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梦境纪实

梦境纪实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飞起来了。
   飞翔在肖吉村田野的上空。
   脚底下,是肖吉村全部的轮廓。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当我飞起来的时候,她还和往常一样,朴实无华,一山一水尽收眼底,一切都是那样的祥和,亲切,自然。
   我飞到了我老院子的上空。老院子里只有两眼土窑接石口的窑洞还在那里。一面是我二大的,一面是我三大的。我们家的房子在上世纪70年代,由于多年失修,已被我和父亲用一天的时间就全部拆了下来。原说是到以后经济好点了,再立木的再盖起来,没想到,一拆几十年,一直到现在,经济总是好不起来,房子的木料也大部遗失了。只有那当年盖房立起来的三面围墙还坚挺地矗在那里,好像还在等待我回来继续盖房似的,还有那当年盖过两面璂窑的地方,早已是一堆土丘了。前几年,我一直计划着,如果我回到了老家,一定把房子盖起来,在当年盖璂窑的地方,再盖一个二十多米的蔬菜大棚,这样的话,一年四季,都不用缺蔬菜,我和老伴在这里颐养天年,那是多么的惬意啊!
   我不由再多看了一眼。看到的还是那样。院子里早已不住人了。二大二妈早已仙逝了,三大三妈跟着儿女到延安享福去了。我的老人已经90高龄了,他不可能再回去了。我当下,还得给儿子照看小孙子,到孙子大了,我可能也不行了,到那时,再盖房?盖房给谁住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一阵凄然……
   我想飞到张阳村去。那里是我外婆和舅舅曾经的地方。在梦里,外婆还是那样慈祥,舅舅还是那样和蔼。记得外婆在世时,一双小脚,颤颤巍巍,时不时就会出现在我家的院子里。有一次,我跑着出门,准备出去玩,却碰见外婆正从大门里柱着一根拐棍回来,我高兴地一下子去扶住外婆,同时,高兴地给在屋子里正忙着做饭的妈妈报信说:“妈,我外婆又来啦!”外婆听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唔哈哈——怎么啦?是不是我来的多啦?怎么是又来啦?”妈妈听见也笑了,赶紧迎出来说:“看这娃,都八九岁了,连话都不会说,幸亏是你外婆,别人听了,还不笑话死!”那以后,外婆再来我们家,就故意逗我,只要走进我家大门,就会高声喊:“我又来啦!”我只要听见外婆的声音,就高兴地赶紧从房子里迎出来,把外婆扶住,却根本不计较外婆是不是说我的。
   外婆的村子离我村只有十里路,其实就是一条翻沟路,这边下去,那边上去就到了。我不知外婆在这条小路上用她那一双小脚走了多少趟。只记得我和妹妹,三天两头就去外婆家,有时一住就是几天,有时去玩一会儿就回来了。我们只要是回来时,外婆都会跟着我们,把我们送到村外能看到我们从沟底爬上我村的地方,直到看不见我们了,才返回去。
   我飞到了我村走张阳村的上空。沟底下,记忆中的“庙沟”里,是我儿时来去经过最多的地方。在这深沟里建庙,那是因了这条不大的沟里,有两条小溪河同时在这里交汇,一条是我们这里发源的肖吉河,一条是从范家庄村发源的范家庄河。在两河交汇的地方,正好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场地,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在这里修了庙,还修了戏台。据说,这里的庙有个说法,就是建在“二龙戏珠”的位置上的。我们记事的时候,这里香火很旺,还唱过大戏。当年,呼家公社还在这里成立了“铁业社”,还建立了“肖吉河学校”。我的上一辈人,他们大都在这个学校里上过学。可以说,这里当年应该是我们上一辈人的乐园。
   如今的这里,早已破败不堪。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里的庙宇连同戏台都被破坏殆尽。呼家公社和南河沟公社合并的时候,这里的铁业社和学校也撤了。这里唯一能看到的景致就是肖吉河瀑布。这个走到尽头和范家庄河交汇的地方,正是一处绝崖,肖吉河到了这里,就一头扑下,落入几十米高的绝崖下,形成了一道天然瀑布。每到丰水的季节,人们只要来到这里,老远就能听到瀑布的流水声。到了冬天,水少了,这里的瀑布就慢慢地冻结成了一支大冰凌,从沟底直接到崖顶,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玉柱,实为壮观。听老一辈人讲,我们那里人只要是到了冬天,都会来这里看,如果冰柱接到了崖上,就预示着明年一定是丰收年,如果没有接上来,就是一个歉收年。我特意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是瀑布底下的那一个老潭里,好像有一只大鳖在浮游。
   我无心赏景。到了张阳村上空,看到我舅舅正在一家人的院子里跟事情,头上好像还戴着一顶号帽子,正在院子里捞饸饹吃。我想起这家人,应该是舅舅的一个长辈过世了。舅舅去跟事情,自然是要戴号的了。我不知怎的,也没和舅舅打招呼,又返身回到了肖吉村的寨子上,看到隐隐约约有人在寨子上干活。我想起这几年我一直鼓动着村里人在寨子上修一座宝塔,可村里人没有一个人响应。我曾给村里人夸海口说,如果我还能活十年的话,我一定要把这个宝塔修起来。现在我还没来得及着手呢,就有人动手了,这应该是好事啊!就在我准备下去看一下是谁些在这里干活时,一阵风吹来,把我刮到了原子头坪的上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电力局在这里架了高压线,我的身子好像要触到高压线了,我侧转头,从高压线中间穿过,心里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用身体同时接触到两根高压线上,那样的话,就会触电的。
   过了高压线,我又来到了枣树湾滩的上空。我儿时的几个玩伴都在那里,好像我的小孙子也在那里。我忽然想到,我这样的飞,是不正常的。小时候常听妈妈说,梦见自己飞的人,是夜黑子,如果再梦见把谁家的小孩子领着出去玩,那就是把人家的小孩子抓走了,人家小孩第二天就会生病的。不幸的是,我从小就身体弱,胃又不好,到了晚上只要是吃多了,就会梦见自己在飞,而且还梦见是和小孩子在一起玩。有几次,我做了这样的梦,就去看和我一块玩的小孩子,果然人家的小孩子就生病了。从那以后,我只要是梦见我在飞的梦,就从不告诉人,就怕人家说我是夜黑子。现在,我老也老了,还不省事,还在这里飞呀飞的,难道我还真的是妈妈说的那种夜黑子么?
  
   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23:45于延长安心大厦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西风 征文】望(小说) 下一篇:简单爱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