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笔尖】宝贝,对不起(小小说)

【笔尖】宝贝,对不起(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虹自从怀孕之后就辞职闲赋在家,有空就跑到小店里看别人打麻将,慢慢地她自己也学会了,“半桶水”的她对麻将简直着了迷,每天吃过早饭就早早的去店里找人开台,生怕去晚了没位置上不了桌,中午饭也顾不了吃了。一般都是从早饭后一直打到傍晚做晚饭时,有时也会带一些零食去垫肚子。偶然晚上有人叫三缺一,她也会玩到次日凌晨二点钟才回来。
   儿子出生之后,坐月子是虹烦燥难熬的日子,她满脑子都是:筒子、万子、索子、红中、白板之类的东西,以及碰、扛、糊的画面,心里想着就兴奋不已,恨不得搬张麻将台回来,叫牌友到家里陪她玩。月子一过她又玩上了,每天早上将孩子喂饱,吃完早餐就抱着儿子一起上台打麻将,中午要是孩子饿了,就翘起二朗腿将孩子托高,当众卷起衣服给儿子喂奶,为了打上麻将,为了让儿子吃饱,她也頋不上害羞了!满不在乎的继续沉浸在赌桌上。
   由于虹沉迷于打麻将,没注意饮食与作息,孩子生出来身体比较弱,因此,到了寒冷的冬天,虹就选择白天跟小孩洗澡,白天温度高暖和些,不易着凉。一天,虹将孩子的衣服脱下来冲凉时,发现水温有点低,而孩子身上有点凉,于是她就端起铁盆连同小孩一起放在煤炉里烤。这时候电话响起来了,她急忙跑过去接,电话那头响起了麻将友急促的声音:“喂,虹吗?三缺一,你快来呀,就等你了。”“哦,哦,好,我马上到。”虹应完放下电话,急怱怱的跑回卧室,拿起钱包,顺手将门“砰”一声锁下,拔腿就往外跑。她这一砰一跑,把宝宝彻底地送进了酷刑,而她浑然不知,一心只想着快点赶过去,牌友们都等急了,要是让别人先过去她今天就没得玩了,于是加快了脚步。
   去到小店时,牌友们都已洗好牌坐在那里等她了,“快、快,怎么那么慢,都准备好了,就缺你了〞牌友说,〞不是已经来了吗?叫什么叫,开始吧!〞虹庆幸自己已坐上了台。在一阵〞叮哩吭啷〞的响声与叫碰声中,虹的脸上渐渐地露出了轻松得意的微笑,看来是已净庄,等着糊牌了,她现在正在暗暗地向东南西北四方财神祈祷呢:财神爷呀,帮帮我吧,只要赐个某某牌给我就可以糊牌了,求求你了!不知是财神爷的帮忙还是她自己手气好,不一会功夫就糊好几盆,看着白花花的钞票不停地进入自己的口袋,虹打得形色飞扬,非常兴奋,她彻底将宝宝还在煤炉上的事忘掉了。
   家里,自从虹出门之后,铁盆渐渐地发烫,刚学会坐的宝宝坐在水盆里〞哇……哇……〞大哭,随着水温不断升高,宝宝的下身由水泡变成半熟,这时的宝宝哭得撕声裂肺,可谁曾想到那么小的一个小孩正在经受酷刑呢?以为他身体不适,妈妈正在抱着他、呵护他呢!当水温沸腾时,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小,一会儿就没了声息,整个人倒在水盆里,孩子在滚烫的开水里慢慢被煮熟。一个小时、二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人回来过,盆里的水慢慢的被煮干了,孩子的尸体在水盆慢慢地煎烤起来。
   下午,虹的老公回来了。推开门,满屋子的肉焦与发焦味扑鼻而来,他第一反应就是老婆煮糊啥东西了,赶紧去看看!当他走近煤炉一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遍一遍地擦着,整个人由头冷到脚趾缝,他慢慢地蹲下去,颤抖着双手将还有微热的铁盆端下来,嘴巴一张一合,痛苦地〞啊……啊……〞许久发不出音来,这时煤炉的火已灭,铁盆温度也由滚烫转成温热,只是孩子已煎成了一具焦尸。孩子爸心里痛的快吐血了,他不停地抚摸着焦尸哭豪着〞宝宝、宝宝,你怎么成这样子了呀?是谁将你害成这样子的呀?虹,虹……你死哪里去了呀?〞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哭豪着跑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就往虹经常打麻将的小店跑去。
   当他拿着刀冲进小店时,果然看到虹正在有说有笑在打麻将,他火冒三丈跨向前去,嘴里骂着:〞她妈的X,我叫你玩,叫你玩……〞举起菜刀狠狠地往虹的手臂猛砍两刀,虹看到老公怒火冲天的跑过来,还没来的及站起来,就挨了老公两刀,顿时一只手臂与身体分了家,鲜血如水柱般涌出,虹痛得晕厥过去。看到这一幕,牌友们吓坏了,慌忙上前制止住她老公,手忙脚乱地拿着布匹帮虹按住伤口,七手八脚地将虹送往医院。
  
   虹在医院里晕迷了三天三夜,终于脱离了危险期,她慢慢睁开眼睛,病房里冷清清的只有她亲妈正在怔怔地看着她。看着自己的妈,虹委屈地大哭起来:〞妈,我不就是打个麻将吗!他至于这样对我吗?他太狠了吧?〞虹妈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慢慢转过身去哽咽着说:〞你先养好伤,什么事都别想那么多了!〞看着母亲通红的眼睛与失魂落魄的表情,虹越感觉越不对劲:〞妈,家里到底出啥事了,你告诉我呀?〞在虹的再三追问下,虹妈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你这个龟女儿呀!你怎么那么不长进呀?一天到晚你打什么麻将哟!你把自己的儿子都放在煤炉里烤糊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宝宝,我的宝宝!啊…呜…〞她哭嚷着,她这时候才慢慢地想起自己去打麻将前正打算给孩子冲凉,水温有点低她将水盆连同孩子一起放在煤炉上烤了。顿时,她全身凉透,宛如跌入深谷,浑身发软,摊坐在地上,睁着惊骇的眼睛喃喃地叫道:〞宝宝,我的宝宝,我亲手将他送进炉火里煮了!啊…呜…我亲手害死了他!呜……〞她颤抖地伸出自己仅有的一只手,一遍一遍地看,脸上充满了恐惧!一阵热流从她心头涌起,一股咸咸的液体从她的嘴角喷出,刹时斑斑点点的血液溅了一地,她哭得死去活来、悲伤欲绝!
   晚上,当夜深人静之时,她悄悄地爬上医院楼顶,跪在地上,按着胸口:〞啊……呜……啊……呜……〞哭得呼天呛地,哭得肝肠断肚,哭得声音沙哑,然后喃喃地说:〞宝贝,对不起!妈妈不配为人!是麻将毁了我,毁了你,毁了我们这个家!〞说完纵身朝楼下坠下。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杨柳】你的长发我的青春(小说) 下一篇:【木马】倒车(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