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笔尖】妥协最终带给女人什么(小说)

【笔尖】妥协最终带给女人什么(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希雅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她有一个哥哥,爸爸妈妈对他们俩宠爱有加,希雅的童年是在欢乐幸福中度过的。
   希雅十八岁那年哥哥去服兵役,妈妈在哥哥走后不久也得了重病。短短的几个月,病魔便夺去了妈妈的生命。
   从此希雅和爸爸相依为命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那个时代的农村,女孩子像希雅这个年龄,没有特殊情况的,该定亲的早就定亲了,希雅感觉自己还没长大,可在那个村子里,希雅就是个大姑娘了,爸爸希望希雅早点能有个归宿,希雅却从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媒婆自然也经常光临,面对媒婆种种说词,希雅一点也不赶兴趣,她甚至讨厌媒婆进她家的门。
   爸爸可不和希雅一样,希雅不明白爸爸为啥着急,是家里的农活太重,他想找个帮手?也许是希雅的眼光高傲,介绍的那么多,竟然没有一个中意的。最后爸爸自作主张的把她许给了同村一个貌不惊人的青年。
   希雅很生气,她和爸爸争吵,怨爸爸擅自主张给她定了终身。
   爸爸心很窄,遇到事就吃不进饭,面对希雅的吵闹,他每天喝闷酒。爸爸向来吐口唾沫砸个窝,作出的决定他是不能更改的。他认为希雅年纪还小,不明白父母的心,用他的话说,虎毒不食子,做父母的不会把孩子往火坑里推。
   希雅看着憔悴的爸爸,想着离世的妈妈,她害怕爸爸为此也会气垮了身体,她害怕再失去爸爸,她感到自己很无助,她再也无力对抗,不忍心再和他闹,就作出了妥协。可暗地里流的泪水爸爸是看不到的。
   亲事定下来了,希雅试着让自己改变对未婚夫的感觉,可是失败了。她虽然接受了无力推翻的亲事,可要改变自己的情感她却做不到。她幻想着有一天爸爸能看到自己并不喜欢现在的这个人而改变自己固执的观念。
   几年后,爸爸并没有因为希雅不喜欢未婚夫而有任何改变,相反却私自和媒人定下结婚的日子。希雅的心里好难过,她恨爸爸怎么看不透她的心思,她告诉爸爸要悔婚,可爸爸说了一句:“生是他家人,死是他家鬼。”在爸爸眼里,结婚后自然会有感情。
   面对爸爸绝情的话,希雅彻底绝望了,她明白拗不过爸爸,她不再奢望幸福和未来,于是她带着怨恨和服从嫁了过去。
   人都说新婚的生活是甜蜜的,可希雅一点没感觉到自己有一点的幸福,相反的希雅倒是感觉处处充满压力。
   白天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晚上回家被窝里自己默默流泪,为了所谓的名声,她努力压抑自己。
   几个月后,希雅发现自己怀孕了,丈夫知道后也很高兴,希雅以为有了孩子以后,丈夫能收敛一下自己,哪知丈夫还是你行我素,一点也没改变以往的散烂性格,他吃过饭就去和牌友打牌,回家坐到饭桌前就吃,一点也不心疼有孕在身的希雅,妊娠期的反应让希雅吃不进一点饭,丈夫看在眼里,却轻描淡写的的说了一句:没事,过段时间就好的。希雅强忍着泪水没作声。
   好不容易盼着孩子出生了,她幻想着随着女儿的到来,丈夫也许会改变,她试着去包容丈夫,努力想丈夫好……
   她的丈夫并没有因为她的改变而改变,还是你行我素的一切照旧。为了让日子过得好点,希雅养了一头母猪,她把母猪繁殖的猪仔,自个再养大,这样自然增加了不少收入。丈夫还是会去打牌,她实在忙不开的时候也去找他,夫妻俩在外面也很客气,希雅也不会在牌桌前说一句大话,丈夫也会对她说玩完这局就走,外人的眼里,他们也算是和睦夫妻。回到家丈夫不会因为希雅带着孩子干那么多的活而着急帮她做事,他照旧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希雅自然也没有了外场上的平静,家庭战争经常爆发。
   她赌气去了亲戚家,可不能老在亲戚家住,又不能告诉亲戚,她的家庭烦心事,住两天还得回来。回家之后的希雅可傻眼了,母猪越栏把院子搞翻天了,院子里花池的墙也倒了,花也没了,台子上的盆也打碎了,一片狼藉,不堪入目。希雅气得只哆嗦,她去找丈夫理论,途中却得到了这样的消息,自从希雅走了之后,丈夫打牌一直没回家。
   她再也强忍不住,躲到屋里大哭起来,她恨上天对她怎么那么不公平,她的包容,她的转变怎么打动不了丈夫,她的委屈能向谁诉?她对丈夫彻底失望,对生活充满了绝望。
   她想到了死,可她舍不得丢下女儿,她知道没娘的滋味,她不想让女儿再承受她所承受的。于是她想到带着女儿一起去死,可怜的女儿那是只有两岁,在池塘边上,她流着泪告诉女儿她的苦,她告诉女儿她不想活了,但是她放不下她。
   两岁的女儿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她的话,但被她的举动吓坏了,两只小手紧紧抱住她的脖子,一边哭嘴里一边嘟嘟哝哝的说着:“妈妈,我不想死,你也不能死,你为什么要死啊,你可以去姥爷家,可以去姨姥姥家,妈妈,你不要死,以后我不惹你生气,爸爸孬,妈妈不理他,有我陪着妈妈,妈妈不要死,我们都不死……妈妈我怕,我想回家……”女儿的话像刀子一样穿透了她的心……是啊,孩子是无辜的,小小的年纪,她还不知道生命是什么,怎么可以随便的结束啊。
   她抱着女儿,泪水肆意的在脸上流淌,心一个劲的再滴血,此时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做,谁能理解希雅心里的苦?她的苦又能给谁说……她无助的低头看着女儿,不知是冷还是怕,女儿浑身微微哆嗦,她的心碎了,她不忍心掰开女儿紧紧抱着她脖子的小手,她真的不忍心抛下这么小的女儿,就这样把眼泪擦干,抱着女儿回到了她最不想去的地方。
   希雅一进家门,爸爸便是一顿臭骂。
   原来丈夫在家找不到她和女儿,直接去爸爸那儿告状。
   她没反驳,可泪水止不住的流,她抱着女儿去了卧室,进卧室的时候,她看见爸爸眼里的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关爱,她知道爸爸的脾气,爸爸是个要面、重德之人,明知不怪她也会骂她,也要给丈夫脸。
   希雅躺在床上,千头万绪涌上心头,现在这种状况该怨谁?是命运的捉弄还是怨爸爸的一意独行?是自己愚昧还是丈夫的不近人情……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带血的残阳 下一篇:【流年】一种父爱,两样闲愁(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