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百味】近邻 (小说)

【百味】近邻 (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对门的房子已经三易其主了。
   记得第一轮主人入住时,楼房新落成。两个年轻人搬进了新房,这里便成了他们的婚房,婚礼仪式也是在楼下举行的。
   一大早,小区管理员就将挂了锁的南门打开,以方便婚车通行。小区的正门在东,南面是个偏门,平时都是铁门紧锁,只在婚丧嫁娶时才打开。那天,大红的纸张从小区的南门一直铺贴到我家的楼下,鞭炮齐鸣,整个小区的人都跑来看热闹。大家嘁嘁喳喳的议论调侃着,夸这对新人的郎才女貌。自此,这对小夫妻住进了我家的对门,成了我的近邻。
   小夫妻每天出双入对,恩爱幸福,从我家的阳台上常常能听见他们开心的笑声。
   一年之后,他们家就添了一个小宝宝。日子比之前更幸福甜蜜了。渐渐的,宝宝已接近两周岁,家里忽然变得不再安宁了,隔三差五不断有争吵声甚至砸摔东西的声音传过来。吵架的原因也大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
   作为邻里,这种小吵小闹的事情实在难做处理,若是听到动静不出面劝架吧,感情上说不过,出面呢,又怕小夫妻在外人面前好强爱面子,万一都不肯服软,反倒适得其反,越劝会闹的越凶。每到这个时候,老公总是对我低声说道: “你听,都二十多分钟了,似乎闹的很凶哦,咱们是不是应该劝劝?”我也无法拿出一个好主意,只好说:“再等等看,若是听到他们动起手来咱就立刻奔过去劝架!”终于有一天,杯盘碟碗摔在地板上那清脆的响声使我和老公再也无法淡定下去,我们就去敲开他们家的门规劝一番。第二天就见他们三口一起高高兴兴的出门。
   老公说,似这种三年之痒,经过了磨合期也许很快就会过去。
  
   第二次接手房子的这家邻居,是一个三口之家,小男孩的长相酷似父亲,约摸六七岁年龄,刚上小学一年级,胖墩墩的模样着实可爱。男主人听口音像是个东北人,说话嗓门粗大。这一天,听到门口有动静,我透过猫眼的门洞看过去,一群装修工人正拿着工具跟在后面,听他操着大嗓门这儿那儿的比划着。心中不由暗自担忧,来了这么个大块头、高嗓门、走起路来落脚重动静大的邻居,日后会不会受到惊扰,难以相处呢?好在,女主人言谈举止倒也适中,眉宇间还透着几分清秀,尚未相处先就加了几分好感。
   经过几天嘈杂叨扰的装修,这家人终于搬了进来。当晚,我听见男主人那响亮的歌声自窗外飘来:“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不久,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一天晚上,我们一家正沉浸在梦乡,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看看时间将近一点,这个时候敲门会是谁呢?老公起来看个究竟,我叮嘱他先问清楚再开门。很快,我听到了这段对话
   “谁呀?”
   “我!”
   “你是谁?这么晚了干嘛呀?”
   “我回家呀!你又是谁?怎么会在我家?”
   “你走错门啦,这是我家!”
   “你家?我的房子我能不知道?快把门打开”听口气显然有些激动,一阵很响的擂门声。
   我和邻家的女主人也赶过来了,我俩几乎同时将自家屋门打开。男人看到我,先是一愣,等回头看到他媳妇,顿时一脸的尴尬,忙不迭的向我们道歉:“大哥大姐,不好意思,我东北老家来了俩朋友,今晚喝的有点多,打扰了,打扰了……”随后打着饱嗝转身离开。
   关上房门,我不由怒骂,“纯粹一个神经病。”老公赶忙以手示意,“嘘,小点声,都是近邻,听见了多不好!”
   还别说,自那以后,男主人见了我们倒格外客气起来,见了面总是先打招呼,有几次还主动帮我拎东西上下楼。
   一天中午,我们还在午休,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听口音又是对门的男主人。我以为这次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可能又是喝醉了酒敲错了门,就干脆装作家里没人不吱声。他敲了几下见无动静,便离开了。
   下午,我有事想出去一趟,可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家门的钥匙。忽然记起上午回家开门忘记拔下钥匙了,顿时惊出了一身汗,赶忙冲出去查看,门外的锁眼上哪里还有钥匙的影子。我直后悔自己的粗心鲁莽,这一串钥匙不仅有家里面的,还有单位里的一套,若要配齐全,委实要费一番周折,更何况钥匙是插在家门上丢的,给小偷带来的方便可想而知。就在我惊慌无措时,对面的门突然打开了,男主人举着一串钥匙微笑着走了出来,正是我家的那串!
   “大姐”,他说,“上午回来就发现你家的钥匙插在门锁上,敲门也没见动静,就帮你们收着了。这样可不行,万一有坏人打开门进去或是顺手牵羊将钥匙拿了去,那样危险就大了。以后可得多加小心啊!”
   我连连道谢,心想,俗语说的一点没错,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
  
   第三次搬来的邻居是一对六、七十岁的老人。老爷子身体不好,多数时间都躺在床上,老太太身体倒还硬朗壮实,白日里将老头照顾的细致周到。儿女们早已成家,家里人来人往,实在热闹。
   一段日子以来,每逢周末,夜里就不安静,总能听见夜半有人搬家的动静,桌椅板凳四处挪动,擦着地板吱嘎作响。我摇摇老公对他说,“看来搬家的这家人家忙的很哪,白天没空收拾,夜里才回来干,还专拣周末,真是的,搅得四邻不宁!”
   我的睡眠本就很浅,每次被扰醒总难再入睡,好在动静持续的时间不是太久。一会就能停止。
   有一次,看见老太太在楼下,我想向她打探谁家夜半搬家的事情,还没问出口,就听她说起自己家事:老伴病情加重,整日卧床不起,每周的周一至周五的晚上,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轮流照看,每人两夜,睡在沙发上,而周日则由她一人照看。老伴夜里上厕所,她身单力薄背不动,只好把他挪到椅子上,再一点一点的推着椅子往洗手间里挪。
   我恍然大悟,原来那些桌椅板凳擦着地板的吱嘎声是她制造的。为了照顾老伴,减轻孩子们的负担,让他们过一个舒服的周末,她自己承担了超越年龄的负重。我被她深深打动,也为自己曾经的怨愤而羞愧。
   现在,每个周末夜半的惊扰声,我已经习以为常。听不到桌椅板凳刮擦地面的声响,还真有些替老人担心。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的这三任邻居,不正是我的人生之路吗?从少年夫妻的争吵打闹到人处中年的身不由己,再到老年相伴的不离不弃。这家庭三部曲,就像一面透视镜,折射给我一个五彩斑斓的人生。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我讨厌你 下一篇:【月光】跳楼(短篇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