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西风 征文】望(小说)

【西风 征文】望(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西风 征文】望(小说) 常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真是啊,这些天,满脑子都是娘和英子的身影,夜里就梦见她们了,她们一起站在村头的山坡上向远处望。
  
   一
   那天镇上挤满了人,一家一家的,都是送儿参军的。当然,也有大姑娘,有的紧紧拉着情郎的手,好像有很多的知心话儿要说;有的则羞答答的藏在人群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些新兵看。
   我就梦见这场面,和娘送我时一样。娘两眼含着泪,手抚摸着我的新军装,嘴巴颤抖了好半天,说:“儿啊,你爹在世时说‘好儿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他是怕你吃苦啊!可娘不这样想,娘想的是我儿出息了,全村那么多后生,就我儿参了军,这是多大的荣誉!”娘又用手摸了摸我的脸,泪水就下来了,嘴巴还是颤颤抖抖地说:“到部队要好好干,听首长的话,吃上两年苦,回来兴许能找个工作,把英子娶了,娘这心就撂下了……”
   英子躲在娘身后,脸红红的,眼里汪着泪,被冻红的鼻子尖一抽一抽的。新兵就要整队集合了,载新兵的解放牌大卡车就停在镇政府门前,车上挂着欢迎新兵入伍的标语,就等着新兵上车了。
   “英子,你不给二柱说两句?”娘轻轻拽过英子说。
   “俺,俺不会说,俺不知说啥!”英子低着头,两眼看着脚尖,眼里汪着的泪就往下淌,挂在了羞红的脸颊上。
   “傻妮子,平时哥长哥短的,怎么现在就不会说了?”娘拉住英子的手说:“不说就不说,大娘替你说,儿啊,到部队可记着给家多写信,娘的眼神不好,看不清字,寄给英子。”娘停了停又说:“听说入伍满一年就能探亲了,娘和英子等着你!”话还没说完,新兵就集合了,一起上了车,在欢送的人群和锣鼓声中,慢慢离开了镇子。我看着欢送的人群,看着人群中的娘和英子,眼有些模糊,只见英子松开了娘的手,撵着车向前走……
  
   二
   入伍后的第一封信,是新兵连集训结束后,我成了一名工程兵,被分配到了工程连,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大山里打隧洞。那是个星期天,我穿着新军装,站在连部门前照了一张像,匆匆地寄回了家里。
   英子很快就回信了,她说:“你黑了,也瘦了,但看起来更结实了;还说娘很好,哥也好,哥每天还在镇上修鞋;地里的麦子长得也很好,绿油油的,都过膝高了,放心吧,麦收时有俺呢!”信写的话不多,但很贴心。英子和我是一个村的,比我小两岁,从小就和我一起打猪草、挖野菜、拾柴火,有事没事就黏在我家里,娘特别喜欢她。长大了我们又一块到镇上去上学,可算是青梅竹马。上中学时英子说毕业了就嫁给我,那时我就给娘说:“让英子给娘当儿媳好不好?”娘说:“好,好,怎么不好?从小一块长大的,娘喜欢!”然后娘叹了口气说:“可咱家这条件,你爹有病走了,落了一屁股债;你哥从小得的小儿麻痹症,不能下地干活,嫂子又是个哑巴……咱这条件不知人家大人愿意不愿意?”
   “英子说,她爹娘说过了,只要我能找个挣钱的工作,不在家种地就同意。”
   娘看着我,叹了口气说:“找工作,哪儿有那么的容易!”
  
   三
   这天收了工,我没有及时回连队,就想一个人爬到山顶上,心想,这样似乎能看得更远,能望到家乡,能望到娘和英子。这已是我第二次爬山了,记得头一次,是我入党那天,想起这事我就热血沸腾。到工兵连后,我牟足了劲要好好干,早早写了入党申请书,好接受组织的考验。可没想到,和我一块入伍的二十多个新兵,也都齐刷刷地写了入党申请书,干得也都很出色。我心想,这下完了,这竞争对手可真不少。不管多与少,听天由命吧,我每天都死命的干活儿,打钻、装石、垒腿、架鼓、喷锚,不叫苦,不怕累,样样活儿都抢着干,可后来听老兵说有些新兵不但干得好,还给指导员送好烟。我心里就又咯噔了一下,这给竞争又增加了难度,送礼需要钱,自己家穷的一屁股债,哪儿去搞钱?就觉得入党没戏了。可没想到,在第一批入党的新兵里,我被组织批准了,那天,我跑到大山上,望着家乡的方向,激动地痛哭了一场!这天,我又想上山了,因为还有几天就要回家探亲了,心里有抑制不住的高兴,一高兴,嘴里就想唱,就大声唱起了那首我和英子经常唱的歌:
   崖畔上开花崖畔上红,受苦人盼着那好光噢景。
   青杨柳树长得高,你看呀哥哥我那达儿好?
   马里头挑马不一般高,人里头数上哥哥哟好。
   有朝一日翻了身,我和我的妹子儿(哥哥)结个噢婚。
   唱着歌儿,我就爬到了山顶上,在一抹夕阳的红色里,我望着远方的家乡,似乎看到了娘和英子正站在村头的山坡上。
  
   四
   就在我回家探亲的头一天,也就是我最后一次进隧道,在打钻时,打在了一个瞎炮上,炮响了,飞起的碎石打在了我的双眼上,这下,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战友们把我送进了医院,我两眼蒙上了厚厚的白纱布,眼前变成了一团黑。
   英子又来信了,我让班长给我念,班长就一字一句的给我读,信上说:“这些天,娘天天都往村头跑,一个劲儿站在坡上望;信上说,我什么时候能回家?信上还说,娘这些天眼总跳,头发一下全白啦!”
   我让班长搀着我,我说:“我要上山顶!”
   班长说:“你的眼睛还没好,这可上的是哪门子山?”
   我紧紧地攥住班长的手,着急地说:“我要上山顶!”
   班长就搀着我爬到了山顶上,我朝着家乡的方向望,望着望着,我就望见了我的村子,望见了娘,还望见了英子,她正冲着我在笑。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山魂(小说) 下一篇:梦境纪实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