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梨涡少年的爱情盛宴

梨涡少年的爱情盛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夕阳,缠绕在薄暮中,湖边清波荡漾,一个浑身痞里痞气的男子正手执一卷书本,聚精会神的看树梢的那对鸟儿,忽然,他从旁边抓起一粒石子,掷向那对鸟儿,唇边抿起调皮的笑意。
   言素遥就是在这个时候凌空而来,接过他的石子,一袭白衣,一个回眸,让他看呆了眼。
   他欲上前搭讪,然而姑娘却又一转身,消失在茫茫苍穹。徒留她的话还在耳边萦绕:“公子,鸟儿有情,何必拆散。”
   “敢问姑娘芳名……”秦风扬大喊,然而哪里还有她的踪迹。
   半年后,离科考还有五天。京城一旅店中。众多文人诗酒唱和,躁动不堪。风扬被家人逼迫,赶鸭子上架,也来趟这趟浑水。
   就在他百无聊赖之际,突然从中发现了一个略微熟悉的面孔。虽然他一时还想不起来是谁,但凭他的眼力,女扮男装还是骗不过他的。
   秦风扬一抿唇,不羁的笑容掩藏在明朗的外表下,瞬间就来到“男子”身旁,一伸手就是一抱:“兄弟,我可想死你了”,突然,感觉颈后一痛,女子贴着他的耳朵,施施然道:“我猜,你一定会说自己认错人了吧?”
   风扬一惊,微笑道:“姑娘误会了,在下只是想提醒姑娘小心。”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女子慧黠一笑。
   风扬看到她笑容里的不怀好意,醒悟过来:“银针里有毒?”
   女子贴过来,在他的耳际悠然道:“若你科考不中三甲,就等着七窍流血。”女子柔美的唇线,妩媚的呼吸,在他的耳际缭绕,让他早已忘记了疼痛,仿佛,他早已不记得这个看似纯善的女子才刚刚给他下过毒。
   然而她刚刚的话,却是为何?
   男子一扬衣摆,飘然坐下,痞笑道:“死,不过是早晚的问题,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不过姑娘此番作为,是想让在下高中后迎娶姑娘为妻,在下还可以考虑考虑。”
   窗外,那朵白玉兰开得正美,女子凝神看去,对男子不予理睬。
   男子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调笑道:“不如,现在我就给你把那朵花折过来,送给你,当定情信物可好?”
   本以为自己此番调笑,她一定羞红了脸蛋,怒骂着让他滚开。然而她却迎上他的目光,落落大方地道:“花开正好,何必摧折。”
   “花开正好,何必摧折。”清扬自顾自喃喃道,这话,他想起了那个夕阳薄暮的傍晚,一个白衣欲仙的女子,接过他投去的石子,也是这般说:鸟儿有情,何必拆散。
   霎那间,他再次看向这个女子,曾经在梦里千回百转的面孔与之重叠,竟生出恍如隔世之感。
   可是那一刻,他没有发现,女子的嘴角洋溢着一抹欣喜而得逞的笑意。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他们每一次的相遇,都不是偶然。
   而他,从一开始,就入了她设好的局,每一次落子,都步步沦陷。
   那天之后,他就没有见过那个女子,她就像一场场美丽的落雪,飘忽而朦胧,却又一触即逝。然而每一次出场,都足以装点他生命的意外。
   她临走时说的话还在他的耳边萦回:“记住,你说过的话。还有,我姓言。”
   他想起那天自己为了激怒她,故意说:不过,姑娘此番作为,是想让在下高中后迎娶姑娘为妻?
   那日中的毒已被他化解的差不多了。他在卧塌上坐下,陷入了沉思。
   四年前,父亲身为当朝重臣,因为遭小人暗算,差点丢了性命。幸好皇上开恩,只是把父亲贬黜到了荒寒之地。朝野昏暗,那些戏码,他无心身陷其中。
   他自幼饱读诗书,却无心政治,他只是想悠然山水间,快意潇洒这一生。来京赴试,也只是为了应付父亲走个过场罢了。
   然而,她,却闯入了他的生命。
   他竟然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她,到底想干什么?怀着这样的期待,稀里糊涂的,当他站在榜单前看到自己的名字写在第一排,不知所措的傻了眼。
   他高中三甲,连自己都始料不及,这不在自己的计划,然而她的出现,也不在自己的计划不是吗?她的一颦一笑,她的白衣飘飘,她的纯洁善良,她时而沉静,时而妩媚。他早已为她乱了心跳。
   他很期待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再次出现,他甚至害怕了起来,假如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想入非非,她不想嫁给他该怎么办?
   很快就到了殿试之日,皇上钦点他为状元。他有点失落,那个姓言的女子,为何还不出现?
   “皇上有旨,秦风扬听旨。”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然而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始料未及,赐婚?公主?他的心里百般抗拒。那个姓言的女子……
   后宫花园,言素遥思绪万千,四年前,父皇为她择婿,宴请群臣,随他们到场的,是年轻俊美的世家公子。
   那时,她梦着面纱。从众多人中,一眼就看到了浑身痞里痞气的他。他不像其他世家公子那样拘谨,那样热爱表现,他只是很随意的吃东西,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她自幼不喜琴棋书画,喜欢练武。父皇宠她,也就由着她去了。在这个礼教严苛的王朝,她的所为,让一些世家公子望而却步。所以当她出现在大殿中央,要求与他执剑共舞时,更是让在场之人大跌眼镜。
   女子主动要求男子与他共舞,本身就是一件不符合礼数的事情。更何况,她还是当朝公主,更应为万民表率。
   面对她的邀请,秦风扬微微一笑,左脸颊一个梨涡,犹如春风拂面,瞬间就明亮了她的心田。可偏偏又带着似有若无的痞气,令人既爱又恨。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伴着琴弦上时而明媚,时而忧伤的曲调,他们漫步在乐与剑的海洋中,微澜轻拂,溢满少女的心扉。
   透过面纱,他却看不到她为他羞红的面颊,亦看不到他面纱下倾城的姿容。然而,她却记住了他,永远在心里烙下一个不会抹灭的印记。
   父皇已经准许了他们的婚事,正等着父皇择日为他们赐婚。却传来了他父亲犯案的消息,父皇龙颜大怒,她百般求情,才免其父一死。
   他们去了荒寒之地,她没有一刻不在思念他。
   父皇去那里微服私访,她极力跟随。当他在夕阳的薄暮下看到那个画一般的少年,心都窒息了。然而,她只是留给他了惊鸿一瞥。因为,父皇现在不会同意他们的亲事。
   她必须,想一些办法。但前提是,他得喜欢上她。
   言素遥沉浸在漫长的思绪之中,不知不觉间,唇角多了幸福的笑意。他知道他素有才识,只是无心官场。便心生一计。
   她不会勉强他,怎么选择,看他自己。他知道,自己用毒的那点小伎俩,根本难不住他。她只是给彼此一个理由,她只是在赌,他对她的情意。因为,她告诉他:我姓言。当今皇上,也姓言,凭他的才智,应该猜到了她的身份。
   七年后。秦府。
   一对璧人在院中执剑轻舞,一对小家伙在树荫下玩耍。男子俯身吻向女子额头,亲昵地道:“与我来到这里平凡生活,你可曾后悔?”女子美目流转:“有你,此生足矣。”
   清风吹过,树梢上的一对鸟儿欢快地鸣叫着。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遇见】泡桐树下(小说) 下一篇:【雀巢】冯大妈的心愿(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