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墨舞】小林(小说)

【墨舞】小林(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老林62岁上没了老伴,第二年他给小林领回一个后妈。后妈五十多岁,给人干净利索的印象。小林是老林的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男孩。小林三个姐姐都嫁在城里,虽是城里,不过是县城的老街道,地给沾光了,沦为没有土地的说市民不是市民说农民不是农民的“无产”阶级,手里有几个土地占用费,自己总得有家有室,有业有营,于是买楼的买楼,租店的租店,那点钱,早花光了。但她们由此知道钱在这个不伦不类的所谓县城城市里的作用比农村重要百倍。
  
   老林是退休干部,干部不过是个身份,老林一天官没当过,科员而已。退休前,住在单位城边一处废弃的厂房里。随着城区的扩张,废厂房渐渐进入城市规划的视野。在厂房住的几家小干部们,很有心计地将住房隔成一家家独立的院落,到房管局办了房产证——集体资产转眼成为个人私产。
  
   先前,三个女儿常常光顾娘家,自从老娘死后,老林转为标准的鳏夫,女儿们很少上门了。小林在五十里开外的老家住,石头缝里挤财富,包了十几亩山地,免够养家糊口的,很少来城里。他让老爹回村住,老林死活不愿意,他习惯了小城生活。
  
   老林一生谨小慎微安分守己,不争不抢不上不下,逆来能顺受,委曲常求全,每天一副笑脸,笑脸却不开口,哑不及地默默做活。谁会想到老林这样一个人竟一声不响第给自己找到个老伴。有人就猜,老林的这个老伴,说不定是他年轻时的恋人或是半路上的相好。别看老林平时话不多,可会咬的狗不叫,能干活的牛不吭声啊。
  
   老林和老伴结婚不到三天,三个女儿找上门来,交替进攻轮番轰炸。那话说的要多难听就多难听,总结起来,两个半路夫妻不外几条罪行:老不正经,不耐寂寞;只顾自己快活,不顾儿女脸面;一把老骨头,不想要命了;图钱害命占便宜。女人被骂的恨不得一头撞死,老林前边挣扎抵抗,后面掏心窝子的安慰负荆。再后来,大门一锁,老林领着老伴走游世界,不给女儿们照面了。等十天半月的回家来,女儿们仍然不依不饶,老林一气之下,抄起椅子把三个女儿打出门外;女儿还在门外嚼舌头,老林抡起一根木棍,睁着血红的眼睛,追出来,上前就打。女儿们哪敢再挑衅?
  
   倒是小林,三天两头的来县城看看老爹,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重活啊杂活的,见了后妈,喊句大娘。老两口私下里就说,儿子还不错,要是跟他三个姐姐那样,还不挑梁翻天。
  
   女儿们不来闹了,老林的日子过得很安心,两人风来雨挡水来土掩的,虽没有年轻人的热火朝天,却是夕阳满堂知冷知热,双进双出相扶相持。可惜,老天嫉妒,结婚一年多,老林一病不起。
  
   老林得的脑血栓,半身不遂,这一病,整整三年。三年间,三个女儿来看的时间能扳着手指头算出。儿子能常来,基本不过夜。等老林走后,人们说,他老伴瘦了一大圈,原来的一头乌发全白了。
  
   老林走后的第二年,拆迁队终于拆迁到他们家门口。这时,老林的后妻还住在那里。平时不露面的三个女儿一次次的走到后妈那里,软泡硬磨,让后妈搬家走人,找自己的儿女去。老人万般无奈,只好搬走。
  
   第二天,小林把三个姐姐叫到老爹家,说商量老爹房产的事。三个姐姐到后,发现不但后妈没走,而且老舅还在。老舅一脸凝重地与几个外甥谈了没几句话就宣布,房子归你们后妈,谁的份也没有。等你们后妈走了,房产由你们姊妹四个分。女儿们要闹,老舅恶狠狠地说,我这个做舅舅的不给你们留面子了,你们姊妹三个还要不要脸,你爹找个老伴你们胡闹腾,你爹生病连个面不露;告诉你们,你后妈和你爹是正儿八经的婚姻,有结婚证在这里放着,再闹,我带你们后妈告你们不孝敬;还没国法了呢,滚出去!
  
   小林对老舅说,这房产改归大娘。大娘跟我爹没过几天好日子,人家伺候了我生病的老爹三年整,一句怨言都没有,这是替我亲娘替我们做子女的干的活。小林说到后来,给后妈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抬头时满脸是泪,出人意料地喊了句“娘”。“娘”也落泪,颤巍巍地说:“有你这句娘,我值了。我和我的儿女商量好了,我不要这个房子,我回到我的孩子那里去。”小林很是诧异,他不知道,这位娘还有儿女,一直以为她是个无儿无女的老人。他不同意这样安排,说你住在这里吧,我养你的老,你就是我亲娘;那边兄弟姐妹,我认了,你能把我爹伺候的这样好,说明你是个好人,好人要有好报。”老舅最后说:“你这娘才五十多岁,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人家也有儿女,为什么甘心嫁给你爹呢,我以后给你说。这样吧,房子别要了,你也不缺房子。要钱。拆房子的钱给你娘买份养老金,一次买断的那种,明年可以领钱的那种,剩下的钱,这个家我当了,全留给你,你姐他们一个不给。你要有心,可以去你娘家认亲,以后怎么往来,我不问。”
  
   这事就按小林老舅的安排办了。两个月后,房子拆了,小林给后妈买了一份养老金,剩下的钱交给了老舅,老舅问他你怎么不拿着,小林说,我在家有承包的山林,日子过得还舒坦;我几个姐姐那里的日子还真不行,她们一没土地二没技术,就靠盘个店卖点小百货过日子,多难啊。以前你老人家是说气话,气话归气话,你的外甥你还得看顾。这钱分给她们吧。”老舅禁不住声声概叹:“一母十子真是子子不同。这样吧,你的还得拿,她们的看她们认不认我这个老舅,不认,我自个留着花。”
  
   小林问后妈和他老爹到底什么怎么回事,老舅说,你这个孩子啊,光顾自己了,你爹的事不关心。接着老舅谈起小林爹和小林后妈的事。
  
   小林后妈叫于欣美。十年前,她的丈夫在一场车祸中去世。那场车祸是老林代表劳动人事部门处理的。处理中,老林据理力争,不仅为于欣美母子争取最大的补偿,而且还给于欣美的女儿争取了一份工作。那次事件的处理,于欣美很感激老林,从中看到一个处处为受害人争取利益的好人。因为她曾经经历过这种事,她的一个姑父也是在车祸中死的,那次的处理很草率,大概没人帮忙,很明显的姑父是无辜的受害人,却硬是被说成肇事者。老林处理完那件事,哪还记在心上。老林没了老伴,一年后,于欣美才知道;她当时萌生了照顾老林的念头。至于以后两人是怎么结合的,小林老舅没说清。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派】悲情城市(小说) 下一篇:【墨派】傻儿的故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