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渔舟】梦回梦又去(小说)

【渔舟】梦回梦又去(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渔舟】梦回梦又去(小说) 明明患了白血病,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有点如雷轰顶的感觉。虽然不通音信三年了,但我也为昔日伙伴的不幸而暗暗饮泣。
   三年前,我和明明一起去河对面去玩。回来时,不巧发了大水。明明死活不敢再过河,一直磨蹭到天黑,我只好把她背过河来了。在我背上,她娇喘吁吁,不住往我脖子里吹气,吹得我直发痒,另外,已经发育的胸脯也顶得我特别难受,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弄的我好几次差点滑进河里。
   谁知道第二天,这件事竟然掀起了轩然大波,正应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这句老话。明明是她自己要我背的,可明明这死女子舌头一转,又说我硬要背她。为此,明明父亲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打得我混身发热。我终于很清晰地意识到了,明明是个女孩子,男女有别啊!我非常讨厌明明说假话,也憎恨她当时不劝阻她父亲,就再没有和她说过话,也老远地躲着她。
   可她父亲每次见到我,都要旧事重提,非打即骂,非得吸引一群人看我的丑态就不罢口。弄得村子里的一些正经女人一看见我就躲开,我也由好学生变成了大流氓了,学校也劝我休学。眼见我在村子里没有立足之地了,为了不耽误我的前程,无奈之下我父亲就把我送到几百里外的学校就读。放假时在外打工,三年都没有回过家。
   考上大学的第一个春节,第一次回家,就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难受。我很想去看看明明这个昔日最好的朋友,但几次走到她家门口,又几次退了回来。想起明明父亲的大拳头,我不寒而栗;想起他父亲骂得最多的两句话,“你再勾引明明,我打断你的狗腿!”“你最好滚得远远的,要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我也恨得牙根痛。但我此时已不记恨明明了。平心而论,我倒真想看看她。
   晚上,我坐在家里,想着和明明一起走过的日子。突然、明明父亲一下子闯了进来。虽然我一眼认出了他,但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凶神恶煞模样了,老多了。“我家明明要见见你。”在我面前站了许久,明明父亲才迸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我心里想立即就走,可还是刺了一句,“我狗日的腿还不想断呢。”明明父亲听了,好像没有想到似的,呆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我那时糊涂,对不起你了。”我听了这句话,心也不禁发酸了,就为那么一件事,我被迫背井离乡三年啊!你下牙一碰上牙,只一个对不起,就抵了我三年的流浪生涯。
   “唉──当初确实是我不应该,财大气粗,过分了。自从你走后,明明就病了,这三年,我已经给明明换了六次血,花了好几万,没有一点效果啊。大夫说没有办法治了,医院也不要了。别人都说是我做事不留余地的报应啊,报应……我现在力尽油干了,这次卖房换血已六个月了,明明快走了,孩子!”他说着说着,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拿我,我本能地闪开了,但也被他的一片爱女之心所打动了。
   “这几天来,明明一睡着,老叫喊你呢,好像知道你来了似的。你陪陪她罢,明明只有几天了。孩子,我求求你,我给你跪下了……”说到这儿,他真双膝一弯,我急忙拉起他,一句话再没有说。转头就向黑暗中冲去了。
   见到明明,我静静地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又忍不住轻轻地叫了一声:“明明!”我叫得特别轻,实在不忍心打扰她。可她奇迹般地听见了,慢慢地睁开了暗淡的眼睛,问:“这不是梦,对吧?”
   “不是梦,明明。”我把声音压得低低地说。
   突然,明明一下子坐起来了。我吓了一大跳,急忙让她躺下,路上明明父亲告诉我,她几天来一直昏迷不醒,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但明明死活不肯躺下,又像过去那样很自然的拉住了我的手。
   我发现,明明也变成一个大姑娘了,病魔也压不住青春的活力,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我从没有想到,她竟然长得这么美。
   “三年来,见你只在梦中,却又总是不理我,也留不住你。你不记恨我了?这三年你都在干什么呀?你还写东西吗?你一直在哪儿?我想你,想知道你的信息,可又不敢问别人……”明明一口气问了许多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我无法回答,只好说了一句:“我也很想你。”想是确实想了,但大多是恨。
   明明听了,很高兴地笑了,而我则更加心酸。
   “我病好了,做你做媳妇,好吗?”明明很天真地问我。我忍住伤心说:“很好!”她又笑了,笑得很甜蜜,“有你这句话,今生我满足了。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我最怕我见不到你。这样,我会抱憾终生的。”明明谈到自己的死,如此从容,真令人佩服。
   过了一阵子,明明问我:“人长个嘴是干什么的?”“说话,吃饭。”我很随意地回答。她似乎很失望地摇了摇头,放开我的手,无力地躺在了炕上。又过了一会儿,明明坐起来说:“我就从来没有发现我还长着一张嘴。”我惘然不解,怔怔地望着她。
   “傻子!嘴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与自己所爱的人──接吻。”她说的非常平常,我却被这个观点吓了一跳,就在我还思忖她的话时,明明又拿住我的手,哀求说:“你吻吻我吧!”
   我摇了摇头,说:“这……这不可能。我们是好朋友,可我一直把你当作哥们看的。”
   “可在我的天地中,只有你。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恋人,期盼了三年啊。我都是要死的人了,就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明明做出一幅小鸟依人状,把头靠近我的胸膛。我轻轻地推开,她一下子松软地倒在了炕上。
   “我真想不到,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深深记恨我。你真狠心啊。”她狠狠地骂着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一会儿,又只是长长出气了。一种不祥的感觉爬上心头,我再看明明,她已经绝望地眯上了美丽的眼睛。自责和内疚主宰了我,我不住地大声喊:“明明,我吻你了。”
   明明轻轻地睁开了眼,我站直身子,慢慢地弓下身子,用我的嘴,去找她的嘴,她笑了,笑得很开心……
   美丽的眼睛闪烁着欢乐和幸福的光……
   突然,她的笑容僵在了那儿……
   明明的一双手,向前伸着,抓着,好像要抓住这个世间的最后一点温存和希望。
   我知道,儿时的伙伴,少年时的好朋友,青春时的痛,她走了,永远走了。我没有再吻下去,我伸出手,合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
   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想想,我爱不爱她,她就走了。但我真的很伤心,很伤心……明明在我眼前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了,终于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杂技之家 下一篇:【笔墨】往事(短篇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