友、同学、同事聚在一起,一个月的工资,不到半个月就花个精光,下半个月就伸手向父母要钱。她提醒儿子要量入为出,计划开支,不要大手大脚,可他哪里听得进去,说是朋友、伙伴聚在一起,你请我,我请你,逼着了,不花不行,还满不在乎地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个个月光族,人人啃老族。后来,儿子又把自己的衣服、鞋子塞了几大包,送的送人,丢的丢。当时她说有些还正可以穿呢,要留着,不然以后还得买。可儿子不听,果然他没了穿的,后来几个月一直在买衣服、鞋子。现在呢,儿子看家里的东西这不顺眼,那不顺心,要么说电视机功能少了,要么说洗衣机容量小了,要么说家具太旧太土啦,嚷嚷着要换这换那买新的。她觉得儿子完全没有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精神,对他未来的工作和生活很是担忧。
   这几天,儿子心里也惦记着这件事,他害怕母亲为此事气坏身体,更害怕母亲因此而对他失去信心和希望。他想起母亲那天说的话,那些话如千钧巨石,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每一句话都是一颗尖利的针,针针刺在他的心上,他感到阵阵战栗和心痛。他想起父母这些年来为自己付出的艰辛,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现在脑海。他把这些年父母对他的教育和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上的表现进行了认真地回顾,再与自己这两年来的所作所为进行了仔细地对比,天差地别,简直是天差地别啊!他认识到自己这样做背离了父母的期望,辜负了党的要求和人民的希望,他为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感到惭愧和痛心。
   又到儿子轮休的时候了,他回到家里。父母都在家里,父亲在看电视,母亲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儿子喊了一声妈一声爸,父亲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声回来啦,母亲没有应他。她一声不吭,头也没抬,好像儿子就是空气。她还在为前几天的事怄气呢。儿子走进屋里,看见被拆散的组合柜部件,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都一星期了,父母居然对乱七八槽的房间不管不顾。
   儿子知道这是自己惹出的风波,还得由自己来平息。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把组合柜的部件一块一块拾起来,认认真真地重新组装。忙乎了半天,组合柜才恢复了原样。最后,他打来一盆水,把上面的灰尘抹了个干干净净。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冬夜(小说) 下一篇:带血的残阳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