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四舅姥爷

四舅姥爷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四舅姥爷心里很苦,脸上很甜。
   四舅姥爷一表人才,光棍一条。
   我认识四舅姥爷是十年前的事儿,那时候我才十一岁。
   那天放学回来,进了门,院子里站着一老汉。一米八的个头,腰板儿挺直,小平头竟然没有一根白头发。如果不是脸上的皱纹,真的不像个老人家。笔挺的西裤,洁白的衬衫,肯定是个干部或者大老板。
   爸爸拉着正在发呆的我:“葛兰,这是你四舅姥爷。”
   我还没弄清四舅姥爷是个啥关系,那老头几步跨到我面前,两手在我腋下一叉,顺势就把我擎过了头顶:“哈哈,这小嫚子,我一看就喜欢。”
   等我缓过神来,已经被放在地上了。四舅姥爷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红包:“小兰子,舅老爷的见面礼。”
   我看了看爸爸,爸爸笑了笑:“舅老爷给的,就收下吧。”
   等我瞅时间打开红包一看,天啊,2000块钱,吓得我半天没喘过气来。
   让我佩服舅老爷的,是那次杀猪。快过年了,奶奶养了两年的大肥猪要为我们的年味儿做贡献了。四五个壮汉在猪圈里捉了半天,也没能把那头200斤重的大肥猪弄倒。等着杀猪的屠夫,急得在杀猪床前直跺脚:“咋这笨呢?还要我亲自动手么?”
   “不用。”只听舅老爷一声断喝,“我来。”
   只见四舅姥爷手持一个铁钩,一弓腰,钩住了猪的下巴,猪嗷嗷叫,猛力往后退,舅老爷往前拽,僵持不动。
   “杀猪刀。”舅老爷一声喊。
   屠夫赶紧递上,舅姥爷接过刀,在猪的脖子上轻轻一划,鲜血喷涌而出,不一会儿,猪就倒下了。
   屠夫惊奇地瞪大眼睛:“四舅姥爷,你这是哪里学的啊?杀猪都是在杀猪床上啊。”
   “我在东北卖了三十年的杀猪菜,”四舅姥爷把猪拖出来,一顺手就扔在杀猪床上,“好了,这下是你的活了。”
   这样的男人还能娶不上媳妇?我曾问过四舅姥爷,我四舅姥姥呢?
   “她在天上飞呢。”舅姥爷玩着手中的鹦鹉,头也没抬。
   四舅姥爷回来那年55岁,今年65了。在这十年里,他老人家只做两件事,一件是照顾我奶奶,也就是他大姐;一件是经常跟东庄一个老太太走得挺近,帮忙干了不少的活儿。
   这老太太挺出名的,丈夫是个半傻子,生了个儿子有间歇性精神病。据说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我挺高兴,觉得吧,四舅姥爷应该找个老伴。可一打听,人家老太太的老头儿还活着呢。我就有些纳闷,四舅姥爷这不是第三者插足吗?
   不光是我,村里人很多人想不明白。可是,四舅姥爷自从住在我们村,人缘儿非常好。老人家厨艺特好,谁家里有个红白喜事,四舅姥爷一把刀,一只勺子,把饭菜整的喷香,还一分工钱不要,管饭就行。
   前年吧,四舅姥爷中午睡醒了在大街上溜达,突然发现有个小青年提溜着一桶花生油往村外走。那桶油至少有五十多斤,这么沉的东西竟然用手提着,四舅姥爷觉得不正常,就在后面悄悄跟着。嘿,这小青年径直走到了村西的公路上。
   就在小青年挥手要拦下一辆出租的时候,四舅姥爷一声怒吼:“把我的油放下。”
   那青年吓了一跳,扔了油桶就跑。四舅姥爷回村里一广播,果然一老汉家的花生油被偷了。
   诸如此类的事儿太多了,所以呢,村民从来没怀疑过四舅姥爷的人品,即使想不明白也没人嘀咕。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了。
   据说,东庄的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是奇了怪了。
   昨天,我爹来电话说,四舅姥爷前几天去赶集,路过东庄,听说有个疯子杀人了,四舅姥爷心里一惊,拔腿就往村里跑。近前一看,四舅姥爷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发生了。那个疯子举着菜刀追赶着一个老太太满大街跑,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制止。
   原来老太太赶集回来,看到儿子把傻老头的脑袋砍下来扔在锅里煮着,看见老太太回来,挥刀就砍过来……
   有人说,已经报警了。四舅姥爷脸发红眼冒火:“他娘的,等警察来人也完了。”
   舅姥爷飞身上前,挡住老太太。疯子手里的菜刀明晃晃地砍将下来,眼看舅姥爷的脑袋就要开花,众人吓得有的嗷嗷大叫,有的闭上了眼睛。只见舅姥爷一个反手将疯子手脖子抓住,然后一个窝心拳将疯子打倒在地,晕了过去。
   老太太趴在舅姥爷身上嚎啕大哭:“大哥啊,没有你我今天是活不了了。”
   舅姥爷紧紧抱着老太太:“妹子,没事儿,有我。”
   老英雄勇救老美人的事儿很快传得风言风语,四舅姥爷毫不在乎。竟然帮助老太太料理了老头的后事,把儿子送进精神病院后,对外宣布,国庆节跟老太太结婚。
   这可把我镇住了,问爹,他也懵。
   我忍不住问奶奶,奶奶沉吟了半天,声音哽咽:“唉,说来话长啊……”
   原来,当年20岁的四舅姥爷到他大姐家(就是我奶奶家),路上遇上了一个姑娘在一座房子旁边哇哇直哭。
   四舅姥爷上前一看就笑了,一条蛇正在吞食一只老鼠,不小心从屋檐落下来,正好落在姑娘跟前。四舅姥爷捏住蛇尾,扔出老远。
   惊魂未定的姑娘手脚不大听使唤,四舅姥爷就把她搀扶到我奶奶家,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后来两人就熟识了,就相爱了,就私定终身了。
   眼看就要瓜熟蒂落了,姑娘的父亲为了让儿子能当兵,就把闺女嫁给了村长的傻儿子。
   四舅姥爷擦干了最后一滴眼泪,去了东北。这一走,就是三十多年。这些年,四舅姥爷时刻没有忘了那个姑娘,每年都寄钱来,让大姐偷偷摸摸接济着,三十年从没断过。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雨季十七岁 下一篇:【南山】完美的邂逅(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