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怀春(小说)

【江南】怀春(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吃完早饭,已日出三竿。戴芳准备给家里养的狗倒点剩饭剩菜,推开门猛然见到窝旁拴着的母狗背上,趴着一条大黄狗,戴芳如少女怀春,突然脸热心慌,回身进屋,坐在炕沿上,只觉得身子一阵燥热,白皙纤指竟没理由地揉摸了一下敏感的前胸。
   大黄狗,黄大有。此刻,老同学黄大有的身影,在戴芳的脑子里闪过。见到黄大狗,想到同学黄大有,让戴芳有些为自己脸红,感觉自己真没出息。这也是她久藏心中无法言说的苦和痛。
   戴芳和丈夫韩宝结婚前,处过一个对象,叫黄大有,是戴芳的高中同学,是一个村的。戴芳和大有同时考上了重点高中,虽然没分到一个班,但在学习上彼此鼓劲,私下里递过纸条,课余时间也一同去过公园,明里暗里处了三年,大有后来考上了天津邮电大学,戴芳名落孙山回乡务农,两个人就断了。
   黄大有也是戴芳的初恋男友。初恋似手中的沙子,握不住,易流失,也正因为易流失,才让人觉得最甜蜜,最刻骨。戴芳寂寞时,甚至在和丈夫韩宝缠绵时,脑子里也会闪现黄大有的身影,戴芳刚才见到来家“跑臊”大黄狗,想到黄大有,除了黄大有与大黄狗很容易联系连在一起外,也因为黄大有是她的初恋男友。
   都说独自在家的女人容易产生性幻想,甚而想入非非,也时常靠性幻想来满足自己的性饥渴。戴芳当然也不例外,可戴芳不是那种放浪的女人,她的思想有时“出轨”,可她的身体从未“出轨”。老同学黄大有邮电大学毕业后,最初分到了县城做投递,如今被“下放”到戴芳所在乡镇邮政支局当支局长兼投递。
   8年前,高考落榜的现实,让戴芳心灰意冷,她回乡务农不到一年,便有热心的媒人上门提亲,自然天成似的,戴芳嫁给了现在的丈夫韩宝。当时韩宝开面包跑出租,韩宝的父亲是村支书,韩宝是独生子,母亲乳腺癌刚去世不久。也真是祸不单行,婚后与父亲一同生活一年后,韩宝因为酒后开车送父亲去镇政府开人代会,天冷路滑,面包车撞到了公路的铁护栏上,韩宝自己虽然没咋地,可是坐在副驾上的父亲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此后,韩宝便忍痛把面包车买了,一门心思在家和妻子种地养牛,日子倒也很滋润。
   唯一让两人闹心的是:婚后8年,两个人一直没孩子。去大医院也看过,偏没查出啥毛病。韩宝太渴望有孩子了,大白天,有了要求,都往死里忙乎,可就是送不走妻子每月的那么几天,戴芳抱怨丈夫无能,丈夫韩宝却埋怨妻子是“盐碱地不长庄稼”,丈夫韩宝最终选择外出打工,也是出于内心深处的无奈和赌气。
   韩宝出外打工,确实苦了戴芳。除了三十多亩地要由她连种带收,平时家里还有两头奶牛出奶。戴芳是个要强的女人,家里家外一个人打理,一切倒也井井有条。
   白天咋都好过,忙忙碌碌,也就过去了,可到了晚上,戴芳一个人仰躺在空荡荡的热炕上,难以入眠。丈夫闲在家的时候,晚上灯一关,就要求做那事,才不顾自己的感受呢,可话说回来,夫妻间有那个要求也正常,但不正确的是,自己是个黄花姑娘,居然被忙乎这些年肚子也不见有动静,这让戴芳最闹心了,在外人眼里,自己好像就是一只不下蛋的母鸡,戴芳有时心烦,干脆就直挺挺地把腿一叉,如一具僵尸,任凭丈夫摆弄,不做任何配合,丈夫韩宝有时自觉无趣,刚趴上便翻身下马,口中嘟囔说她死了。她反驳道,饺子天天吃也腻歪,彼此清汤寡水的,攒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也许能成,还会有新鲜感。
