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简单爱情

简单爱情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C城是个北方大城市,近几年发展的也不错,新毕业的大学生也都愿意留在这里,打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天下。
   丁淑怡和高勤也是很多大都市里漂泊的两个人,丁淑怡这几天的心情糟透了,一想起,男朋友高勤对自己的态度,她就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抓住他把他生吞活嚼了,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男友跟她都在一家大型私企上班,整日忙碌切充实,他俩在单位附近租了一个小公寓,虽然只有50平米,但是担负起俩人爱巢的任务却是正好,满满的都是爱意。可是现在不是了,高勤说不爱她了,爱上了比自己大两岁的上司,说跟她在一起不开心,不是真爱,是懵懂的喜欢,淑怡想到这把一个布娃娃摔倒了床上弹到了蓬頂,然后又重重的落到了地上,那是她20岁生日时高勤为她买的,还有江南紫砂杯子是高勤出差回来给她的礼物,淑怡抓起来摔在了地上,杯子碎了一地,她又满屋的看着,这锅他俩搬家时一起买的,被子,床单,所有的东西,都点点滴滴记录着他俩的回忆,淑怡一下子都扔到了地上,屋里满是乒乒乓乓的声音。啊_____她使劲喊出嘶哑的声音,她已经哭了三天三夜了,现在已经是欲哭无泪了,只是沙哑的干嚎,令人听的后背一阵凄凉。她折腾够了,就又恢复了平静,傻傻的坐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于是她头一歪靠在床头睡着了。
   当淑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她忽然觉得肚子好饿,于是叫了外卖,一小时后,她打开门,把送外卖的,吓得一蹦跶,那小哥说,妹妹我帮你叫救护车吧,,淑怡白了他一眼,狠狠地关上了门,从门缝里甩出一句,“关你何事,”送外卖的俊男站在门外楞了很久,才摇摇头快步离开了,淑怡拿着外卖摇摇晃晃的走到镜子前,嘴里还嘟囔着,给我叫救护车,有病吧你。抬头往镜子里一看,把自己吓了一跳。心里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由的啊的一声叫嚷着,是挺吓人的,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丹凤眼红肿的像两只拦核桃,鸭蛋脸上淌着五六条睫毛膏躺下的渗人的黑道,头发四外扎蓬着,像个被丢弃的鸟窝,幸好是大白天,如果要是晚上被人看到,一定以为是哪个阎王殿跑出来女鬼,吓死人了,淑怡看着看着不由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这一笑露出两排小白呀,更像鬼了,看的自己直觉得头皮发麻,马上把眼神从镜前移开,拿着外卖坐在床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正吃着,电话想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拿起电话打开,习惯性的说:喂,高勤。对方传过来个陌生亲切的声音,你好,我是送外卖的:淑怡一听楞了一下说,“送外卖的,什么事,我在网上定的,网上点付”,对方沉音了一下继续说,“这是我的手机号,你存上,你之前打的是座机号,以后叫外卖就打这个手机号,能快捷。”“好谢谢。”淑怡顺手存上了,送外卖三个字,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继续吃饭。 吃完把饭盒装进袋子扎好,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杰作,满屋的狼藉,现在怎么办,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给高勤打一个电话,她拿起手机播了出去,电话想了好久,没有人接,她又播了一次,这次在无数的滴声后,接通了,“喂”电话那头传来了他所熟悉的稳重的男中音,“淑怡,还好吧,”淑怡听他这么说,眼泪顺着脸颊无声的落了下来,“喂”对方又喂了一声,“淑怡你没事吧,”对方关切的说,淑怡听到她这么关切的声音,脑子里甚至有些恍惚,还是他那熟悉的很在乎自己的声音,她仿佛觉得他还是原来那个关心自己。爱护自己,不让他受任何委屈高勤,“喂”淑怡被对方放大分贝的喂声惊醒,淑怡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说话带着哭腔,因为她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可怜,淑怡咬了咬嘴唇。说“高勤,我们真的不可能了么?如果你愿意回来,我可以当你们从未发生过,我可以接受,我们还跟之前一样好不好。”淑怡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样往下流淌,但是她硬憋着没有哭出声,电话那头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过了好一会,传来了他所熟悉的声音,“淑怡,我们不可能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看你不如别人我的心里就痛苦,你知道么?我们只能租住只有50平米的房子,你知道么?当朋友来时,我是啥样的心情么?我感觉自己好没用,不能让你在同事面前有面子,”“我不在乎!”淑怡呼喊出这四个字,“可是我在乎!”电话那头又传过来了高勤的声音,"我不能给我的女人最好的生活,我觉得我很没用,我很自卑,所以算了吧,我们都换一种活法,我找到了我的希望,你也会找到你的希望的,“难道就因为她有房子,你就放弃了我们5年的感情,”淑怡叫嚷着,“是,也不是,我觉得她更适合我,你太强势了,也许是我的错,是我把你惯坏的,你以后还是改改吧,唉!”高勤叹了口气继续说“淑怡不说了,再说无意,你以后多注意身体,也希望你快点找到你的另一半。嘟,“对方挂断了电话。淑怡呆呆的拿着电话发愣,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时空好像在她的面前停止,她的眼里已经没有泪水,她感觉以后也不会再也不会有泪水了,她甚至感觉她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她都会欲哭无泪的,这三天她把这一生的泪水都用完了,她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痴痴的看了一下午。
   突然的电话响了,她一把抓起手机一看,是妈妈打来的,她急忙掩饰住自己的情绪,简单的报了声平安,说了几句无关轻重的话,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他没有说她跟高勤分手的事,她想往后推推,不想让母亲为她担心,她父母就是种地的农民,每日辛苦耕耘,供她上大学,已经很辛苦了,她还有个上高中的弟弟。淑怡跟高勤是高中时相处的,当时双方家长都不知道,等后来上大学,他俩异地恋,一直是手机电脑联系,只有暑假两人去同一个城市打工才能相处一段时间,那时他俩彼此都很信任,很多异地恋,都分手了,他俩却坚持了下来,毕业后工作来到了一起,后来父母知道了也没反对,说只要她开心就好,高勤家也是农民,条件也一般,淑怡的父母比较开明并没有嫌弃,他们认为他俩都是大学生奋斗几年会好的。也没阻拦淑怡。他们觉得不管怎样也会强过他们老一辈的。叮铃铃——门铃响了,她想这个时间会有谁来呢?她边想边朝门走去,透过猫眼望去,看见一个俊美的男孩的脸,她看了看好像有点眼熟,她透过门说,“找哪位?”对方晃了晃手里的外卖饭盒,说“你叫的外卖,”我没叫呀,她还是顺手打开了门,“不是我叫的,你送错了!”门外的人仔细地看了看她说到,“是你定的,你忘记了?”淑怡歪着头想了想,嘴里重复着,“是我定的?”,她想也许是哭懵了,忘记了,“那好吧,反正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她抬头看见墙上的石英钟的时针指向了17点30分,并自言自语到“到吃饭的时间了。”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没发烧呀,咋感觉自己有点傻乎乎的呢,门口站着的美男也被她的傻傻的动作给逗乐了,但他只是嘴角往上杨了杨,并没有发出声音。他这么抿嘴一笑更是帅美的一塌糊涂,可惜淑怡没有看到,要知道淑怡可是外貌协会的,但是现在这时候,即使淑怡看到了那帅美的少年也没那个欣赏的心情,她现在的心情糟透了。再怎么帅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梦境纪实 下一篇:我讨厌你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