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这年偶遇

这年偶遇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这年偶遇
   这一年我本命年了,对于我来说这是个非常尴尬的年纪,因为还没真正恋爱过,虽然被很多男生追过,但却没有哪一个能穿越我整个生命。
   那还是第一次见面,在一个上班的早上,我在食堂吃完早餐准备去打卡,碰到刚打完卡的他从对面走过来,微笑着打了声招呼,以后我们便是同事了,只是他做业务,我做财务,岗位不同而已。
   他性格随和,在公司几乎都没见过他发脾气,这点我跟他很像。除此之外,他也是个不吝花大量的时间去游玩的人,因为他跟我还有公司TT关系很好,所以经常下班之后三个相约去工厂外面压马路:唱歌,烧烤,酒吧,咖啡厅,还有六月茶香的绵绵冰任我们选,以前是从来没去过酒吧的,因为我一直觉得酒吧是那种不正经的人才去的地方,去了一次之后才发现是我想多了,至少我们可以去清吧,可以伴着乐队的歌曲喝着小酒聊着天或者玩着游戏。从以前正常工作日下班足不出户,最多周末出去吃饭逛个街到现在的生活,已经是天翻地覆了,于是我和TT一致认为他的出现使我们的工作生活瞬间变成彩色的了,虽然有些夸张但我们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五一,我们三个买了一样的鞋子背包去厦门鼓浪屿,进行了一场愉快的旅行,但回到公司之后一切都变了。因为公司所有人包括老板在内都知道我们三个人关系好,而公司又很忌讳财务和业务走的近,怕私底下有什么“勾当”,因公司规模不大,老板又是一夜暴富类型的,自然疑心重,很多事自己亲历亲为,于是公司就出了各种考核制度,如果不合格就辞退,很明显就针对他一个人的,因为我和TT来这个公司都很久了,当然不会想要我们两个走,况且TT做事能力很强,有个性,人也长得漂亮,公司人都说她高冷,但对于我们两个,TT就不一样,从不吝啬她的笑容,了解TT的人都知道,其实她也很小家碧玉,他经常开玩笑说TT就是大家心中的女神。
   我和TT自然知道他是那种不喜欢受约束,也不喜欢加班的人,虽然公司出了考核制度之后我们也劝他好好干,但他性格就不适合做业务,做业务需要很大的冲劲和耐力,但是他没有。
   大概一个半月后,他因业绩不达标被迫离开公司,其实早就预想到结果的,毕竟考核制度是专门为他制定的,何况公司人觉得他太会玩,没有他们所谓的“人生目标”,把以前天天加班的我和TT都带的不加班,甚至有些“叛逆”,但我和TT曾经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到后来就不做指望了,因为公司还是会有一些小人在经理或者老板面前说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只是因为我们三个出去玩没带上她们,这样的把戏我只是觉得很幼稚,因为太会玩了,我们三个后来在公司被孤立了,不过我挺高兴能有这样的“待遇”,以前老板、老板娘眼中稳重,踏实的我已经不见了。但是我喜欢现在的我,有些叛逆,有些不理智,因为这样我可以不顾别人的想法,做我想做的事,这也似乎是在弥补之前欠下的“叛逆”。
   记得他说:不想离开并不是因为这份工作多好,或者多喜欢这里,只是因为我和TT在这里。生活绝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有太多的不得已,对于他即将离开,我们两个一点办法都没有,似乎只能接受他的离开。在离开前,我们三个一起去了我们常去的一家清吧,当时他没表现出自己的不愉快,但我能感觉到,今天比平时多点了半打酒,因为他说这是离开这里之后,最后一次跟我们聚,喝到差不多的时候他已经晕乎乎的了,于是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将他的酒喝完,因为我们是女生,所以他基本不让我们喝酒,就算是游戏玩输了,也只是喝他的三分之一或者二分之一,所以今晚我们两个都是清醒的,为了不让他知道我故意输,我只能选择恰当的时机,虽然我看出他一直在故意输想要喝酒。因为TT酒量不好所以输的他也帮忙喝了,看着其实挺难受的,不仅是因为他难受我才难受,也因为他有时候真的对TT很好。
   12点了,自然我那点分担也微不足道,出酒吧他一直吵着要去唱歌,照顾到他的心情,我们没打算拦,准备让他去发泄一下,于是我们去了附近的KTV,因为他的强烈要求,我们又点了半打酒,但是他不让我们两个喝,只是自己喝,因我的极力要求,他允许我喝半瓶,但是不允许TT喝,当他深情的唱完“我是真的爱上你”之后,安静的平躺在沙发上,两只手臂挡住了眼睛,当他拿开手臂时,眼泪已经浸湿了双眼,当时我被惊吓到了,第一次见他哭,平时他情绪都控制的很好,就算有不开心的事情也不会让我和TT看出来的,即使我也能微弱的察觉到他有时候的不开心,我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不知不觉泪水也浸湿了我眼眶,TT也红着眼圈沉默了,
   后面他实在喝多了,去厕所吐了出来之后,躺在沙发上休息,TT坐在他旁边,看着他难受的表情,我想让他的胃舒服一点,即使心里还是那么难过,我下楼走出KTV,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觉周围的环境都不是白天见到的情形,好陌生,在这里上班之后还是第一次这么晚在外面。夜色暗淡中带点微弱的光,酒吧里外都坐满了人。有些在谈笑风生,有些在神伤,前面十几米处的花坛中坐了很多中年男人,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赶紧远离他们就好,我快步地穿过两个花坛中间过到马路对面去,只感觉被一双双奇怪眼睛盯着浑身不自在,我啥都不管,加快步伐跑到对面马路去找超市,跑了好远才看到一家没关门的港货店,买了两瓶蜂蜜茶之后又一路狂奔回到KTV,他依然难受的躺在沙发上,只听到嘴里念叨着:我不想走。我气喘吁吁的拧开瓶盖让他喝一点蜂蜜水,当时就希望那瓶蜂蜜水是神水,立马让他不难受,他酒量其实一直很好,只是当晚心情不好,感觉没喝多少就醉了,我记得他说过:心情好的时候喝再多都不会醉,心情不好的时候只几杯就可能醉了。
   能够想象那晚他是煎熬的,走的那天,我和TT请假送他去了机场,因为经理是老板娘,而他走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经理,所以我没告诉她请假的实际原因,找了一个什么样理由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们送他上飞机之后,TT哭的很伤心,我一直在旁边安慰她,当晚回到公司一个人的时候,我想了很多,突然就莫名的哭了,事实上,压根就不是莫名,而是本来就会哭,我只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就连自己的感情也一样。
   当时,我们都以为那一别便是永远。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小乖 下一篇:【丁香】迷失的灵魂(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