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一个人的公交车

一个人的公交车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那是个入秋的晨,小烟跳上了一辆公交车,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公交车缓缓地开动,一站一站,有人上有人下,而她始终没有动一动,玻璃里面可以看到树枝划过她流泪的脸。
   就在刚才,小烟的心里还充满着幸福,捧着男友爱吃的早餐去找他,然而当她用钥匙打开男友家的门,看见床上那一对赤裸的身躯紧紧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碎了。
   没有怒吼,没有吵闹,她悄悄退出了房门,带着颗破碎的心,跳上了这辆不知道开往何处的公交车,不管开往何处都好,只要带着她远离这里,越远越好……
   车的终点停在了一条菜市场上,她擦干泪跳下车,发现这是个她从没到过的地方,残旧、落魄、肮脏,正符合她现在的心情,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任由着喧闹的人声摧毁着她的意志,她想她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一阵心酸涌出上心头,她哭了,蹲在地上大声地哭了起来,喧闹声随即把她包围,她仿佛听见有人说:“这是谁家的姑娘,怎么哭成这样?”
   “不认识,以前没见过,刚才看她失魂落魄地从我菜摊前走过。”“她不会是想不开要自杀吧?”“别胡说……”好多好多的声音,一起涌进她的耳朵里,像是一圈圈魔咒,肆无忌惮地鞭打着她的灵魂。
   她忍不住抬起了头,泪眼迷离地向上看去。一张放大了的脸,夸张地几乎贴在她的脸上。她尖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才看清那不过是个中年男人,弯下腰在看她。
   她的尖叫让男人的脸刷地一下红了,可他没有半分迟疑拉起坐在地上的她,嚷嚷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真是丢人现眼。”
   说着他又对周围的人解释道:“这是我的小表妹,脑筋有点问题。”解释完,拉着她走出了人群,一直把她拽到一座落败的公园里,他才放开了手说:“想哭就在这里哭吧!这里安静。”
   小烟眨着眼,发现这里果然是个异常安静的地方。可她突然就不想哭了,人的情绪就是这么多变,她站在乱草丛中,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头发有些缭乱,脸上脏兮兮地布满了汗渍,身上沾着菜叶子,裤子挽起了一半,样子有点像流氓。
   小烟警惕地退了一步,这一步像是深深刺伤了他一样。他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点燃了一颗烟说:“前面有架秋千,你坐上去休息一下吧!看你的样子像是随时会晕倒一样。”
   他的声音嘶哑中带着几分魔力,小烟听话地走了过去,坐在了一架残旧不堪的秋千上,闭上眼睛慢慢地荡了起来。不久她感觉一双手在她背后使劲的一推,她就飞了起来,风声在她耳边呼呼作响,她豁出去地大喊大叫着,心中的悲和怒,就在这声声的叫喊声中,得到了宣泄,直叫得她声嘶力歇,秋千才缓缓停了下来。
   男人沙哑地声音说道:“你该回去了。”
  
   “我无家可归。”小烟的泪再次流了下来,委屈的样子就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于是男人把她领回了家,一座四十平方的小房,到处堆着蔬菜和杂物。她站在仅有的一块空地上,不知道人住的屋子还可以乱成这样。男人没有窘迫地表情,只是淡淡地指着脏乱的床说:“你休息,我去卖菜,回来再给你弄吃的。”
   “你叫什么?”小烟叫住了他问。
   “诚子,李家诚。”没回头,他走了。
   他刚走,小烟就躺在了那张脏乱的床上,把身体席卷在那张充满着淡淡烟草味的床上,她突然有种很温暖的感觉,然后她沉沉地睡着了,直到一股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她才睁开了眼,看着眼前那个忙碌的身影,她有一瞬间的失神,仿佛这就是自己梦中的美丽生活,一个不大的家,一个为自己做饭的人。
   她轻叫了一声:“李家诚!”
   他没回头,身子明显一震,半晌才粗声粗气地说:“起来吃饭!天黑之前回去吧!”
   她流着泪摇着头,她再也不想回到从前了。
   吃了饭,她不走,懒在床上,他无奈地蹲在地上抽烟,然后拿了一床被子睡在了放蔬菜的木板上。小烟松了一口气,听着他响亮的呼噜声睡着了。
   这是个奇怪的组合,一个美丽的少女和一位邋遢的男人,每天在菜市场上忙碌着身影,不免惹来了许多闲言碎语。小烟不管这些,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充实,每天面对着许许多多的面孔,有和蔼的,有不友善的,有年轻的,有年老的,很新奇的经历让她很快忘记了悲伤,融入了这个吵杂的环境中来。
   李家诚平时话很少,小烟卖菜时,他就点燃一支烟坐在边上,不管她卖贵卖贱他都不吭一声,只是迷茫这一切的真实性。特别在她暗示他可以上床和她同睡时,他的心蹦蹦地跳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他咽了口口水,缩回到了木板上。他不是不喜欢小烟,是觉得小烟和他不是一类人,早晚她会头也不回地离开,如今的她只是一只暂时躲在这避雨的小鸟,会飞走了,终究会飞走的。那晚在梦里,他梦见她真的变成的小鸟,展翅飞走,他在后面拼命的追,可她越飞越高,他一下子惊醒,满身是汗……
   从那天开始,李家诚变得更加沉默。每天早出晚归,菜摊完全留给了小烟,小烟在责备他的同时乐此不疲地忙碌着。
   终有一天,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菜市场里。在轿车里走下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拄着棍慢慢地走到小烟的菜摊前,看着被晒黑的小烟,他流泪了。
   小烟一愣,小声地叫了一声“爷爷。”
   爷爷使劲用拐棍敲了敲地说:“玩够了吧!该回家了吧!”
   小烟回头去找寻李家诚的身影,可他不知所踪。
   她走了,他其实就躲在人群中,她没看见他是因为他太平凡了,太不出众。
   她走了,他草草地收拾了菜摊,回去了。那天他破天荒喝得烂醉,临天黑的时候歪歪斜斜地走出了家门,走到了那座荒凉的公园,坐在了那架秋千上……
   回家后的小烟,努力地想要恢复以前那个富家千金奢侈的生活,上网,打电玩,吃零食,逛街拼命地买衣服首饰包,可只有一个星期她就崩溃了,异常想念那个给她温暖的小屋,想念着那个沉默的男人。她去找他,他却整个人蒸发了,跑到他的家,家门紧锁,她慌了,神不守舍地到处问人,得到的回答却是:“他死了,跌死在公园里的秋千上。”
   她惊恐地大吼:“骗人,这怎么可能?”
   “可能是那个秋千年老失修,一荡突然断裂,他的头正好磕在地上一突起的石头上……”
   小烟疯了一样跑去公园,公园的大门紧锁,她抓住大门使劲地摇晃着,哭喊着,最后精疲力尽地跌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多久,她站了起来,重新跳上了那辆她送她来的公交车,她喃喃地说:“我要坐回去……我要坐回去,让这一切重新开始……让时光倒流……”
   泪顺着脸庞滴在地上,溅起了一一朵很小很小的水花。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西风 征文】各有所望(小说) 下一篇:【绿野】病房里的故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