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带血的残阳

带血的残阳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西面儿山梁上的日头爷儿血红血红的,红得有些耀眼。立柱老汉眯起昏花的老眼,看看那轮即将坠落的日头爷儿。立柱老汉心想,日头爷儿快落山的时候,都还要红他一家伙哩,何况人哩!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儿,他娘们儿俩就不会饿死、冻死、病死……
   七十岁的立柱老汉,自从老伴儿得了脑中风偏瘫在床,再加上那个从一出生就是个脑瘫的娃儿,这个屋里三口人中,就只有立柱老汉一个全乎人了,所以,立柱老汉就真的成了这个屋里的顶梁柱了。要说全乎人,屋里倒是还有一个,那就是才过满月就被立柱两口子抱养过来的茂生,二十岁正当年,可是就是指望不上哩!立柱老汉唉声叹气,人呀,养儿防老,儿倒是养了,可是老却不能防!立柱老汉感叹说,多亏这会儿社会好,要不是,都该死了!
   前些年,立柱老汉跟老伴儿都享受了养老保险。今年,老伴儿跟脑瘫的娃儿又享受了低保,立柱老汉从心底里感谢政府的照顾哩!
   起先,老伴儿身体好的时候,地里的重活脏活全都是立柱老汉的,屋里的重活大多也是立柱老汉的,老伴儿全力照看脑瘫娃儿,除此之外,老伴儿还包揽了屋里的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和一应琐碎。那个时候,立柱两口儿唯一的心愿,就是供茂生上学,等他长大成人了,这一家人就有奔头了;那个时候,立柱老汉从来都没有怯过怕过,他跟老伴儿就像两根木棍儿,往一坨一搭一靠,就成了个“人”字,互相依靠,稳稳当当。可是突然有一天,这个人字的一边倒下了,只剩下一根独木棍儿,无依无靠,立柱老汉就真的成了一根孤零零的立柱了,说实话,这个时候,立柱老汉真的有些怯了,怕了,他不是怕干活儿,怕受累,而是从他的内心里生出许多的担心和顾虑。后来,立柱老汉的担心和顾虑一个一个都来了。
   立柱老汉的老伴儿年轻的时候,给他生过一个闺女和一个娃儿。闺女周周正正,长大后就出嫁了。娃儿一出生就是脑瘫,长大了,常年坐在轮椅上,两只手枯瘦如柴,僵直得跟柴火棍儿一样,骶脑(头)老是往后头一抽一抽的,说话嗯嗯啊啊,没个完整的句儿。脑瘫娃儿眨眼都三十来岁的人了,跟前一会儿也离不了人。
   就在脑瘫的娃儿十岁那年,立柱老汉跟老伴儿商量,不能眼看着绝后,更不能叫这个家败在他两口子手里,说啥也得抱养一个小伙娃儿,好传宗接代、顶门立户哩。说来也凑巧,正好邻村的一个人家娃儿多,想把最小的那个送人。立柱老汉两口子听说了,就托付人给传个话。哪成想,这一传,还真给传成了,结果就抱养了一个娃,取名儿叫茂生,茂盛的茂,生长的生,立柱老汉跟老伴儿希望这个娃儿,就像院子里的那棵钻天杨一样,长得茂盛、壮实。
   茂生在立柱老汉屋里长到十八岁,高中一毕业,就要外出打工,一年到头也不回屋一回。就在茂生外出打工的第二年,立柱的老伴儿得了脑中风,睡倒了。一个屋里,俩病号,立柱老汉忙完外头还要忙屋里,端水送饭,擦屎接尿,促起放下,抱进抱出,全靠立柱老汉一个人。
   那年过年,茂生回来了,到屋里一看,眉毛头锁成一疙瘩,在屋里没吃一顿饭就走了。去哪了?回他亲妈屋里了!他给他亲妈说,那一家人太寒碜,没法再在那个屋里继续生活下去了!
   茂生他亲妈说,这势不中,再说你立柱大(父亲)也是一尺五寸把你拉扯大的,人不能没良心。
   茂生说,谁叫你跟我大把我一生出来就不要我哩,还把我往火坑里推?
