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叆,小柒

叆,小柒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叆,小柒
   ———阿凡
   毕业之后,小六只身前往北京,为了他诗人的梦想,也为了给他的那段没有结局的爱情画上一个感叹号。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这句话选修课老师说了三遍,用了三种语言,他听完第一遍就哭了,他读懂了汉语,泪珠子像决了口的洪水一样倾泻而下,老师怔住了,同学愣住了,我呆了。几缕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弯弯的睫毛上闪着熠熠生辉的光,究竟他是为谁悲伤到流泪,我想他自己也不知道。
   片刻的骚动随着一个女生的一张纸巾平静下来,她就是小柒,一位文艺女青年,小小的个子,白皙的脸庞,声音像银铃一样悦耳好听。下课了他向别人打听到她的所有联系方式,自此改名小六。
   他说自己要成为成为一个诗人,想要感动别人就得先感动自己。
   小六是我的朋友,也是一个话唠,除了都喜欢睡觉,我们之间几乎没有共同的爱好,审美观念也是天壤之别。高中时我和他是同桌,大学时我们是室友,我学的是动物保护与福利,他学的是草业,除了专业课以外的时间,我们一直呆在一起,他说我听。
   恋爱之后的小六话依然很多,只是说的多是柳如是、苏东坡、李太白、徐志摩、林徽因、海子、顾城、仓央嘉措……,有很长时间我都以为他生病了,更为惊怪的是他每天趁着天还没亮就爬起来到树林去读诗,我吃早饭时也见过他几次,一个人在树旁晃晃悠悠地念着,每到动情处还会停下来写几句,一个月后,他给我读了他谱写的句子。
   抬头捕捉月的影,意外发现星星点点,最为闪耀的那一颗,离你只有几个零度的距离,我请求神的救赎,让我的一缕精魂,化作她的余光,驱散窗外的寒冷,让你的忧愁随风淡去,淡去。
   整整一年,小六都在疯狂地追逐着他的梦想,也有他的爱情,他每天都会给小柒写下一段文字,也会给自己编出一段故事。第二年,他就转去了中文专业,因为他喜欢上文学的味道,就像深深地爱上她。大二以后,我们就很少呆在一起浪费时间,他成天泡在图书馆一本接一本如饥似渴地扫荡着泛黄的书籍,每到青黄不接时还会拉着我去书店,我忙着各种实验。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问起他的爱情,他给我看了他为她写下的文字。
   月今晚去赴了她久违的约,留下片片寒风抚平众生的愁绪,我四处瞻仰星光再现,误将东北的闪烁作了你的心魇,好在你的愁眉舒展,让我嗅到了梧桐的芳香,其实我的双目已加上了挡风的墙,缓缓的凑近,就为近到可以只看到你的眼。
   大四的那个晚上,他喝醉了,我也醉了。他问我第五个季节的牵牛花是什么颜色,我以为他在开玩笑,默然以对。他又向我叙述着自己的爱情,他的诗,我静静地听着,雪白的酒沫沿着杯子的棱璧打着旋儿,墙壁上被烟熏的发黄的相框泛着暗黑的光,音响里蓝色多瑙河的旋律响彻整个角落,热风从窗口涌入扑在我的脸上,我们的过往就像一场一场闹剧,现在一切都将收场,青春的帷幕正在缓缓落下。我问他,以后干什么营生,他自信满满地说他要成为一个诗人,我说为谁而歌,他说为平凡的生活。我突然对他的小柒充满了好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让他冲破现实与浪漫的界限,而小六一边对喋喋不休地我演说着他的梦想。
   他说她就是他的梦想,也是他的诗。
   小柒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她会悲伤,也会高兴,会对他笑,也会对他哭,就像玫瑰不属于冬天,她也不属于他。四年间,小六向小柒表白了九十九次,他也得到了九十九次拒绝,每一次表白都有一个理由,每一次拒绝都有一个借口。小六说小柒能听到冬天太阳的呢喃,他可以听懂小柒心跳的声音,她高兴,他手舞足蹈,她伤心,他不知所措。他曾给她写到,如果有一缕温馨的彩虹透窗而过,那请如我期待的那样,让无意的光倾泻在你多情的脸上,你的心跳你会挑逗你的眷恋的笑,让她更美更真,然后你的数次喷嚏如约而至……。“为什么会坚持九十九次?”
   “你相信不相信有的问题没有答案。”
   “没有无解的谜底,只有无聊的重复。”
   “第五个季节的牵牛花是什么颜色!”
   我问他有没有得到快乐,他给我看了他的一篇日记,是用胶水粘上去的,他说这是日记的最后一页,也是他要写的最后一篇。
   你说今晚的月开的异常圆满,在你暖暖的心田留下了一波波涟漪,你的两弯柳月的眉久久的眷恋,不忍让你的月独自徘徊在淡寒的天际,无奈折下一枝柳丝依依的惜别,你的孤独本来是无解的传奇,却化成毕达哥拉斯的两个宇宙,大的那个就是你的惜别,小的这个就是多情的你。
   那天我看到了小柒,我问她以后的路在哪里,她说自己的路只有用脚一步步走过才知道长短。我说小六要去北京,他要做一个诗人。她说他就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个好人,我说好人不适合她,她说好人只会用自己的一半去欣赏自己的另一半。目睹她的背影渐渐远去,我陷入一种夏天才有的矛盾,想说又说不出来……
   “唉,小柒。”
   “还有事?”
   “第五个季节的牵牛花是什么颜色?”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阳光让她粉嫩的皮肤显得更加娇美。
   “他知道。”
   “还有?”
   “没有了”
   她回过头向丛林更深处走去,潮湿的肩头掮着彩虹的影子,树叶变换着七彩的颜色,沙漏滞留在最初的原点,她没有回头,第五个季节的风诱惑着她向更深处走去……
   这是小六写在诗集封页的一段开头,亦是一个诗人远去的勇气。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傻子的歌(小说) 下一篇:【春秋】山魂(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