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山魂(小说)

【春秋】山魂(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那是八十年代初,高中毕业的我接替了父亲的工作,成为了我们这儿林场的一员。虽然我并不怎么喜欢那份工作,父亲告诉我,那片山林付出了他和那一代人大半生的心血,他干不动了,他要把这个接力棒交到我手中。在父亲殷切的希望中,我成为了一名护林员。
   护林站的工作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老海叔是我的领导,他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兵。他的腿有点瘸,中等身材,皮肤黝黑,骨子里流露出一种倔强、严肃。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腿就是那时候负的伤。这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他从未向我提及此事。对于一个从未在山里生活过的年轻人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无所适从。每日以树为伴,孤寂成了我挥之不去的梦魇。开始的那段时间,海叔见我不习惯,他说我呆不了多久,因为此前来了许多人,都受不了这份罪,没几天便跑了。我暗自告诉自己,一定要适应这里的一切,因为我是护林人的儿子。海叔带我熟悉山里的环境,讲大山的故事。他教我怎样在山林里自保,如何防止坏人盗猎,哪里有几棵什么树,哪个地方的树胸径有多少,他都一清二楚。他让我从乏味单一的护林里,去了解这山里的故事。
   每次巡山五六个小时的路程,海叔给我讲这片林木的种类、如何辨别树木的年轮。他说这些树木都是有灵性的,你砍掉它们的枝桠,它们也会伤心流泪。有一次他说着慢慢地把脸贴到树干上,手轻轻地抚摸。那眼神犹如在看自己的孩子。他说那棵树是他刚来时栽的,已陪伴他二十多年了。慢慢地我开始理解海叔、理解父亲为什么坚持让我来。理解了为什么场里给他们一个舒适些的工作,都被他们拒绝。他们离不开这里,他们属于大山。海叔说,有一次下山的时候,天下起了雨。他脚下一滑摔了下去,眼看要掉落山崖。一棵老树挡住了他一百多斤的身躯,他说是树救了他,是树在报恩。我笑着说是他好人有好报。
   那是我刚到那里不久,那天早上,来了三四个身体魁梧的青年,手提着斧子、锯子冲到我们的住处,喊着老海头,我和海叔听见声出来,他们中的一人晃动着手里的纸条说:“这是场长的条子,我们盖房子,要到林子里砍几根木头。”海叔一听笑着说:“没有正式批文,别说是场长,就是局长来了也不行。”那伙人叫嚷:“今天的木头是砍定了!”
   “要砍先从我的身上踏过去!”海叔毫不示弱。我下意识地和他站成了一排。那伙人见海叔软硬不吃,便气呼呼地走了。临走还撂下了句狠话:“老家伙,小心你的饭碗!”
   那一年,我过了一个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生日。那天,我拖着疲惫的双腿推开房门,海叔做了几个菜,他拿出了珍藏多年的酒。我诧异的看了看他,他笑着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父亲不在,我替他给你过生日。”我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我都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海叔却记得。那天夜里我和他都喝得有些多,说了许多。我也高谈阔论大侃自己的理想,海叔不停地点头。那天晚上,我才知道,海叔至今还孤身一人,他复员后,组织照顾他把他安排到林场,他过不了办公室那种无所事事的生活,自己要求到山上来。一干就是二十年。我问他为什么不找一个,老来有个伴。他说:“怕耽误人家,咱们一年也下不了一次山,人家跟咱不是受罪吗。”看着眼前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我心里一阵阵酸楚和隐痛。那晚我们说了很多,我心里俨然把他当成了我的忘年交。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山外的生活日新月异,山里的我们依旧和那些不法之徒周旋,山里的一片片树木在我们的呵护下茁壮成长。我也适应了这儿的生活。
   那天,我巡山回来,听见屋里有人说话,刚到门口,我就听见海叔气急败坏地喊:“滚!”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仓皇而出,海叔追了出来,摔出了一个信封。“拿上你的东西!”掉在地上的信封露出了一沓人民币。那人回过头来,拾起地上的东西,小声嘟囔:“真没见过你真这么死心眼的人。”海叔生气地说:“快滚、快滚!”那人灰溜溜地走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人给海叔很高的价钱,想偷买山上的苗木,运到大城市做绿化用。
   在那艰苦的日日夜夜,让我日益加重了对这位瘸腿老人的尊敬。虽然他很清贫,甚至他大字也不识一斗,但他教给我的是金钱无法换取的东西,这些将影响我的一生,是我人生最大的财富。
   第二年春天,我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在家人再三地催促下,我不得不请假回家看望父亲,临行时,海叔还笑着对我说:“放心回去吧,回去多陪陪你父亲。”我万万没想到,那竟成了我和海叔的永别。
   在我回家不久,父亲撒手人寰,唯一令我欣慰的是,我回来的这几天,我给父亲讲了许多山里的故事,讲了他心中挂念的那片林子,父亲是含着笑走的。料理完父亲的后事,第二天我便匆匆赶回林场。刚到林场,一位林场的同事难过地告诉我说:“海叔走了!”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多么希望那是我听错了。就在我回家的那天夜里,一群不法之徒企图偷盗林中的苗木,海叔追赶的途中摔下山崖。苗木一棵也没被盗走。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发疯一样奔向那条海叔陪我不知走过多少次的路,山风阵阵,树叶瑟瑟作响,似在呼唤着这位和它们朝夕相伴的老者。群山在默哀!树木在哭泣!
   海叔被葬在了他深爱的那座山上,他依旧可以每天都可以看见群山森林。陪伴他的是那些他如同孩子一样呵护的一棵棵树木和大山。站在海叔的坟前,我冲着山谷大声地呼喊着海叔,低沉的声音在林间山谷久久回荡。
   时间过去好多年了,我已不再年轻。海叔那大山般刚正不阿、淡泊名利的风格将永远烙在我的心里——陪伴着我、激励着我的人生。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叆,小柒 下一篇:【西风 征文】望(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