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生死恋

生死恋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把自己蜷缩着埋进沙发里,深深的抽了一口烟,目光无神的盯着眼前缭绕的浅蓝色烟雾。恍惚中,这袅袅上升的烟雾,竟幻变成李皓月带着甜美微笑的面容。“皓皓!”我猛的扔掉烟头,整个人从沙发里弹了出来。可回应自己的是黑幽幽的房间和死一般的静寂!月光透过窗户,把床前的地板染成了一片惨白。我赶紧打开灯,橘黄色的光柔和地掩盖了那片惨白月光。我的目光无意地扫过床头柜上的台历:“初七”!不由得心头一震!整整一年了,“皓皓,你在哪里呀?”
   一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八月一日,我们兴高采烈地庆祝了两位父亲的建军节之后,你拉着我的手幸福满满地说:“贱贱,明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你没忘记吧?”“是吗?有那么快吗?”我故意这么说。此时,我忽然看到你的眼睛里飘过一丝忧郁。我赶紧解释:“怎么能忘呢?你就等着明天收获惊喜吧。”说完这句话,我明显感到你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我得意地说:“别呀,等到明天再激动吧!哈哈哈。”
   晚上,我们相拥着坐在月光下的阳台上。你温柔地靠在我的怀里,仰着脸,一对乌黑的眸子深情地盯着我。我痴痴地看着月光下的你,真像一尊洁白大理石雕成的女神,美丽无瑕。我轻轻地吻着你光洁的额头:“怎么?你要把我的傻样印在你脑子里么?”这时,我又看到你的双眼里飘过一丝忧郁。你轻轻地说:“今天我挺累的,想休息了。”“今天你是够呛的,早点睡吧。”你站起身来,朝我嫣然一笑。我似乎又看到了那瞬间的一丝忧郁!这一夜,我在朦胧中似乎觉得你辗转反侧,一夜无眠!早晨醒来,你已经走了,餐桌上放着你亲手熬的白米粥,盘子里放着两个剥了壳的鸡蛋和一根油条。晶莹和金黄的色泽令我食欲大开。我幸福地吃了早餐,开始绞尽脑汁地计划这幸福的一天。
   临下班时的一条短信直接把我从天堂打入了地狱!我发疯般的闯进我们的爱巢。早上令我食欲大开的早餐变成了一纸催命书:“离婚协议”这四个黑色的大字像四把锋利的钢刀,残忍地插入我的胸膛。“不!不可能!”我死命地攥着这张薄薄的纸,就像拽着我这马上要脱离驱壳的灵魂。
   我跑遍了可能出现皓皓的每一个角落,问遍了可能认识皓皓的每一个人!可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出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儿......“我的皓皓,你究竟在哪儿啊?”我麻木地坐在阳台上,望着天上的半个明月,属于我的那另外半个明月,到底在哪里呀?我下意识地打开手机:“范剑:我找到了我的真爱,放过我吧。”这是皓皓的最后一条短信!“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我歇斯底里的大喊。一挥手,猛的把手机从阳台上扔了出去!并暗下决心,哪怕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找到你!
   在迷迷糊糊中,我被电话铃声惊醒了。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是范剑吗?请打开邮箱接收一封邮件。我刚想问“你是谁”时,电话挂断了。我赶紧打开电脑。一会儿,邮箱里出现了一封邮件:“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们现在是站在天河两边的牛郎织女。今天是七巧节,我却怎么也找不到鹊桥,不知你找到了没有?我是永远也找不到了。我一切都很好,不用来找我,我会在天河的另一边深情地关注我的贱贱。”等我急忙想回时,对方下线了。我发疯似的往这个邮箱写信,可始终没有回应。但我无法阻止自己毫无意义的疯狂!我的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昨天的情形:她抖动的手指,眼睛里不断飘过的丝丝忧郁,整夜的辗转反侧。这么多的信息竟在我的欢乐中被忽视了,“混啊,你真是个贱贱!”
   第二天早上,一筹莫展的我突然接到皓月爸爸打来的电话,叫我马上去一趟。放下电话,我心急火燎地往她家赶去。心里不停地祈祷:皓皓肯定在家,昨天的一切不过是她的恶作剧罢了。一到她家,我就大喊:“皓皓,皓皓!”她爸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心情沉重地说:“范剑哪,别找了,皓皓昨天夜里打电话来说,她出国了。让我们不要再找她,并再三恳求我们别问为什么。一定要相信她这么做有她的理由。我了解自己的女儿,她肯定有难言的苦衷。我清楚,皓皓对你的感情是真诚的。就让我们静观其变吧。”听了她爸爸的话,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哪怕有天大的事情,我们一起解决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这样突然地离开呢?”但是我知道,这个问题,除了皓皓,谁也无法给我答案。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七巧节。我孤独地坐在我们的阳台上,望着浩瀚星空里的牛郎织女,心里酸酸的。皓皓,你知道吗?我现在多么羡慕他们呀!平时,他们都知道对方就在天河的彼岸。今天他们就可以借助鹊桥,渡过天河相会了。可是,我的皓皓,你在哪里呢?365天了,你还没有找到鹊桥吗?你也在天河的彼岸吗?忽然电话铃响了,我极不情愿的离开阳台,拿起了电话,突然我像被雷击似的怔住了。我狂喜得大叫:“是皓皓吗?你在哪儿?”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她在去年七月份体检时被查出患了慢性白血病。医生说治不好的话就不能生育。所以她就发了个短信,选择离开了我。当天半夜她又抑制不住对我的思念,才借她同学的电脑发了份邮件给我。现在在美国经过近一年的治疗。今天上午她的主治医生告诉她,已经有把握治好她的CHRONICLYMPH。我激动地对着话筒大叫:“皓皓,我终于听到你的声音了!我......”紧跟着眼泪哗哗地汹涌而出,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停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慢地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我望着七巧节晚上的天河,对着话筒大声的喊:“我们已经找到那条可以使我们相会的鹊桥!我们是现代幸运的牛郎织女,区区的CHRONICLYMPH休想把我们分开!皓皓,千万别忘了,在地球的另一边,你的贱贱会像牛郎一样,生生世世的等待着你——我的织女!”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指间】聪明爱(散文) 下一篇:唉!顽人难缠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