   妻子性冷淡,丈夫韩宝心里越发郁闷。他突然想出去打工,戴芳倒很支持,说家里有我,你出去打打工,捞点钱补贴家里挺好。丈夫走后,戴芳觉得一下子清净了,家里就她自己,饭想啥时候做就啥时候做,天老大,她老二,自在逍遥。令她心有暖意还有每月初,邮政支局长,她的老同学,也是她初恋的男友黄大有会把一张数额不菲的汇款单送到自己手中,也就在接汇款单的那一刻,戴芳会突然心跳,不自然地回屋后,她又会想到在外打工挣钱辛苦的丈夫韩宝,想到丈夫在家的种种好。
   这样的日子不到半年,戴芳就有些不适应了,尤其晚上,一个人躺在被窝里,感觉有凉风侵入,内心孤寂,勉强睡下,还能梦到丈夫野蛮的爱抚,醒来后就更寂寞难耐。实在想丈夫的时候,她会给丈夫打手机,可打通电话,戴芳又不知说什么好,每次总是丈夫韩宝最先开口,想我了吧!戴芳就心里一颤,美的你!放下电话,戴芳就会心慌一阵子,就会想象着丈夫突然走进院子的模样,心里敞亮几天。
   丈夫常年不在家,家里闲着一个媳妇,总会格外吸引闲老爷们的目光,况且戴芳才30岁,面容姣好,没生过孩子,身材匀称,玉峰耸立,怎能不让一些野男人想入非非?碰面时,不能闹着的,也会和戴芳没话找话,甚而黏糊几句。起初戴芳一本正经,冷着脸说你真不要脸,渐渐地,戴芳干脆把话摊开,我丈夫在外一月四千,你也给我一月四千,我会把你当丈夫。
   戴芳的说法,确实很管用,一提钱,有贼心的也没了那个胆子。生活中,总有一些臭男人,好撩个臊,想在外扯犊子,还舍不得花大头钱,也是因为他挣不来钱,所以他们也只能在野花面前快活快活嘴唇而已,一动真格的,反而啥也不是了,成了缩头乌龟了。
   丈夫韩宝在外打工期间,戴芳倒也相安无事。
   其实,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有时心虽似空中的云,任情,任梦,肆意点缀,有对新鲜情感的向往和期盼,但也总不会逃离对家的牵挂和眷恋。在美丽飘渺的憧憬和真切实在的责任之间,她能学会牺牲,学会克制,学会忍耐和等待,学会放弃和珍惜。起码戴芳就是这样。
   别看戴芳的丈夫出外打工后,也没见戴芳勾三搭四的,戴芳确实一心朴实地在家过一个人的小日子,不过,独自一人在家,又有几分姿色的少妇也是很容易招来许多闲话。
   就在戴芳丈夫韩宝临近年关回家走亲戚期间,就有娘们和韩宝嚼舌头,煞有介事地说戴芳和镇邮政支局长黄大有不清楚,说她时常见到黄大有骑摩托进他家的院子。韩宝相信妻子不是那种人,解释说那是给他家送自己在外打工的汇款单。
   韩宝虽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涌起一股醋意,因为他知道,黄大有是妻子的第一个男友,两人虽高中毕业后就断了,但自他外出打工后,两人客观上每月都要见一次面,真说不准,在家干闲的妻子,见到初恋男友,会旧情复燃。
   这样想着,韩宝便别过亲戚,匆匆回了家。见妻子一个人坐在热炕上在看电视一频道的“爱情保卫战”节目,他心里一下子如打碎了五味瓶,上前把电视关了,不容分说上炕搂住了妻子。戴芳虽不情愿丈夫关掉电视,但还是随着丈夫的爱抚,递上香唇,搂住丈夫的脖子,燕语呢喃,“年后,别—出—去—了……”“嗯!”韩宝想都没想,答应着,急不可待地扯开自己的腰带,妻子也腾出纤指拉开自己的衣链。
   事毕。韩宝似主意已定,说道:“在家干,开春,买台轿车,滴酒不沾,我就不信……”“对,在家干,还跑出租。哪跌倒哪爬起……”妻子心有灵犀道。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唉!顽人难缠 下一篇:“愚公”父亲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