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农民工的婚事

农民工的婚事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来省城那天已是深秋时节,他心情跟马路上枯黄的落叶一样,充满无奈和悲哀。
   昨天,翠菊嫁人啦。看着一身红嫁衣的她被新郎抱上轿车,他一脸平静。
   “儿啊,这是命,谁让咱穷呢。”娘说。
   第二天,他说:“娘,我去打工啦。”
   娘流泪啦。
   第一年他在工地干小工,每天100块钱。他羡慕那些架子工,一天能挣三四百块钱。可是这活太危险,他不想死,想娶个城市媳妇回家。
   过年,他给娘拿回家两万块钱,娘说:“再给你攒一年,就能给你定门亲事啦。”
   他说:“我不从农村找,我给娶个城市媳妇回来。”
   “叫人笑话,你凭啥娶城市媳妇?甭说城市媳妇,就咱农村媳妇,现如今也贵着呢,没个十几万块钱,谁跟你?”
   他看了娘一眼,欲言又止。
   第二年,他给娘拿回来三万块钱。娘说:“你舅麻烦人给你提了门亲,女方离婚不带孩子,人挺俊,也能干,她对咱条件挺满意。你去相相,中意了,明年开春看个日子定下。”
   “娘,这事你甭管啦。”
   “没你爹啦,娘能不管?”
   第三年过年他跟娘说,他攒了八万块钱。娘问咋攒的?他说认识个谭老板,谭老板让他在仓库当搬运工,一天给200块钱。干了一个月,他嫌少,又给人往楼上扛水泥、沙子、瓷砖……按计件,一天挣300块钱。有时晚上也去卸车皮,能挣200块钱。
   他告诉娘,准备在城里买房。娘说城里房多贵啊!他说,城里近郊小产权房十几万就能买。娘点点头,要给他那五万块钱,他说:“娘,这是你的养老钱。”
   第四年,他在近郊花十五万买了套80平米小产权房。
   这时候,谭老板给他介绍个城市媳妇,叫王丽萍。
   他去见了她,鬼使神差,他相中了。她很漂亮,比翠菊都漂亮,尽管比翠菊大十岁。但大他三岁,还带个八岁女儿。谭老板说:“女大三抱金砖啊!带女儿怕啥,又不是儿子。”
   也是鬼使神差,王丽萍也相中了他。可能是他的健壮和英俊?或者是初婚?抑或是愿意接受她女儿?还有他的楼房?……反正他感觉,找个城市媳妇原来挺容易的。
   就这样,俩人同居几月后,就领了证。娘不太同意这门亲事,嫌女方大,还带孩子。最后,娘也依了他,希望能早抱上孙子。
   办喜事那天,全村人看热闹,羡慕他在城里买了楼房,又娶了漂亮的城市媳妇……
   当他从轿车里把新娘抱出来的时候,他看见了人群里的翠菊……
   婚后他才知道,王丽萍带来的女儿梦洁是私生子。“你为什么骗我?”他质问。
   “我要说实话,你更不会接受我和梦洁啦。”王丽萍说。
   他摔门而走。
   在离家出走的日子里,他听到一些闲话:说他傻帽,凭着年轻健壮,在城里有房,啥样好女人找不着?偏找个给人当过二奶的女人,还带个私生女……
   “你为什么给我介绍这样女人?”他质问谭老板。
   “她不是城市人吗?人家哪点配不上你?人家没嫌你是农民工就不错啦,知足吧。”谭老板毫不客气回敬他。
   “离婚!”他怒不可揭地对王丽萍说。
   “为什么?”王丽萍不解。
   “就是离婚。”他怒吼。
   这次,轮着王丽萍离家出走了。
   他去学校接梦洁回家,梦洁很懂事。晚饭后,梦洁对他说:“叔叔,你能不能不再跟妈妈打仗啦?”
   面对一脸无邪的孩子,他点点头。
   他去丈母娘家叫回了妻子。
   他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可是一年了,妻子就是不怀孕。给妻子看西医、中医;吃偏方、秘方;算卦、看巫婆;给泰山奶奶烧香……都不管用。
   妻子说是生梦洁时落的病根,说医生告诉她,她不能再生育啦。他就偷着去咨询给妻子看病的医生,医生否认妻子的说法。而且,他发现了妻子藏在褥子底下的避孕药;还听说妻子背着他去医院流过两次产……
   这一次,他狠狠揍了妻子一顿。妻子哭着回了娘家。
   第二天,两个小舅子来家狠狠教训了他一顿,打得他鼻青脸肿。
   “我打你不对,但是,我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啊!”他把妻子接回家后说。
   “我怕你有孩子后,就对梦洁不好啦。”妻子这样解释。
   “你放心,我张志刚不是那样的人,尽管梦洁不是我亲生女儿,但是我会像亲生女儿那样对她。”他向妻子保证。
   此后,他经常给梦洁买好吃的东西和芭比娃娃等玩具;还买了个大蛋糕为她过生日。但是,梦洁始终喊他:“叔叔。”
   为孩子将来落户城市,他又首付买了套大产权房。但是这套房的户主写的是妻子王丽萍的名字。作为交换条件,妻子答应为他生孩子。不久,王丽萍真怀上了孕,他惊喜万分。
   从此,他就不让妻子干活啦,在家保胎。
   王丽萍在家除了接送梦洁上学外,整天跟帮闲人在家打麻将。有时连饭也不给他做。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拖着一身疲惫回家的他,好几次都忍住了给他们掀翻麻将桌的冲动。
   跟丈夫闹离婚的翠菊来城里找他,俩人开了房。俩人诉说各自的苦恼,竟然抱头痛哭。最后,他告诉翠菊,他不能离婚……
   翠菊哭着走啦。
   他拼命挣钱养家,一天干十六、七个小时的活。
   他也偷着欣慰,终于娶上了城市媳妇;妻子给他生孩子后,娘就当奶奶啦,后代就是城市人啦……
   最终,妻子王丽萍也没为他生出个孩子来;最终他还是跟王丽萍协议离婚啦,他要了那套小产权房,大产权房子归了王丽萍;最终他还是知道了王丽萍的秘密,她曾经是谭老板包养的二奶,但是梦洁却不是谭老板的女儿,而是她背着谭老板跟相好的情人生的;他也最终在自家床上捉奸了妻子王丽萍和谭老板……
   离婚那天也是深秋的季节,他坐在马路牙上,突然想起五年前来省城时的那个深秋的季节……
   这时候,他抬头看见梦洁来到他身边,眼里涌满了泪花,嘴里亲切地喊了声:“爸爸……”
   从不流泪的他,此刻竟然泪流满面,把梦洁一下搂进了怀里……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遗失的美好(小说) 下一篇:小乖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