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墨派】树梢上的猴子(情感小说)

【墨派】树梢上的猴子(情感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出生那年是猴年,出生后外公给我算命,说我是生在树梢上的猴子,摇摇欲坠,是个要账鬼,活不过八岁。因此很不喜欢我。而给我姐姐算命是长寿的命,再加上姐姐很小的时候一直在外公外婆身边,他们格外喜欢她。偶尔我们去外公外婆家时,外公总是瞒着我悄悄地买些好吃的塞到姐姐的口袋里,而每次姐姐都舍不得吃,躲着外公偷偷塞到我手里。当时我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要有好吃的就很开心。
   小时候我很顽皮,经常闯祸。经常有大一些的孩子跑去跟我父母告状:你家小原原又去铁路上玩了!父母一听,放下手上的事,飞奔到铁路旁把我拽回家,一顿痛打,可没过几天同样的事情又再次发生……我天生就是好奇心重,什么危险的事情都想去碰,大人越是说危险,我越是好奇。有一次家里停电,父母点上蜡烛。在昏暗的光线下,我望着幽幽的烛光又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时不时地把手伸向蜡烛,这时父亲突然抓着我的一只小手指伸向火中,我被火突然地烫了一下,立刻把手缩了回来,母亲和姐姐都被父亲的举动吓得惊叫了起来。父亲抓过我的小手指吹了吹说,不让她烫一下,她总是不甘心,这下她知道火的厉害了,以后就不会玩火了。以后我确实不敢玩火了,可对其它的还是充满好奇。一次独自一人在家,我对插座里的电又感兴趣起来,父母总是说手不能伸进插座里,里面有电,可是电是什么?有那么可怕吗?既然手不能直接插进去,我就拿起抽屉里的一把铁剪刀,把铁剪刀的尖头插进了插座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随着一声巨响,我瞬间就被一股强大的电流掀翻在地,剪刀也飞了出去,我坐在地上半天缓不过神来,终于知道电是什么了。这件事我隐瞒了很多年,直到自己有了孩子才跟父母讲起,看着他们瞪大眼睛吃惊地望着我的表情,我觉得自己也真是命大,否则也活不到现在了。……就这样磕磕绊绊地过完了八岁,好在都有惊无险。等到我安安稳稳地过完十岁,父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也把外公给我算命的事当笑话一样地讲了出来,那时外公外婆都已过世。母亲说,能活过八岁是因为我小时候外公到路口摔了个瓦罐,把那一劫给破了。我们听了哈哈大笑,不以为然,虽然母亲说外公很多次都算得很准。
   十八岁那年暑假,我正为升高三做着准备,心中充满了对大学生活的憧憬。有一天毫无征兆地突然发高烧,开始家人并没太在意,因为我的体质一直都不错。简单吃些药就早早地睡下了,可是事情并没像大家想得那么简单,我的高烧一直不退,体温节节升高。第二天父母把我送去医院,医生用尽了办法,可是体温丝毫降不下来,一张张病危通知单递到父母手中,我也陷入了昏迷。因为一直查不出病因,医生让父母给我准备后事。这时父母想起了外公给我算的命,认为这树梢上的猴子是真的要掉下来了,尽管晚了十年,可终究躲不过命运的安排。一家人陷入了绝望,但还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找人把我转到了另一家医院。到了那家医院,医生看到我的情况也同样摇头叹息。但是奇迹却在转到那里的两天后发生了----我退烧了,人也醒了过来。不知道是医生的医术高明,还是我强烈的求生意识,亦或是家人的万般不舍,我从黄泉路上走了一半又折返回来,留在了人世间。姐姐事后回忆那段往事时说,我在昏迷的那五天里,曾经清醒过,睁开眼睛看到姐姐在病床边,就问她:“我是不是快死了?”姐姐当时忍着泪安慰我:“你快好了,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听了她的话,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而后又陷入昏迷。虽然他们说我昏迷了五天,但是我很清楚地记得我苦苦挣扎了五天,不知道为什么在昏迷的时候还有那么强烈的求生意识,我一直在心里念叨:佛祖啊,我才十八岁,还什么都没经历过,你就这样让我离开人世吗?再给我二十年吧,哪怕十年也行,让我经历一下每个人都应该走过的人生吧,之后再让我离开,我也就没有遗憾了。我在心里一遍遍地祈求,可是在别人眼里我却是一直在昏迷。也许我的祈求起了作用,我还是活了过来。我体验到了工作、恋爱、结婚、生子。但在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我还能活多久?二十年后的三十八岁生日那天,望着生日蛋糕上点燃的生日蜡烛,听着全家人为我唱的生日歌,在一声声催促许愿吹蜡烛声中,我在心里默默地说:二十年了,当年我向佛祖祈求的二十年到了,我还能活下去吗?但是不管怎样我已满足了,我经历了该经历的,即使老天现在带我走也没什么好遗憾了。
   日子仍然平平淡淡地过着。前年十一,父亲说腿疼,我陪他去医院检查。经过断断续续的各项检查治疗,最终在十二月底确诊为肺癌骨转移,而且已经是晚期。这给全家带来了深重的打击,我们都不相信这个结果,因为父亲的家族都是长寿的,父亲怎能不长寿呢?可是疑问归疑问,事实终归是事实。我除了感到即将失去父亲的痛苦外,还有深深的自责与内疚:是不是我多活的二十几年寿命是父亲让给我的?我听说过‘借寿’一说,是亲人把自己的寿命借给家人,使家人延寿,自己减寿。我相信父亲当年为了让我能活下来,肯定会借寿给我,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能拿亲人的寿命延长自己的生命,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情愿现在就死去,换回父亲的生命!
   瞒着父母,去年元旦那天零点,我手上拿着一大捧点燃的香和蜡烛,跪在了寺庙的佛像前,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我默默地祈求佛主:请您收回多给我的寿命吧,能活到今天我已知足,我只想换回父亲的健康和生命!也许我这只树梢上的猴子早该落地了。
   父亲并没如我所愿地留下来,而我在送走他的那一刻突然明白,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落下来的,如果我落下来了,剩下母亲该谁去照顾呢?我必须坚强起来,扛起重担继续走下去。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下一篇:【墨舞】诗人是怎样炼成的(4)小说连载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