   茂生他亲妈好说赖说,才把茂生给劝回去。茂生回到立柱屋里很不悦意,嫌这脏,嫌那臭,还抱怨立柱不讲卫生,连立柱老汉做的饭都不肯吃。立柱老汉心里生气,嘴上却说,你妈、你哥都在害病,我一个人,年纪又大,实在照顾不过来,你就将就着点儿吧!
   “我在这屋里一天都停不下去了!”茂生怨气重重。
   “都怨我跟你妈,小时候就不该要你,叫你跟着我们受罪哩!”立柱老汉很自责。
   “那我这会儿再回去也不晚!”茂生想回到他亲妈跟前。
   “你看着办吧,只要你悦意,我也不拦挡你!”立柱老汉说。
   大年三十儿那天,茂生又走了,他去了他亲妈那里。
   茂生他亲妈说,大过年的,你不在屋里帮你大,又跑过来做啥?你立柱大不容易哩!你一年到头不落屋,回来了,就跟一家人团聚团聚。
   茂生说,我跟我立柱大说过了,他同意我还回来。
   我不同意!茂生他亲妈说,你可是你立柱大养活大的,你情知道你立柱大屋里俩病号,正在难处,你这个时候走,那不是坏了良心?
   反正他们又不是我亲大亲妈!
   啪!一个响亮的嘴巴子重重地打在茂生的脸上。
   茂生走了,没有回立柱老汉屋里,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立柱老汉强撑着这个岌岌可危的家,一个偏瘫的老伴儿,一个脑瘫的娃儿,加上地里的农活,立柱老汉很多时候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了,他这根顶梁柱已经快要撑不住这个屋里超重的压力了。可是,为了老伴儿,为了娃儿,他没黑没明地忙碌着,不到两年时间,立柱老汉的腰弯了,背驼了,头发全白了。
   那一天的后晌,日头爷儿红丢丢的,压在西山尖儿上,整个山村都被染成了红色的。立柱老汉把脑瘫娃儿抱上轮椅,小心翼翼地把轮椅推到院子里,然后又进屋把瘫痪的老伴儿也抱上另一个轮椅,依然小心翼翼地推到院子里,立柱老汉要让他娘俩再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好天里,日头爷儿洒向大地的最后一缕温热。
   提起这两辆轮椅,也要感谢政府哩!立柱老汉心想,老伴儿那个轮椅,是年时个(去年)年根儿,镇里民政所给送的。脑瘫娃儿那个轮椅,是今年春上扶贫工作队的李领导到县里残联给争取的,这两个轮椅,可解决了立柱老汉的大问题了!若要是没有这两个轮椅,屋里这俩不会动弹的病号挪挪动动,那可真是不方便哩!
   歪坐在轮椅上的老伴儿看着立柱老汉忙前忙后,由于长时间卧床而导致的已经变形的脸上,扑嗽嗽滚落两颗浑浊的泪珠。脑瘫娃儿好像永远无忧无虑,他那枯瘦而僵直的手,永远都是一个固定的动作,他的骶脑老是不停地往后一抽一抽的,嘴里啊啊呀呀着。
   立柱老汉端着一碗饭,坐在老伴儿和脑瘫娃儿轮椅中间,舀起一勺,吹吹。
   老婆子,吃吧,趁我还能动弹,你还能享福,要是我死了,你也就离死不远了!立柱老汉把一勺稀饭喂进老伴儿的嘴里。
   娃儿,你也吃吧,趁我还活着,你也受不了多大罪,有一天我要是死了,你还能活几天还不知道哩,吃吧,娃儿!立柱老汉又把一勺稀饭喂进脑瘫娃儿的嘴里。
   立柱老汉左一勺,右一勺……
   黄昏正在慢慢降临这个小山村。日头爷儿把一丝一缕血一样的光亮洒在立柱老汉一家人身上,那光亮越来越弱,越来越暗,以至于整个小山村都沉浸在那血色的光影里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组合柜风波 下一篇:【笔尖】妥协最终带给女人什么(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