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渔舟】鼹鼠和环猫(小说)

【渔舟】鼹鼠和环猫(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鼹鼠和环猫,不是两种动物,而是我的两个室友。我们寝室除了她们俩,还有我和三耳兔。
   先说鼹鼠吧。
   鼹鼠,小小的圆脸,小小的身骨,鼻梁上架着一副小圆眼镜。鼹鼠之所以被我们唤作鼹鼠,跟容貌和身形无关,只因她有一顶常年都不会打开的蚊帐。
   鼹鼠很少出现在教室里。如若想在教室见到她,只有两个时段:刚开学辅导员开年级会或是期末考试的前夕。不上自习不听课的鼹鼠整天躲在蚊帐里,读着一本又一本的小说。每天,我们入睡的时候,她的蚊帐里依然会闪烁着跳跃的烛光;我们起床的时候,她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
   鼹鼠有一句名言:我在大学里攻读着另外一所大学。鼹鼠口中的另外一所大学指的是社会大学,而社会大学中的一切课程,都在她的小说里。鼹鼠看小说喜欢温故知新,“知新”的内容有琼瑶梁凤仪岑凯伦亦舒的言情小说、卫斯理的科幻小说以及一些中外名著畅销书。“温故”的内容则相对固定,据鼹鼠说,金庸的小说她复习过三遍,《红楼梦》复习过五遍。有时候,她会从蚊帐里伸出脑袋,莫名其妙地对我们说上一句:人生啊,就是一本《红楼梦》!
   再说说环猫。
   环猫名字叫环,人长得清瘦,什么样式的衣服穿到她身上都如同挂在衣架上。一捧黑发总是斜搭过肩膀,像趴了一只黑色的小猫。然而环猫是美的,白皙的脸上一双略带褐色的大眼睛总是睁得圆圆的,偶尔眯起来看人的时候,会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魔力。
   环猫说话细声细气,走路轻手轻脚,常常风一样地来了又风一样地不见了。没有人知道她在忙什么,有人说她家境贫寒在快餐店里做兼职,也有人说她参加了什么组织做义工。然而,一切都是猜测。在我们眼里,她身上总是少了些烟火气。她是个谜,或者用今天时髦的话说,是个传说。
   我曾对三耳兔说,她们两个真特别,像是从古代穿越来的。三耳兔说,如果真的有穿越,她们也一定不会结伴而来,因为——她们没有交集。
   事实上,她们不仅没有交集,而且很早就闹下了不愉快。那一次在寝室,鼹鼠问我和三耳兔,环猫是不是喜欢上文学理论课?我们说是的,那么枯燥的课,她从未缺席过,而且每次都坐在第一排。鼹鼠神秘地说,知道为什么吗?我和三耳兔一起摇头。鼹鼠说,我断定环猫喜欢上了文学理论老师。三耳兔不屑一顾地说,你连文学理论老师长什么样都不清楚,还在这儿乱说。鼹鼠说,谁说我不知道,我还觉得环猫有恋父情节,你们看书架上她父亲那张照片,要是也架上一副黑眼镜,是不是跟文学理论老师一模一样!我和三耳兔唏嘘着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环猫就从门外冲了进来,一耳光把鼹鼠掀到地上,又骑到她身上补了两巴掌。鼹鼠大哭起来,嘴里嚷着,环猫你至于这么激动吗,我下次不说就是了。我和三耳兔边拉架边琢磨,瘦弱的环猫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后来几次,鼹鼠试图给环猫道歉,话到嘴边,都被环猫冷冷的目光给拒绝了。
   因为鼹鼠和环猫的矛盾,我们的寝室跟其它寝室相比,总是特别安静。我和三耳兔曾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安静下去,如同宿舍楼前民主湖的水,不会有一点波澜。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那天,我和三耳兔上课去了,环猫不知什么原因回寝室,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哭声,不是嘤嘤啜泣,那哭声似惊天地泣鬼神般的悲壮。环猫三步并作两步闯进门奔到鼹鼠的蚊帐外,“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送你上医院。”鼹鼠从蚊帐里伸出脑袋,小圆脸上爬满了泪痕,“环猫,新月死了,我难过。”“新月是谁?”鼹鼠又从蚊帐里亮出一本《穆斯林的葬礼》。
   那天,鼹鼠和环猫很晚才回寝室。两人互相搀扶着进的门,均是两颊酡红。我们知道她们喝了酒。我们猜,她们一定会有一些直抵心灵的交谈,只是我们不知道那些是什么。
   从那天起,鼹鼠和环猫成了朋友。鼹鼠的世界里不再只是小说,环猫留在寝室的时间也越来越久。周末的早晨,她们会不梳不洗,穿着睡衣披着头发,鼓捣一些拼图数独之类的东西。三耳兔问我,你猜我现在问鼹鼠有关环猫父亲的事儿,她会不会说。我说,既然环猫不喜欢别人谈论她父亲,你就别再动这个念头了。后来,我们谁都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岁月如天上的浮云静静飘过,毕业到了眼前,校园里的空气中开始弥漫起淡淡的忧伤。鼹鼠选择回家乡小镇的中学去教语文。有同学打趣她说,可别误人子弟。环猫三耳兔我们三个却深信她一定会是个优秀的语文老师,因为我们目睹了文学是怎样给了她四年没日没夜的滋养。环猫申请了去西藏的一个偏远山区做支教。
   毕业晚宴上,鼹鼠和环猫相拥着哭成泪人儿。鼹鼠说:“环猫,读了那么多年的社会大学,我还是很怕,你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怕吗?”环猫说:“我怕申请不到,如果真的能去,我会幸福终生。”
   远处的小舞台上,一个穿格子衣服的男生抱着吉他一遍一遍地唱着周华健的《朋友》,“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毕业后多年的一天,我接到了三耳兔的电话,说班级在网上建立了QQ群。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最想知道的莫过于鼹鼠和环猫的消息。
   群相册里,被学生们簇拥着的鼹鼠,依旧带着一副小圆眼镜,英姿勃勃,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她身边的学生,比她笑得还要开心,像一株株灿烂挺拔的向日葵。环猫却变化很大,黑了,也胖了。她说自己现在是壮硕的卓玛。
   那天晚上,鼹鼠、环猫、三耳兔和我又回到了校园,回到了寝室。书架上摆着环猫父亲的照片,鼹鼠的蚊帐低垂着,空气里飘荡着三耳兔喜欢的花露水的微香,一切都是老样子。我们四个人挤在鼹鼠的蚊帐里,环猫眯着眼睛给我们讲她的故事,像个迷人的精灵。
   是梦吗?如果是梦,我告诉自己:千万,千万,别醒过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爷孙的梦想(小说) 下一篇:栀子花开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